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十一月 18, 2018

徐惠

(南加台僑)

徐惠>龍眼成熟時

< 2> 為了搶救龍眼,四處打探,尋求朋友 / 鄰居的經驗與私房寶典。 家與公園相鄰的黃太太和陳大姐都沉痛的表示:多年來,辛苦照顧的水果,都在 五/六 分成熟前,即被群居在公園裏的野生動物,翻牆來,收拾得半點不留,蘋果、桃子、枇杷、芭樂、日本扁脆柿無一幸免。 他們年年望樹興嘆,總是怨懟:他們種的果樹都在嘉惠「 賊黨 / 土匪」,反而自家人想吃水果時只有跑超市。他們已不再關心那些果樹了(哀莫大於心死);什麼施肥、抓蟲 -  一切全部都省略,以免落得「不知為誰辛苦?為誰忙?」。 蔡家夫婦說:「 我還正想向妳討教呢!」,他們也遇到相同困境而頭痛不止,「 放棄 」是不得已的選擇。「夜行者」果貍最聰明,半夜來襲 ,趁主人夢「周公」、會「祖嬤」時出動。隔天日出前,早已添飽肚子、躲回牠們的「秘密基地」。 白天小鳥還怕「人」,開門窗 / 敲棍聲 / 拍掌聲 都會令牠們魂飛膽顫,問題是 ∼ 有誰能終日專職「趕小鳥」?!(成本太高了吧!) 最可愛又最可惡的,就是連「鬼 」都不怕的「大葩尾」- 小松鼠。上週有一次,蔡太太見牠在棗子樹上摘棗啃食著,牠(她)倆四眼相對時,牠仍悠然鎮定,繼續我行我素 - 似乎對她說:「妳看什麼看!? Who 怕 Who !?」她只能輕聲細氣、超有禮貌地對牠說:「 肚子餓,吃一點是 OK ,但請你看準 -...

徐惠>龍眼成熟時

還要一個半、 兩個月才能吃的龍眼,昨天開始,被「美食偵探」- 小鳥(斑鳩)「 K 」得亂七八糟(大清晨、一大群),整棵樹(every where)!明晨開始是應該早起床、移睡後院大搖椅,讓狗小姐做個「 活動稻草人 」來幫忙 趕小鳥 - 牠實在太黏人 ,我若沒出去,牠一定也留守在屋裏。 果肉啄光光、籽子和半圓外殼還掛在樹上留給我,其他半殼啄得和妳剁的「大蒜末」一樣細 ,碎落一地 ,也有不慎啄掉的籽子。牠們還以為,這樣已經對我夠好、很夠意思、很有禮貌了 ! 蛤  ~ 這還有天理?什麼跟什麼?真是的! 我試著找個最大一粒吃吃看 ~ 清淡無味、甜份頂多1%(果肉不夠肥厚、果汁也尚不足,但肉質的確很棒)。 這些討債「鬼」,真的很不可愛了。 實在受不了、令人快吐血!是否該到 Home Depot 買網子罩住?這麼大棵樹也不知如何罩?爬樓梯?是該打電話詢問有經驗的老「仙角」。否則,有待龍眼成熟時再加上果貍的夜襲,留給自己的恐怕就所剩無幾啦! 啊 ~  我現在不是只有腳痛!肚子也痛!!頭殼更加痛!!!0826-2016

維琪>鬼月談鬼

夕陽西沈,天邊炫麗燦爛的彩霞,瞬間轉呈灰黑暗淡。在濛濛柔和的弱光引路、清清涼涼的晚風相伴,辛苦了大半天的太陽唱起「晚安曲」,暫時告別 / 神隱;人們,亦因忙碌而耗盡體力後,速速回去溫暖的「窩」,抓抓「妖 」- 填飽肚子 / 充充「電」- 休息睡飽,以備隔日衝刺的能量。 在這炎炎夏日,白天火爐般的熱氣下,我只能藉著日落後、晚風吹的好時機,抓住黃昏最後的尾巴,踏出門外,出去做「 功課 」。 眉形月倒掛,在點點星光相伴下,出現西邊天空,緊緊 / 貼心的陪著膝痛的我,帶著醫生嚴肅的叮嚀 - 每天至少步行半小時。「 模範病人 」( 這是家醫給的封號 )乖乖的拄著杖、牽著狗孫子躇躇而行。 為避免「太」制式而自覺辛苦、無聊,每天總是更換行經路線 ~ 時而走成大「 囗 」字、時而劃個「 弓 」字、亦或改成「 L 」字來回走三趟;偶而還會走出村子,穿過大馬路,到消防屋後面的那遍大公園。一圈走完至少一小時,腳傷後。基本上已放棄這條長程步道。 本月是華人世界的「 鬼月 」,臺灣的電視談話節目也為了應景以達積效,相繼推出命理 / 風水 / 流年 / 觀落陰...

徐惠>美國果貍Possum

辛辛又苦苦,望了咯再望,農夫(婦)「開心」的季節也正是最「頭痛」的時刻。 不先通知、更免預約的夜行者 / 不速客 -   possum 靠著那對有如安裝著「紅外線」炯炯有神 /明亮圓溜溜的雙眼,縱使在暗淡之夜,牠也能靠著那粉紅 / 深具超強嗅覺的迷你小小、形狀像豬鼻的鼻孔來引導,去找到「滴粒嗅」的果子 - 不曾走錯方向 / 爬錯樹叢 / 摘錯果粒   /   百發百中。 長相嚇人似巨鼠、尾力堅韌如鋼索,不論攀爬多高、多陡,緊緊勾住枝 / 幹,與電力公司上下電線桿的技工一樣,穩健平安、不急不緩的上上下下。靠這它還能在窄窄圍牆頂端的高速夜行動物道路,去平衡牠們胖嘟嘟的身體,來去自如,行徑中,不至於摔到地上。 靠著它,還能懸著肥重且倒掛的身軀,用著酷似人類的迷妳小手,利落的採果、剝食、吐皮、吐子 - 當然牠才不 Care ,第二天被發現樹下有多麼的髒亂!你清掃得再乾淨,當晚,夜幕低垂之後,牠還是靜悄悄、不知廉恥的繼續來做「紅貢獅」不速客 - 直到果期結束。 多汁成熟的水果是牠們的最愛,穀物也吃,這些都找不到 時 ∼ 小雞、雞蛋、蟋蟀(你抓不到,牠卻易如反掌。)蜘蛛、小老鼠都是裹腹之寶 - 牠們是雜食性動物。 牠們是多胎( 每胎生產...

徐惠>百香果取代葡萄「乾」

聖嬰現象,今夏多波熱浪,致使我家的香水葡萄在未成熟之前就曬傷。曬傷的葡萄有些落地、有些則乾在串枝高掛架上。這和去年的潮濕發霉是不同「症頭」,但卻是一樣的丟垃圾桶「下場」。 氣候元凶,加上日間龜蟲 / 鳥類、夜間不速客 Possum 的偷襲,嚴重程度年年增高。 為了止血,終止照顧 / 經營者的心痛(頭痛)與無奈,是該痛定思痛、有所作為了。去找棵經濟價值高、容易照顧 / 植栽的果樹來替代這棵葡萄藤樹吧! 有了!百香果(Passion furious ) ~ 鄰居約瑟芬家裏種許多這種果藤,爬滿藤架、蔓越圍籬、攀上屋頂,在這黃金陽光的加州正是它們的最佳生長地(巴西、巴拉圭是它們的原產地),這種果藤終年常綠、開花、結果。它的生命力強、沒有天敵。她在家自製自銷餅乾、蛋糕,( 非一般蛋糕哦!而是依循客人需要的層數 / 形狀 / 內容 / 食色 /裝飾 ( 自己創意不是塑膠成品 ) 所特別設計出來的 - 只要你想的、沒有一樣她做不出來,(你說不出的,他也能為顧客「量身設計」),而且,往往都是世上獨一無二的樣式( 讓我萬分佩服 、甘拜下風 -  其實他們在移民到美國之前,全家在墨西哥原本就是糕餅業專業經營者 )價格也與層數大小、手工繁 / 易有別。)此外冷凍百香果原汁,每年也為她賺進不少「白花花」的鈔票。因此「水果之王」、「搖錢樹」的的美名,百香果真的受之無愧! 百香果就因果汁濃郁的特別香氣而得名,歸屬西番蓮科(草莓、菠蘿、香蕉...

徐惠>香蒜混豆炒

當你看到這份「菜單」,一定非常納悶,這是什麼菜色?來自那家餐館的菜單?亞 / 歐 / 澳 /美 / 義 / 墨 / 臺 / 越 / 中 / 日 / 韓 / 菲  - 那國的烹調?東 / 西 / 南 / 北 ,哪方的料理? 對!我不怪你的納悶。的確!在這世上,連我也從沒看過這種菜單。但,請別狐疑,在我家廚房就有這種「不得已」的料理 ~ 簡單、好吃、好營養(豐富的蛋白質、低熱量高纎維)。 七月底了,三月初種下的四季豆(敏豆仔)已近尾聲,豆葉開始穨敗、「龜神」(超細小蟲子)密佈豆藤(薄醋水是可以驅蟲,但,在這「結束」的時刻,不想多此一舉)、豆子產量低降,已該是拆扯清除了。 此時,培育出儘有的兩棵花常豆(長江豆)才開始生產、開花結豆。這是長豆中,口感冠軍品種。 這幾天,熱浪再一波,擔心天熱傷及園裏的青菜蔬果,「透早」就起身,不敢如平日那樣賴床/睡回籠覺。穿上雨靴、抓著水管,趁著溫和的晨曦穿梭在前、後庭園去「灌水」-  因一週限制澆水兩次,所以用澆水已不適用了...

徐惠>栽植葡萄心酸事

12 年前春天,剛剛搬到 OC 新家時,老友賴老師送來一棵一呎高葡萄幼苗。她告訴我,是黃綠色「臺灣霧峰」種的「香水」葡萄 ∼ 皮薄、肉質細緻、甜中帶著微酸(靠籽子的部份)、香味迷人(聞不到,入口方知)∼ 酒廠常用來釀 Muscat White Wine(白酒)。 老家鄰居,露西塔也送來另外一棵。她說,是紅酒 Concord 的原料,綠色-未熟,極酸;紫紅色-半成熟;深紫色- 完全成熟。濃郁香味充滿庭園,不必吃/光聞,即令人「飽又醉」。 次年春天才半架高,它們已經開花數串。盛夏八月,剛學會走路的小孫已跟阿嬤學會了 - 「精瑩剔透」的綠葡萄以及「深深紫藍」的紅葡萄才能入口的挑選原則。每天早晨隨著爸、媽上班途中,過來報到後就直衝後院,在整串葡萄裏細細看、粒粒挑(它們無法整串同時成熟),吃了還會吐子/皮,當天上午的點心吃了,也消磨掉不少的時間。 葡萄越長越大不搭架無處爬,為保護木頭及挪移方便,我自己設計,為它們的木架上白漆、穿上水泥黑桶馬靴,上端是葡萄架,架下釘個小「總鋪」與小桌子。就這樣,12年來,這小屋正是陪著「嬤孫」唱歌、畫圖、剪剪貼貼、吃點心、聽故事甚至在清涼南風下,與「愛麗絲」一同追逐小白兔去的好地方。 Concord的生命力較堅、抗病力強,這些年來不曾找過什麼麻煩,每年會準時獻出香味美食。 Muscat則問題有多多,超大綠金龜熊抱葡萄粒,再用吸管式的尖嘴插入熟果,即可茫茫醉醉一整天,除非你使筋將牠拔開,牠才驚覺危機在即、急著展翅想脫身!只要遭綠金龜「毒吻」之後,最「歡喜」的該是蒼蠅和迷你小甲蟲,隨著這小洞口也跟著享受一頓飽食,順便下蛋。不久就育出迷你小小小甲蟲 ∼ 隻隻列隊 / 閱兵從洞口離開已乾扁無汁果再另覓甜果與住居去。 最慘的是去年,以為全架將近500串應該會是大豐收,還有斑鳩來築巢、產卵、孵蛋、育幼。拍照/錄影,嬤孫倆樂不可支。不幸,多雨潮濕造成所有的一切全都發霉,慘狀有多重 你可知否?! ∼ 連龜甲蟲 、蒼蠅都不聞不問 ∼ 心痛的我也只好提前將它們剪除清架。 為了不讓傷心事一再發生,從網路裏去探究 ∼ 經葡萄達人的一席話,我終於真正親自體會到「有捨才有得」。原來就是大盛產、太茂密造成擋陽光、空氣不流通導至霉菌滋生 -   可見疏果、修枝剪葉非常重要! 今年又是盛產,謹記葡萄達人的教誨並如法泡製 -   修剪/疏果 -...

徐惠>南加種龍眼

初初移居美國,最思念的食物除了蓬萊米、芭樂、蓮霧、蚵仔煎/麵線之外,荔枝、龍眼亦是午夜夢迴、枕頭上口水的「水龍頭」。 這棵龍眼18年前種在天普市老家,小小一棵 $60(已結果的 依大小再分 $120 - $200,甚至 $300)。前五年或許是乾燥加上夜間低溫,(又沒經驗)不易照顧、生長較慢;白天撐傘 / 夜裏蓋棉被在所難免∼ 曾在一場突來無預警的冰雹,樹葉落光心痛不已(連芭樂都落葉)。深怕樹栽「嗚呼哀哉」,從此細心照顧不敢怠慢。當時,臺灣民歌「蘭花草」歌詞中的「 一日看三回,看得花時過,龍眼(蘭花)卻依舊,苞也無一個。」真的足以道出我彼時的心境! 五年來,眼看著它逐年茁壯,雖然樹幹不像芭樂/桃/橘/檸檬一樣粗壯,樹枝甚至軟細,但,茂盛、綠油油的羽狀對生的葉子卻透露出它的成長,看在園丁 - 臺灣歐巴桑的眼裏,喜躍之情更是難以遮掩,相信將近2000天的努力,正要迎接開花結果的時機在即,女兒的一通電話:「妳再100天即將升閣當外婆,外孫的報到希望有妳的幫忙。 若妳無異議,請出售房子,搬到橙縣 。」 就這麼一通電話,我開始整理備裝、找來經紀人推出市場。沒想到短短一週就超順利售出。賣屋移地而居是難免有點擔心不習慣,但,最難割捨20棵水果樹,尤其老主人留下來(30歲以上)不可能搬走、女婿最愛的雙喜大柳橙橙及酸度適中超級香的黃檸檬,還有搬進此屋親手栽植的一棵果肥籽少、香脆味美的泰國芭樂和及這棵下個春天一到,就要開花結果的龍眼(籽小肉厚的福眼)! 老樹搬不動,蓮霧不敢動(貴氣 - 動了穩死)。買來兩個垃圾桶、培養土,桶底挖好通水孔,特請園丁小心翼翼挪動、種妥,暫放女兒後院三個月,直到找到新家,才移栽後院。 芭樂當年六月就照樣「生產 」,搬動傷氣是減了量;龍眼則大傷元氣,適應三年後才稍有起色、漸入佳境、開花結果。不過,連三年產量從30粒 ∼ 到50粒 ∼ 100粒。果樹竄升快速、枝長軟、葉超旺,我自做聰明,試想 ∼ 修短枝使其肥壯些。 OMG!次年找遍果樹才找到三粒,逗著小孫:找到的都給你吃。他超愛龍眼,找得雙眼「鬥雞」才看到兩粒,因此,我也享受到一粒!此後不敢亂修剪、動大刀,只能做些微整微修。 就這樣,收成也年增一年。今年春天滿樹小花蕊,整月滿園香。但,慘的這個春天是風太強、雨豐沛,加上這個e   世代蜜蜂又被手機趕跑,唯有離地近,藉著上頂枝葉和房屋高度遮蔽之效果,實纍纍,其他的則稀稀榔榔(或許驗證了那句古語 - 「高處不勝寒」吧!)。不過,再稀榔,比起過去 ∼ 已算大豐收啦! 「芩菜」算算,這篇短短文章卻也走過了 18年。難怪,上個月臺灣會館林董榮松醫師用心引來「園藝教室」老師傅說:你這代種龍眼,很可能下一代才能享受得到(要有心裏準備喔!)。 非常慶幸,我 18 年前就著手種龍眼,更慶幸搬到 OC...

徐惠>美麗島

520小英總統就職典禮的最後一幕,只要看到無不感到窩心、動容 - 正 / 副總統伴著臺上合唱團、臺下正漸漸在疏散、 高舉著設計特殊又實用 - 臺灣地圖的圍巾,隨著「美麗島」優美的旋律 / 動人的歌詞,搖擺舞動的參與群眾(多人泛著淚光,卻含著會心的微笑),歡心、喜樂,柔和的合唱著  - 這曾在戒嚴時期的禁歌。 頓時間令人發現  ~ 這首歌確實是「臺灣國歌」級的好創作! 歌詞在「水牛、稻田、香蕉、玉蘭花」 - 臺灣特別產 / 物的壯麗歌聲中劃下句點。 來到美國最思念芭樂、蓮霧、玉蘭花。當時偶而在華人社區,能看到有些人在住屋的院子種著玉蘭花。每當花季,迷人的花香溢滿鄰居,隨著風飄送傳過數棟房舍。思鄉之情抑制不易,壯壯小膽,趁主人開門外出,前去索討三、兩朵,放入小碟、噴點水,擺在客廳桌上直到花瓣乾枯、轉黑還捨不得丟棄。搬到橙縣,買了一棵一呎高 $29.99,12年來長到二樓屋頂高了。當花盛開時候,每天手摘得到的至少30朵,太高的就留著香味傳四方。整條小巷正如噴過「香水」,外國鄰居嘖嘖稱讚:「Amazing 」!我現在知道了,都向鄰友介紹:「她」是臺灣的「國花」!! 至於芭樂和蓮霧只有在夢中流口水。不像現在,芭樂在華人(特別是臺灣人)幾乎家家必種,多到不知要拜託誰幫忙吃。最後採取保優汰劣(真好笑,以前難得能吃到,聞聞葉香就滿足到不行,如今被淘汰掉的卻曾經是很寶貝的)。目前我家好吃的就有三棵,都是朋友送來最好吃的,留籽育苗栽,還至少分送30棵給鄰里、朋友。為了怕生產過量吃不完,再採取特別手段 - 大量疏果(每四 / 五粒只留一粒)所以果實碩大肥厚。這也印証從前老一輩的人總是常說:「多子餓死爸!」,這可真的不無道理在。 而蓮霧較為嬌貴,非常難照顧,熱浪、寒流都可能慘遭不幸(尤其三年內的小樹栽);樹苗又其貴無比,萬一夭折,錢就泡湯。我有個朋友買三次,一棵 $120 ,就這樣 $360 飛了,最後她投降、放棄,從此不再想。她說每年返臺省親,天天吃、吃個夠;她說「黑珍珠」過氣了;「黑金鋼」也不稀奇啦;最夯的是「黑鑽石」也! OMG !「臺灣」真的是個「美麗島」,難怪不願做「臺灣人」的那堆人,死賴也要癩在那兒;隔壁「虎視耽耽」的「鴨霸惡鄰」還臉不紅、氣不喘的公開說:爬也要爬到臺灣!! 「篳路籃縷,以啟山林 -」勿忘先賢腳步,小心穩健、毅志堅定,子孫才有好將來!!0525-2016

徐惠>母親節禮物

兒子的母親節禮物由Amazon 寄來了,他深怕遲到,提前寄出。 高貴而不貴,滿滿的愛️表示他還記得「媽媽」、他還看 到 /   感得到「春暉」的微光與溫暖。 在此,容我也借「花 / 禮」敬獻 ~ 普天下的母親:母親節快樂! 更祝福我們共同的母親 - 臺灣 ~ 平安!平安再平安!!                                          ...

徐惠>敦親睦鄰

清晨八時許「叮咚∼」門鈴響了,起初還以為健忘老太婆的我,昨晚忘了將車開進車庫,好心的鄰居怕我被罰款、賠了冤枉錢,緊急來通報「掃街車來了」! 衝到門口先開車庫,看見老車安安穩穩停在車庫,那 ∼ 那麼早是誰來我家? 從門板上方魔術小眼洞望去,是左鄰 70 歲的墨裔「蘇妮雅」大清早就一身亮麗的妝扮(她是鄰居中少有 - 只要起床、晨澡後立即挽上一個月染一次「烏溜溜」的黑髮,臉部美豔的濃妝,穿上配色合宜、亦或聯結季節/節慶的特殊設計的衣著。)雙手捧著一大籃「香桔士」來送禮。 她愛精潔、怕麻煩,後院除了靠牆週圍保留三尺寬,種些不需太多打點、照顧的花之外,在東北角,就是一棵與此屋同齡(50多)、每年都果實纍纍的香桔士樹,其他全打上水泥地。這些桔果香、甜多汁,至少足以提供四家人每年四月吃到七月。(這四家就包括我家 - 她知道我家有圓甜金桔,沒種橘子) 鄰居中,日裔「優麗蔻」的脆柿、大蘋果、椪柑;中東伊朗裔「約瑟芬」的百香果、巨大紅石榴、有機雞蛋(養了六隻母雞);越南裔「柔絲」的甘蔗、越南香蕉、奶油果(阿佛咔多)、甜白柚;正後院隔牆墨裔「史蒂芬」的玉米、紅蘿蔔、洋蔥、大青/紅/黃椒、大紅牛蕃茄的蔬菜類(他家沒種果樹,前院才種兩年的亞洲梨,還沒看它結果)。這些鄰居都是我家養了哈蒂 - 狗小姐後,每天早、晚遛狗時被牠那可愛的模樣、聰明的表演做了公關而結識的。 親愛的你(妳)一定會質疑:吃人半斤,至少也得回人四兩吧?!妳用什麼回禮? 那當然囉!我家的枇杷、桑葚、綠色無花果(比雞蛋大、甜又多汁)、龍眼(肉厚質柔、籽子又小)、紅 / 綠葡萄、火龍果、四季豆、絲瓜、苦瓜還有泰國芭樂 / 臺灣珍珠芭樂,這些都是我與好鄰居 / 好朋友能夠互通有無、誠懇交換的好東西。 再說三年前的夏天有個週六,老友江太太從蘿蘭崗來訪,順便請我幫她修裙子(配合時髦,由長切短)、改長褲(切成五分褲,以便做運動)。她在等待時,因無聊,在院子前後走走看看。當她看到大而多汁的綠色無花果(這是比較罕見的),所以回來問我要樓梯,以利採食。我再三叮嚀:爬梯要小心 - 邊門要關好,以免狗小姐溜出門而走失。說時慢、那時快,一陣大風吹開了她未緊關的側門 -15分鐘後,接到「蘇妮雅」來電:「妳的狗在家?」「我正要回家,開車在巷口與大馬路交口,看到一隻很像妳的狗。我停下車、開車門、喊牠的名字,牠立刻跳上我的車子。」「現在在我家,妳要來接?還是我送過去?」 天那!差點因不負責的兩個老阿嬤一時的疏忽而誤了大事,萬一牠在大馬路被車撞死或拖著殘疾過一生 真是不堪想像。「好理佳在」鄰居都因遛狗認識了牠,是牠命大、是牠幸運,能夠化險為夷、安全回家,這次我可真正體會到「雞皮疙瘩掉滿地」、「驚到破膽」的恐怖滋味。 一個月前又因腳傷不良於行,他(她)們沒見到我出去遛狗,紛紛打電話或登門來關心,還詢問可有事需要代勞?幫忙遛狗?著實令我萬分感動! 這平凡、簡單的老社區,沒有大豪宅卻是安寧和諧的小村子,住家也只是小康、中皆層的居民,但,總是彼此和氣以對 、真誠關懷、有事照應、互通有無。 常言道「遠親不如近鄰」,在這裏看來似乎不是沒道理。 雖有道理,但,鄰居的「品質」相當重要。品質好的稱之「芳鄰」,芳鄰 - 相親相愛、相幫助;反之則成了「惡鄰」- 惡鄰則處處耍詐、找麻煩! 在此順便祝福各位,在居住環境中都是好鄰居 、好鄰國!!0416-2016  

徐惠>春花報喜

每年農曆正月,為期一個月的木蘭花開滿樹,在長出綠葉前 擅自帥先來個「花博」秀。 隔壁墨裔太太總是從她的二樓往下觀賞,正如每晚 9 ~10點 迪士尼的晚安煙火秀 一覽無遺 就在她們二樓大窗前。(阿呆的我卻太早「未雨綢繆」怕老了無法爬梯,買屋只挑一層房,否則兩家同個 VIEW 每晚的煙火秀 真是賺翻了),「木蘭花( Magnolia) 太美妙了!」十多年來她怎麼看都不厭倦 給與相同的讚嘆 唯一只嫌「花期太短」! 我教她唱「何日君再來」才唱第一句:好花不長開 好景不常在 ⋯⋯⋯ 她都還沒開口跟唱 已點頭 如搗蒜,眼神已先告知 那股同齡的我倆可以相互體會的心思意境。 我再教她那首最標準的臺灣歌「雨夜花」:雨夜花 雨夜花 受風雨吹落地,無人看顧  ⋯⋯⋯。 她望著樹下掉落的花瓣聽我唱歌並提及當年臺灣人的無耐;數百年來受盡次殖民統治者的凌虐,臺灣人的反抗 犧牲的悲哀 ⋯⋯⋯ 如今好不容易「民主」與「繁榮」已受全世界的肯定,KMT 卻串通 POC 「橫柴入灶」「瞎掰硬稱」試想將臺灣再推入另一波次殖民的「萬丈深淵」! 她的眼光閃著淚水 安慰我:「川普總統不是正在解決這個問題?希望他不像一般「政客」隨便 說說;在選前他說要在美墨之間築高牆也造成我們很不開心,但想想 他並非反墨裔移民 而是為 了「國安」反對所有非法入境的人。他很有魄力...
- Advertisement -

最關注新聞

最新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