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十一月 18, 2018

徐惠

(南加台僑)

徐惠>日本花園之遊

11月20日早上,手機裏的氣象報告是個陰涼的郊遊好時機(它說半夜有下雨的可能性)。 兒子帶著我居然連雨傘都沒帶,依計劃往西邊威尼斯方向車程一個半小時的日本花園去;聽說那裏許久卻不曾踏足,我們去年的「感恩季」想去而排不出時間,所以今年排在兒子回來的第二站。(第一站是「拉古那」的 Art Carnival .) 一上高速公路,兒子指著西向天邊密集的灰黑低雲說:會下雨喔!我的目測準確度比氣象局準至少是90%喔!果真,還不到 LA Down Town 毛毛細雨開始飄落。要回頭是遲了些,他說:若雨一直下不停,就改成逛 Mall 嘍!(有兒子開車陪伴去哪兒都 OK ) 日本花園門票不貴 ∼  大人 $5 老人特價 $3 。 可能是雨天也或許是感恩節在即,家家戶戶忙過節,遊客稀少。黑色水鴨幽悠然自在開心的戲水、覓食;岸上的那群拍打著翅膀然後大展雙翅在雨中昂首闊步,不知是在展「風神」?秀「特技」?還是要「涼乾」??(雨中涼翅 !?真是「呆頭」鴨/鵝 )一隻小號白鷺鷥淡定的站在湖畔,不畏風不怕雨,若有所思。遠遠望去恍如白石雕像,動也不動的站立著,耐力可不輸總統府前的憲兵呦 ! 在圍籬外還以為花園有多大,進去才知道與「杭庭頓」相較下 ∼ 大巫、小巫 高下立判?,不過園區精心的設計、庭園的管理小巧整潔、有條不紊,不能不令人佩服。入冬了,除了「愛染桂」獨將色豔撐全園別無它花鬥色彩。不過,相信春天一到百花怒放之季,花團錦簇中將會教你流連忘返! 細雨中散步,別有一番滋味,雨大了躲進涼庭敘親情 ;忘記帶柺杖,178 壯漢一路呵護充當保鑣及身心的支柱 ∼ 幸福不斷的升溫。自私的我期望時光巨輪就此猝停不前,但現實生活豈能由得了你 ?何時「歸巢不再 Say Good Bye 」?我也不敢「再」問。 大家常說 :床前久病無孝子。緣起、緣滅勿有貪念,只有自己維持一定的健康,他也還能記得年年在感恩季回來相聚已經不錯囉...

徐惠>白恐陰魂與我

小我四歲的大姪女自從她媽媽棄她離去後,爸媽將對兒子的思念全數寄托在她的身上,(晚上就睡在倆老中間,她告訴我們   :半夜摸到鬃刷頭就是「阿公」、摸到柔絲髮就是「阿嬤」)從出生背到12歲直到學校老師來家庭訪問,看到全班功課第一名的孩子竟然還背在「阿公」背上,甚至幫她刷牙、洗臉,冬天還得備溫水。老師勸她放過年邁的祖父 ~ 我現在才體會出 : 一個失兒、一個缺父母,其實兩個一直是在相互慰藉、相互取暖。 家裡逢年過節,最美好的食物經常是她和獄中大哥享用的特權,父母覺得她有若「孤女」令人不捨而極力保護與「寵愛」 ~  尤其在年齡上差(大)兩歲的小妹,一旦在生活中與她發生口角或讓她覺得不悅(不分是非對錯)她立即放聲大哭大鬧引來父親打小妹以「息事寧孫」,這對小妹而言實在有失公平=, 長期下來總很自卑=, 以為自己是養女(爸爸被搶走了。我只能奉勸「惹熊惹虎,勿惹赤查母」,小妹哭著辯白 :是她先惹我 !)~  誰都幫不了,因為父母的愛是無人能替代 ! 二哥退伍後,經鄰里中的長者牽線 娶進入伍前相過親的「客家」嫂子 ~  她長得秀氣端莊、嬌小玲瓏、溫柔體貼 、刻苦耐勞 (唯有雙頰長著雀斑)~  徐家有幸有福 !她入門後 廚房裡來了生力「主軍」,而我和五姐自然成了她的「二軍」助手 ~ 她煮飯菜我洗菜 五姐幫洗碗、她燒火我們捆乾稻草集柴枝、她推磨石磨米我們添水、她養豬我們剁菜、她入豬舍清糞便我們幫傳遞井水、養雞清雞糞 ⋯⋯⋯⋯。 很快的,兩三個小姪女相繼出世,姑嫂相助、感情融洽、合作無間 ;再說她也是一個手藝高超的裁縫師,不是只會縫補還能設計做禮服,她做事不急不緩,但仔細又完美,頗受客戶讚賞。二哥在小學執教,還有二嫂的協助補貼,生活漸入佳境。有趣的是原來雙方互相嫌東又嫌西、兩年後居然一拍即合,安份守己、節儉持家。小姑都結婚離家後,她仍服侍、孝順父母直到百歲年老。送走車禍的兒子(第四個小孩,享年26)也送走癌症的二哥(享年68),目前80來歲仍健在與她大女兒、女婿同住,鄉里間傳為佳話。父母與姐妹們感念她,讓她多得遺產一份。 當年在家鄉桃園,最容易找到的婦女工作就是紡織廠(機械不休、人工三班制)或為大官、富豪人家幫傭(煮飯 洗衣 帶小孩)。前者棉絮亂亂飛,易傷肺不利氣管,父親堅持反對。後者永遠有做不完的家務,任人吼來吼去毫無尊顏,對先天心臟病的我而言,媽媽於心不忍。 於是父親透過友人介紹,讓我進入某大製藥廠任包裝作業員,每日拎著便當,風雨無阻30分鐘「鐵馬」代步,朝九晚五,週休一日。每天與過去在「台北五省中聯合桃園分校(一女中、二女中、建中、成功、師大附中)」∼ 武陵中學的同學打過照面,然後騎車背道而去(學校在南邊、工廠東北邊、我家居中間),無法和他們一樣繼續升學還得去打工,心情五味雜陳「啞巴仔壓死兒子 ∼有話呣底貢」! 大姐爲五姐找到一份私人公司「工友」,最低階工職而帶到臺北,下班後的家事助理都落在我的肩上。初出社會的我們都接獲母親千叮萬囑 :  不談「政治」少找「麻煩」! 原來「老鳥」欺侮「新鳥」不是軍中的專利,在工廠,成群結伙的女工對我白眼、貶低、嘲笑、排擠,只剩少數年長大姐姐與組長在休息與中餐時間偶而會來關心問好。工作時要非常緊張盯著快速的「輸送帶」收取產品貼標籤或裝箱再經「輸送帶」傳送至下一站...

徐惠>飯鍋先生忙釋憲

忙碌了一整天 剛剛空下來,啟開美洲臺灣日報,在即時新聞裏 嚇然看到一則非常令人不恥的新聞~ 一個又名「范 X X 」的「郭 X X 」聲請釋憲,大法官不 受 理 ! 這位「飯鍋先生」原本是「新聞局」官員,被「高薪」派駐加國多倫多代表處。一般駐外人員除了年薪「優握」,購物、報稅一切「免稅」 - 只要秀出「工作證」。他理應要更努力推廣臺灣良好的能見度、為當地僑民來服務而他卻「倒行逆施」。閒缺真好賺 ~ 空到不敢用「真名 」反用了個「假名」,花國家主人的薪水、用國家主人的時間 透過國家主人的「e」設備發表「辱臺」之言論。(後來基於嶼論壓力被解職) 「飯鍋先生」惡稱臺灣主人是「臺巴子」(非常瞧不起的意思),再稱臺灣是個「鬼島」(很不謔的鄙夷),而對自己則高高捧為「高級外省人」 ~ 電視談話節目裏還「大言不慚」的宣稱 :臺灣就是他們這些「外省人」中的少數菁英「高級外省人」努力出來的。所以他夠格接受 被「布袋戲、𣁽儡」化的「林正則」傾全力「假招考、真做㢢」,為了領取「鬼島、臺巴子」的「哦咖內」(💰)讓他佔個「特權」方便缺六個月,以便領取每個月 $2000美元 ~活到老領到死!(可見當初的解職只是暫休眾怒之障眼法) 做了這麼「齷齰」的勾檔,事後還不知「反省檢討」好好的為自己的錯「道個歉」居然「見笑轉生氣」一副好像「鬼島、臺巴子」欠他的樣子(做賊的比捉賊的還兇)。真是「馬不知 X X 」「圓仔花不知 X 」!! 好啦 !「飯鍋先生」既然臺灣是你最瞧不起 放在地下踩的「鬼島」,島上的主人也是你所鄙夷的「巴子」;那麼他們辛苦繳交的稅金怎還值得你一路如此這般「苦苦」的追、「哀哀」的求 ? 「飯鍋先生」:若是普通「惜廉知恥」的人 躲都來不及...

徐惠>白恐陰魂與我

「二二八、白色恐怖」這幾個數幾個字,有如揮不去的陰霾、惡魂的夢靨,緊跟著我的腳步,隨著時光的巨輪在這兩萬五千五百多個日子來,一直與我的年齡同數同字,與日俱增。 67年前某個「月夜風高」的「三更半瞑」,「記憶」對一個體弱多病三歲孩子的身上似乎發揮不了作用;只知道迷濛中一場吵雜聲後 - 他 ~ 我的大哥「被迫」拋棄年事漸高、對他(長子)疼愛有加 期望甚高的父母,與新婚不久剛懷著身孕的嬌妻(大嫂),在家人驚悸惶恐的淚光下,被「吉普車」載走了。 就這樣,他消失在這弟妹七個家境雖清苦卻充滿親情歡樂、父慈母嚴的溫暖家庭,窩在較富裕、極具愛心的堂叔所提供低租金 緊鄰桃園郊區縱貫公路旁。縱使住房已舊又屋漏,每逢雨天 雨水滴落在數口大大小小的臉盆、盆與水桶發出叮叮咚咚的聲響,雖無奈卻也酷似小小音樂會、習慣了夜裡還深具催眠作用;唯有父母兄姐需要特別警覺,避免水滿為患。(颱風天便如臨大敵 緊張不安) 大哥被捕後,大嫂與父母的痛自不在話下。由於失去了那份「電訊」職務的固定薪資可協助父母經營的小雜貨舖,以維持全家生活補貼家用;失去家中一大支柱,再加上許多親友鄰居擔心受牽連,紛紛避而遠之。(只要入門講幾句、「交關 」雜貨者速即招受邀「派出所」請坐喝茶)家計有如雪上加霜,難上加難,母親除了照顧店舖還協助嫂子為人裁縫車衣,經常縫至深夜,也為自家一大群子女縫製衣著,修修又補補。 大哥一去 數月生死未卜,身處何處一無所知,原本曾患肺結核較軟弱的父親,思子心切、心憂如焚,暗夜哭泣,抑鬱寡歡而罹患憂鬱恐慌之精神疾病。後來,終於傳來「噩耗」~ 大哥涉及「匪案」二條一「判死」,新店監獄將是他暫監之所。 母親將家中最新的一床棉被送去給他禦寒,哪知沒多久他要求換床新被,他說不夠暖。殊不知事因他感到極將槍斃活日不多,以張張廢紙,雙面雙用寫下密密麻麻有如小螞蟻的字,留給家人他深怕來不及說出的遺言 。(捲成緊緊的「煙枝」狀 塞入棉絮之中)年幼無知不識字的我,有看沒有懂,只見大人們淚眼汪汪泣不成聲,隱約中知道他是在交代後事 ⋯⋯⋯ 希望葬在距我家不遠的斜坡,與家門遙遙相對之處。(他不願離家太遠。但那塊地現在高樓林立 寸土寸金,再說他怎知那時一家人已經為了他更爲困苦「防空踏斗」啦) 接著,又傳來算是「好消息」,有人願居中協調,有本事讓大哥起「死」回「生」,但需備足「黃」( Gold)媽媽 & 「錢」( Money)伯伯。父親已病,留給瘦小堅忍的母親「四架走闖」去向阿姨 親友籌足款項,為換取愛兒的改判「無期」轉往「綠島」。倆佬的心終於暫稍放下,但肩膀的重量急遽加深,除家中生活費又多了還債基金的預算。四年內小妹 小弟相繼報到,幸虧部份兄姐亦找到工作,為家庭注入新血輪。 嫂子被調查局某個官員相中,對方在中山北路一/二段擁有數棟「透天厝」、基隆廟口附近還有數間「走水仔」精品店(財產不輸那位落選後到中國屈膝稱臣的 X 爺爺)。此後不必「磨指頭」苦哈哈、守活寡;她扔下幼女 (應對方的要求)下堂求去,為此,父母以祖代親,多添小孩一個。 臺灣最美的「人情味」使得雜貨店的顧客除了白天不知情的路人外,還有一些不畏「鬼魔」的正義之士,偏偏我行我素,意在照顧。尚有部份想幫卻恐懼「麻煩」者,只敢半夜經由敲打側窗或後門過來購物,回程還得探頭探腦、躲躲藏藏,快步摸黑回家,深怕被人發現去「密報」。 求學期間常受校長老師的「特別禮遇」,經常問到家裡的事。長大之後才知道這是他們的職責 ~ 平常記錄 定期回報。初中畢業,母親要我放棄升學到工廠做苦工,理由很簡單:七個女兒一視同仁-同等學力,以免未來 留下不悅而計較。那時我心境極差,與母親生悶氣,對忙碌的家務雖仍按部就班不曾罷工,卻封口不語以示抗議。一個月後,母親只好開誠佈公,來龍去脈娓娓道來,在淚眼相對下,我心融化,體諒她的困難 ~ 十數年來,為保大哥活命所欠之債未清;四個姐姐已出嫁,小妹小弟尚在學,大哥唯一女兒更要栽培,家中經濟需幫撐。我的藥廠女工生涯自此展開 ~ 小哥曾偷偷告訴我,他小學快畢業前,有一天被叫出教室帶上「吉普車」蒙上雙眼,載至一個不知名的地方被人十指夾著八枝鉛筆要他承認 :大哥是受父親影響,二哥也是共犯。...

吾家有孫初長成(徐惠)

鳳凰花開,驪歌響起,刻意梳妝打扮,駕車駛在夕陽的黃金道路,更在徐徐晚風吹拂下,超開心的驅往阿孫的學校。因為今天是阿孫八年級結業典禮(Promotion Ceremony)。 還記得,那天才陪著這「隻」膽小鬼,瘦小、害羞 剛離開幼兒園,步入新環境~小學一年級的教室。剎那間,八個年頭「咻」的飛逝而過(身高已過五呎二)換言之,嬤孫倆 除了週末兩天外,幾近一千多個白天、兩千多個課後日子裏 ~ 快樂/悲傷、歡喜/流淚、輕鬆/緊張、忙碌/休閒 、學習/遊戲 ⋯ 分享著 酸 甜 苦 辣,嬤孫總是息息相關 心心相連。 (小時候連溜滑梯也要胖子阿嬤硬塞 陪著出醜 ~ 讓他看了笑翻天、一而再 再而三) 我不敢自認自己是個最稱職阿嬤,但總是戰戰兢兢、盡心盡力的來完成這份使命。 當年 當我選擇轉換跑道走入『 全職阿嬤 』時,許多「老」朋友 好意、 極力相勸: 自己帶孩子還不夠辛苦嗎 ?為何要再帶別人的孩子 ? 我的解釋:蛤!什麼『 別人 』的孩子,是『 自己 』的孫子喔!若要說是去帶孫子 倒不  如說是 阿孫陪阿嬤!!  我這百病纏身、風年殘燭,餘火還能亮多久實難想像,機會難得~含飴弄孫還能延年益壽,何樂不為?十四年來生活有依靠、有盼望,是已證實此理! 毛頭小子九月後即將踏上人生就學的下個階段,明年春天即可拿他的練習駕駛證駕車。(車上只要有...

徐惠>美麗島

520小英總統就職典禮的最後一幕,只要看到無不感到窩心、動容 - 正 / 副總統伴著臺上合唱團、臺下正漸漸在疏散、 高舉著設計特殊又實用 - 臺灣地圖的圍巾,隨著「美麗島」優美的旋律 / 動人的歌詞,搖擺舞動的參與群眾(多人泛著淚光,卻含著會心的微笑),歡心、喜樂,柔和的合唱著  - 這曾在戒嚴時期的禁歌。 頓時間令人發現  ~ 這首歌確實是「臺灣國歌」級的好創作! 歌詞在「水牛、稻田、香蕉、玉蘭花」 - 臺灣特別產 / 物的壯麗歌聲中劃下句點。 來到美國最思念芭樂、蓮霧、玉蘭花。當時偶而在華人社區,能看到有些人在住屋的院子種著玉蘭花。每當花季,迷人的花香溢滿鄰居,隨著風飄送傳過數棟房舍。思鄉之情抑制不易,壯壯小膽,趁主人開門外出,前去索討三、兩朵,放入小碟、噴點水,擺在客廳桌上直到花瓣乾枯、轉黑還捨不得丟棄。搬到橙縣,買了一棵一呎高 $29.99,12年來長到二樓屋頂高了。當花盛開時候,每天手摘得到的至少30朵,太高的就留著香味傳四方。整條小巷正如噴過「香水」,外國鄰居嘖嘖稱讚:「Amazing 」!我現在知道了,都向鄰友介紹:「她」是臺灣的「國花」!! 至於芭樂和蓮霧只有在夢中流口水。不像現在,芭樂在華人(特別是臺灣人)幾乎家家必種,多到不知要拜託誰幫忙吃。最後採取保優汰劣(真好笑,以前難得能吃到,聞聞葉香就滿足到不行,如今被淘汰掉的卻曾經是很寶貝的)。目前我家好吃的就有三棵,都是朋友送來最好吃的,留籽育苗栽,還至少分送30棵給鄰里、朋友。為了怕生產過量吃不完,再採取特別手段 - 大量疏果(每四 / 五粒只留一粒)所以果實碩大肥厚。這也印証從前老一輩的人總是常說:「多子餓死爸!」,這可真的不無道理在。 而蓮霧較為嬌貴,非常難照顧,熱浪、寒流都可能慘遭不幸(尤其三年內的小樹栽);樹苗又其貴無比,萬一夭折,錢就泡湯。我有個朋友買三次,一棵 $120 ,就這樣 $360 飛了,最後她投降、放棄,從此不再想。她說每年返臺省親,天天吃、吃個夠;她說「黑珍珠」過氣了;「黑金鋼」也不稀奇啦;最夯的是「黑鑽石」也! OMG !「臺灣」真的是個「美麗島」,難怪不願做「臺灣人」的那堆人,死賴也要癩在那兒;隔壁「虎視耽耽」的「鴨霸惡鄰」還臉不紅、氣不喘的公開說:爬也要爬到臺灣!! 「篳路籃縷,以啟山林 -」勿忘先賢腳步,小心穩健、毅志堅定,子孫才有好將來!!0525-2016

徐惠>龍眼成熟時

< 2> 為了搶救龍眼,四處打探,尋求朋友 / 鄰居的經驗與私房寶典。 家與公園相鄰的黃太太和陳大姐都沉痛的表示:多年來,辛苦照顧的水果,都在 五/六 分成熟前,即被群居在公園裏的野生動物,翻牆來,收拾得半點不留,蘋果、桃子、枇杷、芭樂、日本扁脆柿無一幸免。 他們年年望樹興嘆,總是怨懟:他們種的果樹都在嘉惠「 賊黨 / 土匪」,反而自家人想吃水果時只有跑超市。他們已不再關心那些果樹了(哀莫大於心死);什麼施肥、抓蟲 -  一切全部都省略,以免落得「不知為誰辛苦?為誰忙?」。 蔡家夫婦說:「 我還正想向妳討教呢!」,他們也遇到相同困境而頭痛不止,「 放棄 」是不得已的選擇。「夜行者」果貍最聰明,半夜來襲 ,趁主人夢「周公」、會「祖嬤」時出動。隔天日出前,早已添飽肚子、躲回牠們的「秘密基地」。 白天小鳥還怕「人」,開門窗 / 敲棍聲 / 拍掌聲 都會令牠們魂飛膽顫,問題是 ∼ 有誰能終日專職「趕小鳥」?!(成本太高了吧!) 最可愛又最可惡的,就是連「鬼 」都不怕的「大葩尾」- 小松鼠。上週有一次,蔡太太見牠在棗子樹上摘棗啃食著,牠(她)倆四眼相對時,牠仍悠然鎮定,繼續我行我素 - 似乎對她說:「妳看什麼看!? Who 怕 Who !?」她只能輕聲細氣、超有禮貌地對牠說:「 肚子餓,吃一點是 OK ,但請你看準 -...

徐惠>白恐陰魂與我

相信三、四、五零年代的朋友 很多都有過升學考的壓力也經歷過放榜後「幾家歡樂幾家愁」的心境。我也不例外,小學畢業後因落榜「省」中而「愁不勝愁」(全家人「愁」一起),即使  是「縣」中榜上的狀元也被兄姐譏為「帶衰」、「丟盡徐家的臉」「大家都是省中生 ⋯⋯⋯」「 ⋯⋯⋯  去重考 」為此,被自家人「留級 」再換所學校「重修」(小七),次年才雪恥復「愁」、擠進「省」校行列。但  到今天我還不能明白 一個初中畢業後就得失學走入「工」界的孩子,她出自「省」中或「縣」中有那麼重要嗎 ? 真的,阿爸的祖父「古早」時代「好歹」還是個秀才;阿爸也在「孤兒寡母」的困境中自修上進,苦讀後通過日治時代「公校」(小學)新竹司檢定合格取得教師資力  執教數年。很不幸 最後卻為了再準備升等檢測取得校長/督學長的資歷而積勞成疾,染上肺結核 被迫離開了教育崗位。再說,阿爸的 11 個小孩 中的10個,各個在學的成績多能名列前茅,甚至直升高中、保送大學。徐家在鄉里間 雖因大哥的「匪案」被某些人鄙視,但也不能不誇讚的「書香家庭」。而我 ?在校「中等生」、在家卻總在這 11 個小孩中  名列倒數「冠軍」,著實讓我深感鬱卒、丟臉與自責。 可惜 父母為環境所迫而「重男輕女」 ~ 女孩子則不管是校長/老師願意幫忙支付學費的「直升」或「保送」也是「枉然」的。理由居然是 「學費不必付,但  我們家的生活費誰能幫忙承擔 ?」用我的膝蓋想也知道,其實 他們真正擔心的是七個「賠錢貨」,只要破了例,會應付得沒完沒了~  正如他們說,兩把老骨頭都賣了還是不夠    !七個女兒 除了我與么妹之外,每個姐姐或大或小都是倆老的「提款機」;四姊做生意、離家最近 加上孝心使然...

維琪>鬼月談鬼

夕陽西沈,天邊炫麗燦爛的彩霞,瞬間轉呈灰黑暗淡。在濛濛柔和的弱光引路、清清涼涼的晚風相伴,辛苦了大半天的太陽唱起「晚安曲」,暫時告別 / 神隱;人們,亦因忙碌而耗盡體力後,速速回去溫暖的「窩」,抓抓「妖 」- 填飽肚子 / 充充「電」- 休息睡飽,以備隔日衝刺的能量。 在這炎炎夏日,白天火爐般的熱氣下,我只能藉著日落後、晚風吹的好時機,抓住黃昏最後的尾巴,踏出門外,出去做「 功課 」。 眉形月倒掛,在點點星光相伴下,出現西邊天空,緊緊 / 貼心的陪著膝痛的我,帶著醫生嚴肅的叮嚀 - 每天至少步行半小時。「 模範病人 」( 這是家醫給的封號 )乖乖的拄著杖、牽著狗孫子躇躇而行。 為避免「太」制式而自覺辛苦、無聊,每天總是更換行經路線 ~ 時而走成大「 囗 」字、時而劃個「 弓 」字、亦或改成「 L 」字來回走三趟;偶而還會走出村子,穿過大馬路,到消防屋後面的那遍大公園。一圈走完至少一小時,腳傷後。基本上已放棄這條長程步道。 本月是華人世界的「 鬼月 」,臺灣的電視談話節目也為了應景以達積效,相繼推出命理 / 風水 / 流年 / 觀落陰...

徐惠>母親節禮物

兒子的母親節禮物由Amazon 寄來了,他深怕遲到,提前寄出。 高貴而不貴,滿滿的愛️表示他還記得「媽媽」、他還看 到 /   感得到「春暉」的微光與溫暖。 在此,容我也借「花 / 禮」敬獻 ~ 普天下的母親:母親節快樂! 更祝福我們共同的母親 - 臺灣 ~ 平安!平安再平安!!                                          ...

徐惠>感恩節大餐

相當於臺灣的年夜飯,每年的今天不論多遠多辛苦,兒女們都會回來團圓。這一餐從歸劃菜單、採買、挑洗、烹煮到最後餐具、廚房的清理都由年輕人分工包辦。這也是讓平日為他們打理兩餐(早餐各別自理)的「煮飯嬤」輕輕鬆鬆的「Waite  & See than Eat」,等待著這盛大餐宴的開鑼。 阿孫12歲多了,女兒的教育有她的一套,這兩三年來希望訓練出他的責任、自信、創意與愛家的好個性,今年的盛餐從頭到尾也鼓勵他的參與,當然當不了「主廚」當個「抓碼二廚」他也忙得不亦樂乎。(後來女兒偷偷地告訴我,這是希望以後我老了他會煮些好吃的給我吃,哈哈哈哈!) 烤火雞是盛宴中的重頭戲,以前在臺灣似乎不曾吃過「好吃」的火雞,總覺得肉「硬」、味「怪」同時好大一隻會有吃不完 ~食之痛苦、棄之可惜,因而全家人對它興趣缺缺,所以在他們小時候的感恩節我還是會烤雞 ~ 只是此雞非彼雞,牠的名字少了那個「火」字。孩子們一樣吃得很開心不曾責怪或抗議。 孩子們長大後成了「掌廚人」,他們覺得總該「入境隨俗」,不烤火雞太不像是在過「感恩節」,第一次雖有食譜在引導,仍然烤得「不達不七」~ 肉「沒熟」皮「燒焦」。第二次開始他們依著經驗手藝與年具增,現在更加得心應手、爐火純青 ~ 已達皮「香脆」、肉「鮮嫩」的最高境界,今天他們還「臭屁」的笑稱 :是可以開個火雞香烤舖啦!老饕一定大排長龍,我們肯定每天會數鈔票數到手「拽傷」- 888 846 !!( 發發發 發死了  ~ 真的發「夢」哦!) 女兒對我這 70 老媽說 :「今天,若我們有任何的成就都要謝謝妳從小給我們適當、合宜的管教與培育,也因此我才懂得如何帶領這個聰明但並不好教的兒子。」這是一份有語音但無形影卻極珍貴的禮物 ~ 或許她開始擔心有些話再不說唯恐太遲而來不及做這「感恩」的表達,真的讓我紅了眼眶、溫暖了心扉,一生的辛苦都值得啦! 我對阿孫提出一個問題 :「前年感恩節前一週,你寫過一篇文章歸勸人類去找尋更多好吃的食物,感恩節放過火雞們 ⋯⋯⋯⋯ ,為何你還是照吃火雞?」他說 :「沒辦法啊!那個英文寫作的老師出的題目是:「如果我是隻火雞」,假使我不這麼寫那我的祖父母、父母、親友不都通通要在感恩節喪命死亡嗎 ?」此話一出真教人笑到肚痛又噴淚 ! 夜深人靜,感恩餐的美食還留香口齒,家庭聚餐的溫馨仍蕩漾心田。睡前再與大家分享 一則教人感動的真實故事 :2016 五月的某一個下午 4:30...

徐惠>天賜川普 台灣要把握機會

11/8 總統大選前多方來電或留言,有些是在社團結識的老友 其他都是素不相識 ~ 來自共和 / 民主兩黨的工作人員拉票或做民調。 在川、希雙方電視公開辯論會上看到: 一個多少年來有「劫稅」問題的大富豪、對女性有過「騷擾」記錄、種族/宗教/性別的「歧視」、狂妄自大、口無遮攔又被對手追打得「唏哩划啦」口塞的共和黨候選人。一個是打扮得光鮮亮麗、口若懸河、窮追猛打、咄咄逼「川」⋯⋯⋯自己卻因在國務卿任內擅自消毀萬封國家機密電郵而始終無法解釋清楚、前前總統「老公」卸任後,到處為自己的基金會演說募款~連恐怖國家、蓋達組織的贊助金也都「來者不拒」 ~ 她曾是美國第一夫人的民主黨女性候選人。 在「奧梨」與「爛柿」中去投票圈選,對我而言真是「強人所難」之事,雙方罵來罵去有如狗咬狗滿嘴毛,聽得我實在頭疼。巧遇「光輝」的十月所賜 航空公司機票大優惠,加上八十多歲年長老姐們的親情聲聲呼喚,買張機票「不如歸去」。 本想回來只投公投部份,可能是大選的關係近選前訂不到回程機位。回到 LA 正是開始開票時刻,抵達家門雖未結束卻也勝負底定,到處不時傳出燒國旗、賭擋高速公路 ⋯⋯⋯⋯ 甚至加州有人鬧著要「獨立」也有美國人吵著要移民加拿大(奇怪 !我倒沒聽到有人說要移民到由「中華民國」犧牲「大」我、完成「小」我,將它們餵養得「窮」到只剩 $$$$$$$$$$$$$ 的暴發戶 ~ 中華人民共和國嘞 ?) 選前媒體一面倒的報導及觀看三次公開大辯論,希女仕的氣勢雖未堪稱 「磅礡、如虹」,伯仲之間似乎較為偏向她。加上美國有可能和臺灣一樣也產生開國以來第一位女性總統的全球「流行」趨勢,我一直以為她的贏面較大不過相當可能也會因「險勝」而造成川的「飲恨 」! 說來說去,我連自己一張最神聖的選票都沒投出 根本毫無資格來評論,所以對這議題一直「禁若寒蟬」 ;又聽說「完了 !完了 !川總統只管美國國家利益,一定會犧牲臺灣 !」令人擔心不已~ 直到今天 ~川普 準總統/彭斯 準副總統都紛紛的在各媒體「亮麗」的表現,真令人為之振奮 !! 他們都認為:對臺灣兩千三百萬人民選出的總統尊稱「臺灣總統」是「天經地義」的事。你中國在南海的填海佔地(亂來)可曾與我美國商量過 ?為何我與「臺灣總統」講個電話還需要通過你來同意...
- Advertisement -

最關注新聞

最新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