星期三, 九月 19, 2018

專欄

正名從你我做起~~自稱台灣人,不稱 Chinese (Beckon)

Beckon 族群認同不是固定、毫無彈性、始終不變的承諾。它會隨個人對某特定族群的歸屬感而改變。自稱台灣人是認同台灣開放、包容、民主、自由、多元化的生活方式。自稱「台灣人」不稱「中國人/Chinese」是對全世界宣示台灣人對中共統治下的中國人無歸屬感;是拒絕過那種不順從統治者之意就受懲罰的日子。 「中國」:一個現代的名詞 中國這名詞不是中國獨有。中國的史書雖有用過中國這名詞來稱呼自己的王朝,但是別的國家(例如日本)也使用過這名詞。 「中國人」是20世紀才開始逐漸被廣泛使用的名詞。China town從前才會被稱為唐人街。台灣也才會有唐山過台灣、有唐山公無唐山嬤的俗語。據此,早期移民至台灣的的台灣人應稱自己為唐人或唐山人後代。因為他們的祖先移民台灣時,還無「中國人」。 「中國人」:一個混淆的名詞 中國人是一個模糊不清的名詞。目前還未看到一個不牽強、合乎邏輯且能自圓其說的定義。 族群認同 (ethnic identity) 是指個人對某族群團體的歸屬感覺。近幾十年來國際上提到中國是指中華人民共和國。很多外國人不懂為什麼台灣的航空公司叫 China Airline;為什麼有台灣人自稱Chinese。不少人因此誤以為台灣人同意台灣屬於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主張。 不同的國家及族群 如果以國籍或有實際管轄權的國家觀念來區分,有中華民國國籍的是中華民國人,中華人民共和國統治下的漢族和50多個少數民族則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人。雖然兩者通常都簡稱為中國人。但這兩個國家處於實際上的敵對狀態,提到中國人時必須先釐清中國人是指哪一個中國的人。 在文化上和血統上台灣比中國多元化。除了政府體制的影響外,台灣的文化也有原住民、閩南、荷蘭、日本及西方文化的影響。台灣人的基因,除了閩南人及跟蔣介石移居台灣的新移民外,還有荷蘭人、原住民及外籍新娘的。 台灣社會的自由、開放、包容、多元化,留給世界各地來的訪客良好的經驗和記憶。台灣是美國外交人員優先想要的派駐地之一。中國則因為共產黨專制的束縛、文化大革命及權力鬥爭的影響,使去過中國的人 – 包括台灣人和到中國認祖歸宗的華裔 – 都有格格不入的感覺。格格不入是排斥,否定歸屬感,否定認同。 「中國人/Chinese」是中國統戰武器 英國派駐香港最後一任總督彭定康 Christopher Francis Patten 曾說在香港的回歸談判英國一開始就犯了大錯 – 同意香港應歸還中國。中國一得到它最想要的,剩下的談判就無讓步的壓力。同理,不僅台灣應拒絕中國版的92共識,台灣人也應自稱「台灣人」不稱 Chinese,才不會落入中國的統戰圈套。 中國常利用「中國人/Chinese」的含糊定義來使不願接受中國統治的人接受他們也是中國人的說法。在「我們都是中國人」之後,往往都是「所以台灣是中國的一部份」,或「大家都是中國人所以要怎樣怎樣」,來達到其政治目的。 台灣人一接受「中國人/Chinese」的標籤,就失去對付中國統戰的先機。已經落入圈套了再來解釋自稱中國人/Chinese不等於認同中華人民共和國,很難全身而退。 正名從你我做起 解嚴後,台灣僅有極少數的人會在中共的中國人和台灣人間選當中國人。但是還有不少有台灣心的人,尤其美國的台灣移民,因為習慣、懷舊或尊重別人,還繼續說「國」語、自稱「中國人/Chinese」。若這是為了尊重別人、避免傷感情,應以「華語」、「華人/ethnic Chinese」 代替。 中國的國際統戰已深入社會基層。透過人與人間的國民外交讓國際的民間人士了解台灣的心願加深世界各國對台灣的支持,是正名運動不可或缺的一環。 每一個台灣人都應自稱是「台灣人」(在美國的移民則稱台美人/Taiwanese-American) 不是「中國人/Chinese」。養成這習慣和外國人接觸時才不會無意中助中虐台,讓聽者誤以為說者同意中國的宣傳,而陷入中國「我們都是中國人」的圈套。0916

中共畫地自限 無法實現中國夢 (Beckon)

Beckon 天安門事件後,有關中國的資訊繁多且有相互衝突之處。讓人有見樹不見林的憂慮。美國外交關係協會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亞洲研究部主任 Elizabeth C. Economy有系統的分析、解讀這些資訊。並由牛津大學今年五月出版了『第三次革命: 習近平和新中國』The Third Revolution: Xi Jinping and the New Chinese State。這本書印證了軟實力之父Joseph Nye的看法:中國在近幾十年內無法取代美國的國際地位和影響力。 不願付出代價 2013年習近平提出了「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的奮鬥目標。」這目標就是建立一個以中國為世界中心的新國際秩序。但要達到偉大取得領導地位是有代價的──責任。然而美國總統川普「美國第一」的政策在國際舞台產生的真空,中國並未挺身而出擔起帶頭的責任。例如帶頭處理國際難民問題的是加拿大和德國;太平洋區的貿易關係是日本和澳大利亞;家庭計畫是荷蘭。 為己利違背國際常規 中國要領導世界必須承擔的責任也包括習近平自己說的:中國將「堅定不移走和平發展道路,永遠不稱霸,永遠不搞擴張」;「堅持...奉行互利共贏的開放戰略,不僅致力於中國自身發展,也強調對世界的責任和貢獻:不僅造福中國人民,而且造福世界人民。」 然而,習近平一再違反全球化的基本原則及自由世界的運作常規。中國拒絕接受它對南海主權要求的不利裁決;在南海建立7個新的軍事基地。中國不僅限制外國的投資,也迫使跨國公司轉讓核心技術。為了稱霸,它利用民主國家的自由開放收購戰略資產;透過銳實力的威脅利誘試圖影響他國的輿論、教育、政治及學術研究。也因此引起了民主國家的警惕和防心。 限制自由 在全球化的今天,任何國家要領導各國必須自己先有寬闊的心胸、開明的態度及公允的作為。這包括資訊、資本和人民的自由流動。 但中國卻反其道而行。對內禁止對西方思想的接觸與研討;以比解放軍人數還多的網軍監控網路上對公共議題的討論;透過篩選過的歷史和輿論,由上而下令人民接受其灌輸的意識形態,自動自發自我控制、自我審查,不做「不該做」不說「不該說」的事;一旦有反對聲音,或是認為對政權有所影響,立即實施管控和鎮壓的措施。 最近不僅重新啟用社區義工網來監控人民、利用監視系統的面部識別軟體管控少數民族、追蹤異議份子,還已開始研究如何解讀監視系統影像的面部表情。這種趨勢若繼續發展下去,中國人民終將失去隱私與自由意志,成為黨控制的機器人,連動物都不如。沒有人會願過這種日子。沒有國家會願接受這種國家的領導。 無善心人道 人道方面,美國雖然限制其接受的難民人數,但對難民的捐助仍是全球第一。中國公布的援外資料很含糊。根據學者的研究,它每年援外的總額有超過美國的趨勢,但主要是策略性的貸款,不是善心的捐款。以中國自己的後院的難民危機為例。 超過65萬的羅辛亞人逃離緬甸到孟加拉國避難。美國提供了數千萬元援助難民。 也呼籲調查緬甸政府的暴行及制裁緬甸。中國卻僅提議要促進孟加拉國和緬甸之間的雙邊對話,還警告說此次危機不得影響一帶一路計畫裡重要的孟加拉-中-印-緬經濟走廊的進展。 一切都在自己 簡而言之,觀其言,中國冠冕堂皇自欺欺人的話不計其數。但看其行,顯現的是「奪、」「取,」「壓迫」,找不到善心無私的「捨」和「承擔」。其根本原因來自歷史包袱的自卑和自大及管控人民以持續共產黨統治的需要。中國必須拋棄這歷史包袱及閉塞、愚民的政治制度,轉化成自由開放的國家,才能以德服人領導世界實現中國夢。否則就只能依賴對內對外的威脅利誘和統戰滲透來持續中共政權。「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也永遠只是個夢。0706

政治理念曖昧~柯文哲「馬上得天下易,馬上治天下難」(公孫樂)

  台灣總統蔡英文25日接受法新社專訪,呼籲國際社會挺身一起制約中國、減少或遏止中國霸權擴張,也形容台灣為「堅韌之島」。她還說,台灣遭受中國巨大的壓力,雖然有時覺得挫折,但不能放棄,她表示,在對等和沒設政治前提情況下,願意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會面。 蔡英文做為一個政治人物、國家的領導人,一路走來,都是穩紮穩打,不激進、不煽情,但是蔡總統上述這些話,台北市長柯文哲的反應是︰中國、美國對抗是未來10幾年的國際局勢,台灣要思考的是在兩大霸權中的相處之道。 話講得算四平八穩,但柯文哲這四年來在兩岸遊走的言行,他的「兩岸一家親」應該可以稱得上是柯P思考之後所得的與中國的相處之道。難怪當台北市政府前副秘書長李文英批評他遇到中國就「軟趴趴」,他的回應是「還是國家力量決定一切,力量不夠跟人家大聲小聲,只是被人家笑而已」。 柯文哲的「國家力量決定一切」邏輯如果成立,他若還有第二個四年的市長任期,「兩岸一家親」順理成章就會「被進化」到對岸國台辦所謂的「通關密碼」 「九二共識」了,不然「力量不夠跟人家大聲小聲,只是被人家笑而已」,不是嗎? 「通關密碼」是中國國務院台辦發言人馬曉光針對姚人多接任海基會副董事長兼祕書長一事的回應,他指的當然是「一中」的「九二共識」。奇怪的是,把「九二共識」說成是「通關密碼」,意思是「只有你知我知別人不知」的黑箱怪談,見不得人? 難怪總統府秘書長陳菊23日為民進黨台北市長參選人姚文智站台時說,「九二無共識」,總統蔡英文堅持九二無共識,台灣一定要用自由民主方式,確保台灣能夠多元發展。 陳菊一語道破「九二共識」的虛假與欺騙。 6月10日才提出「台灣人公投是否統一」的新加坡人曹興誠的論點固然天馬行空,唯獨論到「九二共識」的問題卻說得很好。曹興誠說,前總統馬英九也曾喊出的「一中各表」,一個中國各自表述來解決兩岸問題,但這邏輯上就有問題,既然承認中國只有一個,當然不能容許兩個政府各自表示有合法性,加上雙方解讀都不一樣,要說能達成共識也很奇怪。 「馬上得天下易,馬上治天下難」。劉邦有陸賈的忠言直諫;然而,柯文哲「得天下」之後,四年來堅信自己才智過人,他認為民進黨不能沒有他、他認為可以吃定綠營,遊走紅藍,民進黨釋出善意「聽其言、觀其行」折騰了數個月,結果連小英提醒的「台灣價值」都遭柯文哲反嗆。 柯文哲顯然忘了,四年前民進黨勸下姚文智,禮讓柯出來拼連勝文,最後柯文哲大勝,並不是柯一個人打贏的,而是眾多因素匯聚,可說是「時勢造英雄」的最佳範例。這其中,民進黨傾全黨之力幫他打選戰,絕對是最重要的因素之一。 2014年底選後就有媒體分析柯之所以勝選,其中一個就是「民進黨幫了最大的忙,卻讓人看不出來在幫忙」。也就是說,選戰期間,民進黨的大將都在幫柯,但絕大多數都低調的在幕後默默耕耘,如李應元、張景森、林錦昌、李厚慶、林鶴明、簡余晏、張益瞻、洪智坤、張富美等人,甚至姚文智禮讓柯文哲之後,也為柯跑基層;但大家就只看見姚立民在柯文哲選戰時站在最前面,由姚立民盡情揮灑、搖旗吶喊。 「柯P新政」當然會在年底市長選戰中被檢驗,但「政治人物」的檢驗標準是更高的,如果我們回顧柯文哲從一個「政治素人」到今天被人質疑是否成了「政治老千」;從自稱「墨綠」到今天被批「染紅、混藍」,真的令人不勝欷歔。1994年陳水扁選臺北市市長、2000年競選總統時,柯文哲都是力挺阿扁的大將。2014年他在市長辯論會時說︰「中華民國就是我的底線,我今天選的就是中華民國首都的市長」;但如今,「兩岸一家」距離「九二共識」又有多遠呢? 已過世的李敖當年和胡茵夢拍拖相好時,在台大一場座談會和年輕學子近距離對談。有人質問李敖,說他的作品沒有進步。李敖馬上回嗆說︰「是你們進步了!」 今天我們如果質疑柯文哲的政治理念和言行為何變得那麼快,柯P是不是反而會回嗆說「是你們固步自封沒有進步!」? 自稱「等待20年」的民進黨台北市長候選人姚文智說,1994年的台北市長選舉,他支持陳水扁,不斷與中國國民黨、新黨車拚;1998年,他與謝長廷戰到最後,打贏艱難的高雄市長選舉。姚文智在年底選戰面對柯文哲和國民黨的丁守中,必有一番苦戰,但是,姚文智從政以來,始終如一,政治主張一貫而且清楚;而現在的柯文哲「兩岸一家親」後,和「九二共識」的國民黨參選人丁守中有什麼不一樣?0627
- Advertisement -

最關注新聞

最新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