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九月 20, 2018

台美文藝

鬼門關前 比較台美兩國醫療(陳文石)

我例行檢查大腸鏡,心想這個檢查需要三天清腸餓肚很難受,不如連胃鏡一起檢查,胃腸醫生叫我先作超音波掃描後才能決定,這一掃描發現我的腎臟已經有一個3.8cm的腫瘤,真是晴天霹靂! 轉診到泌尿科朱醫師那裡,他說這個腫瘤位於腎中央連接主要管道,部分切除手術不易,而且五年以內長這麼大,以他的經驗凶多吉少,癌症可能性大,他說會轉診到其他醫生,等待幾天後沒有消息。我的家庭醫師陳昭輝先生(他是古榮一診所的名醫,看診詳細有耐心,一直是我敬重的醫生)他也不知道轉給那位醫生? 我找中心健保公司,他們告訴我中心健保只是一個招募會員的業務單位,叫我去找泰平嘉聯醫療網,到了蒙特利市泰平服務中心,人員說他們也不清楚,只是給我一本他們醫療網的1200位醫生名冊,其中有12位泌尿科醫師,但是沒有一位是腎臟外科,我找中心健保的大股東林元清醫師沒有回應(後來聽說他到DC川普團隊服務)又找好友梁志宏會計師(中心健保的大股東),他說也不清楚。 中心健保屬於HMO的一環,平時常常聽到醫生朋友罵HMO,我這個時候就求神拜佛起來,打電話給台美人名泌尿科蔡醫師,他說雖叫你要參加HMO,你即然參加了HMO,一般小病可以,但遇到大疾病就沒有好醫生會理你,我也沒辦法啊!聽他這麼冷漠,使我心寒也緊張起來。 我參加中心健保是好朋友介紹加入的,正好我的家庭醫師也接受這個保險,九年以來(我四年前的手術和太太今年的手術都使我們非常滿意),只是手續上需要透過家庭醫師申請後再經過中心健保公司同意(約3-4天核准時間),對我而言不是太大問題,因為家庭醫師轉診也很快。 我請教林榮松醫師他說這是個大手術,你回台灣開很好,可以考慮趕快回台手術,我急忙找長庚醫院的劉醫師,他很熱心的馬上把名醫介紹給我。 等待中,我心裏急躁,又回到古醫師那裡請古太太幫忙(她也是古醫生診所的醫師)很快就知道了我已經轉移到USC的癌症中心,手術醫師是Andrew Hung  䜤通儒,搜尋了洪醫師的資料,他是台南人台美人第二代,2009年畢業於康乃爾,達文西手術機器人專業訓練的腎臟專科手術醫師,等約到時,他用流利的台語對談後,我放下了一百個心中的餘慮,他已經完成超過5-600個手術,經驗豐富的好醫生,他安排手術的時間也很快。 在Huntington Hospital Pasadena 手術,那天早上11點進入醫院準備下午一點進入手術室,下午五時就到恢復室休息了,整個過程完全沒有知覺也不痛。這個醫院的設備都是五星級飯店的設施和環境,服務更是一流,每二小時護士就會檢查一下,一個護士只有照顧四個病患,她們非常有耐心和用心,每日都有住院醫生多次巡視,加上每個單位只有八個病房就有一個護士長督導,每一個病房都是寬大的單人房和一張舒服的太師椅,家屬也可以一起過夜看護,提供五星級飯店主廚的菜單仼你選用,非常人性化,星期五進入醫院星期天中午前後兩天就出院了。 我太太今年五月的手術在Garfield Hospital ,也是台灣人第二代的年輕吳瑞春醫師Bob Wu,用微創手術,他們這一代的年輕人都很優秀親切,對他們而言PPO和HMO 都一視同仁,而老一代的醫生為什麼那麼排斥HMO? 是否以前醫生都會隨意開價,有了HMO後就受到約束而影響到他們的收入,因此呱呱叫!忘記了醫生使人尊敬的是能夠助人救人,而不在於賺錢的多少,而年輕一代的醫生一開始就習慣了這些制度,也更有敬業精神。 手術前我作過台美兩邊醫療服務的評估,全台灣有30部達文西手術機器設備,以2300萬人口算大約是每76萬人有一台,健保不給付這個手術,要另外付幾十萬元的費用,和醫護人員的紅包,因為人太多時間要排很長,美國則有3000台,等於10萬人有一台。 一般在台灣每位醫師每天看病量可能100位是常有的事,在美國大概30位患者醫生就會很忙(美國醫生用更多時間與病人溝通瞭解病情)。在台灣三十九位病患才只有一個護士(台灣醫界給我的資料),很多雜七雜八的東西要自己買,包括伙食自理,增加很多家屬的負擔。 在美國手術回家後醫院會和患者保持持密切關注,打電話詢問恢復狀況,作問卷調查並且會派出專業護理人員來家服務,有需要也可以免費專車接送服務,真是照顧得無微不致,整個前後的SOP的流程小心謹慎而且有效率。 反過來說一般台灣民眾的健保費便宜,醫療費用也便宜。如果沒有健保,在美國的醫療費用約為台灣的30倍以上,很少人能夠負擔得起,但是如果你沒有經濟能力,走到醫院急救他們不敢說NO,因此很多貧困的人看病都是免費的。 醫生朋友告訴我,很多華人(包括台美人)住高級區開名車也加入貧困的行列(只有一個自住房屋和一部車,銀行存款低於$2000就算合乎規定),因此我常常遇到這種華人床底下黃金現金一堆,或放在兒女戶頭,盜用這個福利還厚顔無恥而沾沾自喜,這就是中華文化博大精深啊!日裔的美國人則是少有這個現象。當然這也是美國單純的相信人民能夠自律,但遇到華人或是貪小便宜的就破功了,希望可以改善的地方,以避免醫療費用無限上漲。

徐惠>聖誕禮物

11 月,聖誕歌聲已在南加FM 103.5 終日 24 小時不停的播放,年節的氣氛就此熱鬧地展開。 全家團聚的感恩節一過 更忙碌的聖誕節接踵而來。聖誕樹的安放 裝飾之餘聖誕禮物的採購致使人們倍加忙碌,我以為網購的盛行 百貨公司應該會較為蕭條,萬萬想不到多少年來不曾逛街的我 在兒子陪同下到橙縣一家超大有名的購物中心走走。 停車一位難求,各商家為吸引顧客,有如櫥窗設計競賽 讓人目不暇給;公共區域更是加碼百倍 除了裝飾、彩燈花木、聖誕音樂鋼琴現場演奏、嘻笑聲伴著大型滿載的旋轉馬、電動玩具娃娃兵 、小雪人隨著聖誕歌(鈴)聲 繞著人造雪景假山轉動,還有一個白髮白鬍鬚身材壯碩肚大 、戴紅帽穿著一身紅衣褲配著黑皮帶、黑馬靴的聖誕老公公,他堆滿笑容的坐在中心點很明顯的小隔間裏,在那兒和排隊的小朋友合影拍照。氣氛濃到讓人心情雀躍、感情澎湃不止。 膝蓋的不適 無力支撐走太久,逛不到整個購物中心的五分之一 就豎起白旗坐在鋼琴區聽音樂,看著熙熙嚷嚷、來來往往、絡繹不絕甚至大包小包滿載而歸的人們並請兒子自己去選購他正要找尋的貨品。(最後與他說出真心話:下次要老媽陪伴逛街能否預備「輪椅」 ?) 客廳裏的禮物多日坐在掛滿多彩、閃亮大小燈與吊掛飾物精品的「環保」聖誕樹下。雖然少了真樹的松香,但並未減低孩子們翻著月曆直到聖誕節清晨,迫不及待的去拆開那些期待已久的禮物。頓時,開心的笑聲、驚喜的叫聲、又跳又轉圈,這樣的情境總為全家帶來歡樂與溫馨,尤其是還深信著這個世界上真的有聖誕老公公的年幼天真的小小朋友。 聖誕節送禮的學問說大不大 說小也可是不小,依長輩晚輩、上屬下屬、同事鄰居、親戚朋友、老老少少有所差別,禮物不必貴重但要真誠。收到合適的禮物有如搭上順風車、遇到即時雨、喝了一杯蜂蜜 香咖啡;反之煞盡風景、哭笑不得。記得 20 年前在某校任教曾收到:正想配戴就斷了別針的飾物、戴過也褪了色的項鍊(手環)也有不知擺了幾年變色變味的巧克力。莫非他們也是受害者,一手接來還沒開就轉手又送出 !? 為達效益,勿有差錯,要送兒媳、女婿、孫子的禮物最簡單,只要通過徵詢兒女準沒錯。退休後,貼心的他們不想再增加老媽的負擔,甚至干脆幫我買妥 讓我做「 聖誕老婆婆 」。這大概是學我年輕時常為他們的爺爺奶奶、外公外婆「 代工 」的老招術吧! 兒子送給我的禮物都是以他平日觀察的敏銳度,找到他的老媽確切想要而不捨得買的家用品。女兒聰明又實際,她會買件小東西外加個「 最可愛 」的現金紅包讓她老媽自主支配使用,因為她深怕送錯禮物被擱置不用而造成浪費 亦或招致還要退貨的大麻煩。 沒想到,就在今年聖誕節前,家裏的雙門大冰箱無預警的「 罷工 」,想想它已為我們服務了 18...

唐秉輝>是原來ê故鄉

chhih-chhih teh 來回想: 當我少年時tī 故鄉,我ê阿嬤不時準備吳郭魚來做我ê暗頓,經過chiah-ni̍h 濟年,現在家己猶原真感激;雖然經過chiah-ni̍h濟年,Mā 猶原來記tioh阿嬤講ê 吳san kap 郭san 養殖吳郭魚ê故事leh外流​ ​​kang​一款: 親像台灣養殖吳郭魚ê 工藝 - 最近聽講有人來講起養殖石斑ê 工藝是世界第一,​koh 聽講有人來指示農委會“一定好好á愛惜,mài lām-sám hong5外流”。但是最近teh近中國海邊hjiah四界來​khah 看 lóng是水鄉比台灣ê 舊水路絕然無仝 : 原來初初拄著只有是風吹 菅芒 花白白,或是水邊ê蒲草 kap 白茅! 向東看,只有看tioh海中ê白水湧親像山,kui片一望無際。Koh進一步來向東看,後就親像ē-tàng看tioh咱故鄉 ​: 台灣​!​ 觀前顧後:teh hiah, á是一望無際,現在養殖池親像hû-lân-chhé...

阮向陽>籠中鳥的時光碎片

幾年後在你腦海裏揮之不去的竟然是Cinderella酒店狹窄的走廊裏那個長長的攝像頭。Cinderella酒店是P市使館區附近為數不多的一家平價小旅館,你當時正陪妹妹一起辦A國簽證,在此小住兩日。 那麼這個攝像頭到底是表明本旅館保安設備齊全,請大家放心入住;還是提醒大家使館區周圍處於當局嚴密地監控之下,請勿惹出是非? 其實當局對P市城區的嚴密監控,你不僅早有耳聞,而且有刻骨銘心的體會。 你記得有一次和一名法國作家在餐館進餐時,就聽見鄰桌監視你們的國安系的員警煞有介意而又故意大聲地說:在P市誰都別想擁有什麼隱私,哪怕你們在洗手間裏的一舉一動!比如那個 Phuong教授就特別喜歡在洗手間裏手淫。 Ellen是New York一家出版代理公司的經紀人,你是在T廣場上和她邂逅的。 你寫了不少作品,由於完全無法通過當局的審查,所以你希望在國外出版。 你們聊著聊著,很自然地聊到了十年前的廣場事件。 淩晨幾點你記不清了,你正在小旅館的床上熟睡,就聽到一陣敲門聲。 跟我們走一趟。 為什麼? 你自己做了什麼,你自己應該知道 ! 我沒有做任何違法的事 ! 那你自己看看這段錄音錄影 。 你們這些參加過學潮、參加過遊行的人,一下火車就被我們盯上了。 你竟敢和外國人談論廣場事件,簡直是膽大包天! Cinderella酒店這種誇張的攝像頭在二十多年前倒是很常見,只是你起先並沒有太注意。 你在學潮中因為張貼傳單被員警帶去問話時,你才見識了它的威力。 門口的鳥兒將你從夢中喚醒。 你忽然想起風笛詩社笛兄柳青青的一首名為《籠中鳥》的詩。 飛進這世界 飛出這世界 只不過是 從這一個鳥籠 飛進 另一個鳥籠 我覺得也許柳青青過於悲觀。 我雖然也滿是傷痕、跌跌撞撞地來到這自由世界; 我知道自由代價不菲,但我總可以自由地寫我的文章。 我覺得我已經飛出了鳥籠。

謝慶雲>來去聽證會

不論點不點煙,飯後咬(ka)一咬pipe已成習慣。褲袋仔找不到pipe,銘輝想起留在隔壁間,黑板頭前的桌上。 王女秘書去隔壁間提pipe,講起黑板上吳議員寫的花花公子。除了Carter的訪問記,吳議員想起Playboy也登載一位老朋友的攝(liap)影傑作。 銘輝對王秘書講:「我的老朋友也姓王,早期移民巴西聖保羅e高雄人。」 「早期是甚麽時?」 「60年代。」 「我可能認識你的朋友,」王秘書說:「是鄰居e少年攝影家。」 「嗯!我在Playboy看到伊的傑作。」銘輝說:「打(pah)電話和王先生聊天,王先生講Model是聖保羅大學e女學生。當日Model無來,一位女學生自薦當Model。未待王教授說OK、已經脫光光。」 坐在對面的許議員asked:「女學生的身材怎樣?」 「我看的是相片。」銘輝回答:「同樣的問題,我在電話中問過王教授,伊講『Model以上』。」 「王教授講普通時只等學生提問題,自己參加攝影;當日如果不提起Camera按幾下 shutter,恐被這位學生誤會看不起伊的身材。」

謝慶雲>牧場食堂

牧場內不收費的大食堂,九成的customers是工人(kang lang)。其中不乏Ph.D,不只畜牧獸醫,也有其他方面。 坐在guest corner是VVIP,very very important person。自從擔任總統以來,難得一見的老板,今日帶(tua) 回來英國首相。一位工人講笑(kon chio):是布萊爾bring Bush home。 工人向揮手的Blair歡呼,來午餐意外遇見英國首相。散坐(che)在大眾席的strangers,講話不是德克薩斯的腔調。A stranger問horse是不是ruminanting mammal、反芻哺乳動物? 一位工人解釋馬是單蹄的哺乳動物,不是反芻動物。牛、羊even-toed (偶蹄),才是ruminant。 對面桌另一位stranger轉過來問toes和hoofs的異同?但即轉回頭,因為回答問題的是和伊坐仝桌(kang tuo、same table)的工人:「Hoofs是包在toes外面的角質。」「一個toe包一個hoof可以理解,但是how many toes、幾支脚趾和幾個胃有關係!真奇怪!」

謝慶雲>來去聽證會

1976年11月9日清晨從阿里山開出,往嘉義的頭班車。 「阿里山火車站,無被大火波及?」 「被燒的是火車站前e商店街和居民住宅,火車站和railroad並未受損。」銘輝回答:「我在十字路站上車。」 「十字路是出阿里山e第一站?」 「中間還有神木、二萬平(nng bang phen)。」銘輝繼續說:「我上車即看見幾位山林管理所e林官,但是都坐咧睏。有的咧tu ku(打瞌睡),二、三位看起來假睏。」 「假裝無看見吳議員?」 「嗯,閉目養神,聽其他旅客談論著阿里山上的半夜火燒?」 「一位女乘客讓座身邊e空位,我答謝『Thank you』。」 「你在山中講英語?」 「我家經營運送店,常常有外國人客。」銘輝繼續說:「這次和female passenger相鄰而坐,才知(tsai)伊是日本人,叫做Kei Ko,惠子?社會學e研究生,本來還有one week的阿里山計劃。 惠子也是災民,火災中損失e行李;包括旅途中買的等路(gifts、禮物),passport,交給火車站前camera屋沖洗的films;Camera屋被燒成廢墟。 只帶出來camera,Kei Ko同情一夜之間失去了家園e阿里山居民和商家!」

哈佛大學的學術風格-人文心靈故鄉的嚮往(黃奏勝)

1.哈佛大學的風采 美國麻薩諸塞州(Massachusetts State)波士頓是一座名符其實的大學城,面積並不廣闊的市區座落超過十所大學,其中的哈佛大學與麻州理工學院更是聲名卓著於世界的頂尖大學,因而可知波士頓所創設的的大學,其目的絕非純為增加大學受教育的人口來增加大學生的人數,而是建立迥異於一般大學的教育制度,培植其他地區大學所未培養的人才。基於此種觀點,其所建立的大學都強調彰顯它的獨特性,於是哈佛大學或麻州理工學院的校園環境的建造獨特,教學、研究與行政制度獨特,校園文化及發展方向獨特,以呈現大學的獨特學術風格,來吸引並激盪充滿追尋理想而雄心勃勃的知識青年前來加入學術研究的殿堂,接受博學鴻儒型的學者教授之教導與薰陶,培養自我的才華能力及高尚人格,達到「出人頭地」、「服務社會」的意願。 哈佛大學位於波士頓北方的劍橋市(Cambridge City),而哈佛大學地鐵站就是「哈佛廣場」(Harvard Square)。這個地方在17世紀有700位清教徒拓荒成立了「新村」(New Village)。在哈佛大學地鐵改建前。哈佛廣場中間的書報店原本是地鐵的出口,其外觀還保留「哈佛廣場」幾個英文大字,以激發人的思古幽情。其實,哈佛大學到如今仍然延續英國劍橋大學的學術傳統。這就是哈佛大學建校時代的校長領導者,都曾在英國劍橋大學接受教育的薰陶,於是在「歷史文化抉擇」及「教育目的趨向」之前提,哈佛大學仿效劍橋大學的大學制度、延續劍橋大學教育精神及相關制度,實具有或多或的天主教意味,就是學校行政的重要事務由天主教教會處理、一般的事務由教授及學生代表商議處理,政府絕不會干預,保持大學的本質就是自由研究學術的殿堂,其學術是以哲學為軸心,聯繫所有領域的學術思想,以建立學術思想的完整體系。 每一所大學都是無法依賴現代化或現代化建設,來表現彼此的差異,唯有歷史及文化超乎有形的物質,具有形而上的獨特精神價值,才能表現這所大學和其他大學的明顯差異及超越的學術地位,於是世界只有一所劍橋大學、只有一所哈佛大學、只有一所巴黎大學、只有一所莫斯科大學、只有一所東京大學。在哈佛大學的師生都有共同的價值觀念、行為模式,能夠代代延續「哈佛人」的傳統,這就是哈佛大學的歷史、文化所呈現的學術風格。其實,哈佛大學的歷史及文化所呈現的學術風格,實充盈著人文思想的意味,使其師生流露出誠正人格、寬廣視野、擇善固執、愛人如己、服務社會的人文素養及情操。誠如創立「相對論」科學家愛因斯坦(Albert Einstein, 1879~1955)所說:「只教導一種專門知識或技術或許能使人成為有用的機器,但不能使人具有一個整合的人格。」最重要的是透過教育給人們對於事物及人生價值的瞭解和感受,人必須對週遭屬於道德性質有親切的感受,對於人類的各種動機、期望和人生的痛苦有所瞭解,才能和別人與社會有合適的關係。」可見具有以「人」為本深厚精神意涵的人文思想是展現獨特文化價值的資源,流露歷史與文化的不朽生命,造就一個人、一所大學的光輝燦爛。 哈佛大學具有學術與人文鼎盛的校園和表現其卓特的國際化教育,其信條為學術價值、國家願望及國際面向。曾任哈佛大學校長鮑克(Dr. Derek Bok)勉勵他的學生:「世界就是哈佛大學學生的教室和開創空間。」殷切的期盼哈佛大學學生要具有世界觀的人文精神而其大師級教授及資質優異的知識青年都埋首於研究室、圖書館或實驗室夜以繼日地研究,並隨著時代思潮不斷進化,力求突破與創新,來創造新知識、新技術、發明或提出新學說、新理論,促使社會繁榮、人類進化、邁向顛峰,以扮演領導國際學術的重要角色。 哈佛大學身為世界頂尖的著名大學,它的研究學科領域廣袤、研究水準超越,造就各種領域深具正確視野的學者專家,形成「未來睿智」(Future Smart),能夠瞭解世界未來趨勢,為人類社會塑造更理想的未來,思考利用未來趨勢的方式,創造順應趨勢並塑造領導趨勢的能力,而能夠永續經營(sustainability),使每位大師級學者教授成為更具競爭力,而本著「所見者真,所知者深」的具體而真誠宏偉氣象,因而每當國際上發生重大的社會、政治、經濟、貿易、外交、教育、科技、醫學、環保、太空…問題,任何國家官員、學者專家或媒體記者幾乎都會前往哈佛校園請教相關領域的博學鴻儒的教授學者。所以,哈佛大學的學術文化遠在一般政治家之上,因為「政治家之眼,域於一人一事;而大學之眼,乃究天人之際,通古今之變。」因而,哈佛大學在當前21世紀「科學文明關鍵時代」的世界是一所最具影響力、最具競爭力大學之一,即處於全球化浪潮的衝擊,面對風起雲湧的激烈競爭及變動的形勢,依然能夠展現其引導國際學術及文化並結合眾多有識之士接受挑戰、順應挑戰、戰勝挑戰,流露卓越的智慧及強韌的毅力。再者,哈佛大學藉由獨特優美校園、學術自由傳統、悠久學術歷史薰陶學生的人文素養,培養學生的獨立自主人格,表現「獨立思考,道德理性」,創造現代化的生活態度,擺脫外界物質欲望的蠱惑,以理性的價值判斷,實現真實和善美滿的人生,促使人類社會和諧進化。 2.優美校園的意涵 哈佛大學與其他所有大學的本質完全相同,它是一個知識社會,它的校園以傳道、授業解惑為主要活動,而哈佛大學的優美校園環境,不僅是博學鴻儒的學者教授講學論道的地方,而且是陶冶學生養成獨立自主人格,進而形成程獨特「校風」與「學風」,使得授課的學者教授與孜孜向學的知識青年,都以「哈佛人」為榮,已有別於校園外的校園文化(dominant culture)。 哈佛大學附近有一條查理斯河,河邊有嫩綠的青青河畔草,經常倘佯著年輕的哈佛大學學生,不時飄過一葉白帆,悠悠划向上游的船埠,一群群白翎灰羽的鴿子,偶而飛過弧形的拱橋,平添了不少優美的氣氛與聯想,彷彿天地間是一片平和安詳的氛圍,沒有擾攘、也沒有愚昧、狡詐、殘暴、鬥爭的景象。整個波光瀲灩的大地顯得既空靈又生動,宛若是一個理想世界。有如古希臘哲學家柏拉圖(Plato)所說:「最高級的休閒娛樂,就是安靜下來感受世界。」人們只有在安寧時際,敞開感官,感受生活環境的真實善美,產生喜悅的心情,進而才有唯美氣質及浪漫情懷的生活魅力。 在哈佛大學古舊庭院的宣傳照片綠色盎然,有樹林又有草地,周圍環繞著棕紅色的古老建築物,多是新生宿舍,這張照片有三五成群的青年學生坐在草地上聊天。在這個庭院中豎立著哈佛大學創立者約翰·哈佛(John Harvard)的青銅雕像,在這座青銅雕像的鞋尖處顯得特別明亮,那就是據學生口耳相傳摸了約翰·哈佛青銅雕像的鞋尖的人就可以帶來好運,以致他的鞋尖不間斷的被學生或遊客撫摸顯得亮晶晶。在這座約翰·哈佛青銅雕像底座寫著哈佛大學創立於1638年;其實哈佛大學是承繼1636年由清教徒(亦稱新教徒)所建立的「新學院」(New College)而來的;第二是約翰·哈佛並不是哈佛大學的創立者,哈佛大學的創立者是包含約翰·哈佛的一群人共同創立的,約翰·哈佛是創立哈佛大學第一位捐款者,他死後捐出一半的遺產及畢生所有的藏書給哈佛大學,於是當年哈佛的校長及領導階層決議以他的名字,將原來的「新學院」改名為「哈佛學院」(Harvard College);第三是這座約翰·哈佛青銅雕像,根本並非約翰·哈佛本人,因為約翰·哈佛雖是第一位捐款最多的的建校者,可是他堅決認為捐款建校是由無數人共同出錢出力的成果,不要塑建他的個人雕像,形成「個人崇拜」,於是就沒有人知道約翰·哈佛的真正容貌,因此就尋找哈佛大學某位帥哥的樣貌做為約翰·哈佛的面貌。然而,哈佛大學的師生們深知這座創校者約翰·哈佛青銅雕像有三個問題存在,但並不予改正。其實,它卻具有哈佛大學的真正教育意義,就是希望我們千萬不要被外界景物的樣貌形式及其所記載的文字所迷惑,而誤認景物的樣貌形式及其文字陳述是正確的,就由衷的相信無疑,那就是充分表現自己「把耳朵當眼睛」的愚蠢及無知,更違背哈佛大學師生研究學術必須獨立思考、反省批判。尋求真理的原則。誠如,哈佛大學的校訓就是拉丁文所寫的「Ámicus Plato, Amicus Aristotle, Sed Magis Amicus VERITAS(與柏拉圖為友,與亞里斯多德為友,更要與真理為友。)」 網路上曾經流傳一張「凌晨四點鐘哈佛大學圖書館」的照片,整個自修室裡坐滿挑燈夜戰學生勤奮讀書的情境,而自修室的牆壁上寫的「此刻打盹,你將做夢;而此時學習,你將圓夢。」激勵學生及時努力讀書的格言,可是在網路上或許會意外看到有哈佛大學學生戳破那張學生在圖書館自修室裡認真讀書和勉勵學生及時努力的照片是偽造的,因為哈佛學生都是資質優異、領悟力敏捷的學生,才不會呆呆板板地讀書。而這座「溫納德紀念圖書館(Widener Memory Library)」並不開放給學生閱讀,除非有教職員同行,才能進入圖書館閱讀書書或自修,每一個自修桌上都有一盞相當高雅的綠罩燈提供給學生使用,而所有教職員或學生座位幾乎每日都座無虛席。 哈佛大學溫納德紀念圖書館的紀念廳爐壁中央掛著哈佛大學畢業校友溫納德的畫像,他在28歲時即1921年在鐵達尼號罹難的。在溫納德罹難之後,他的母親捐獻350萬美元,建造這間以「溫納德」為名的紀念圖書館,當時圖書館收藏了溫納德母親所捐出的三千多冊書籍,後來溫納德紀念圖書館累積到三百多萬冊藏書,而哈佛大學當初向溫納德的母親承諾為使哈佛大學師生能夠永恆懷念溫納德母親捐獻建築圖書館的美意,永遠保持溫納德紀念圖書館原始風貌,讓哈佛師生有一座永恆紀念性的圖書館,來喚起曾經在這座圖書館焚膏繼晷研究或閱讀的人長遠懷念,所以絕不改建或改變這座圖書館地面上三樓建築物。因而,為容納越來越多的藏書,只有往地下發展,一層一層慢慢開挖,目前溫納德紀念圖書館已達地下七層。 溫納德紀念圖書館對面就是哈佛大學紀念教堂,這個教堂是提供給哈佛教授、職員及學生做禮拜及相關的宗教活動,教堂的神職人員完全不介入學校行政事務,而教堂裡面兩道大牆記載著兩次世界大戰及韓戰、越戰期間犧牲生命的校友姓名,以引人深思並反省戰爭傷害國家社會菁英分子寶貴生命的遺憾,惟有和平,才能使國家社會各領域的菁英分子貢獻卓越的才能智慧,以促進社會繁榮進步。這個教堂每到了夜晚就會發射潔淨明亮的燈光照耀著成為純白色紀念塔。雖然,哈佛大學校園基本上並不對外界開放給電影或電視拍攝場景,但是這個教堂裡流露純然白色典雅的尖塔,卻非常吸引無數觀眾的注目,卻經常出現在電影銀幕或電視螢光幕上,有心人還特別標榜這是美國最古老又最好的哈佛大學優美校園,讓無數觀眾能夠深切感受到哈佛大學校園的寧靜、細膩、宏偉而著迷歷史的時空的交會。 其實哈佛大學的師生之所以能夠有溫馨、舒暢的學術研究校園環境,實得力於良好教授及優質學生之外,更有高度行政效率的良好員工(staff)之負責盡職的工作態度與風氣,使得學校事務運作順暢,符合學校的教育理想目標。同時,更有其他大學所闕如學生宿舍輔導管理學生的導師制度,乃是由頗具學術地位的知名教授擔任,由某些知名教授在宿舍中向各學院各學系學生、以及各國留學生混合住宿的學生,講授有學分的人文思想課程,使研究不同領域或來自不同國家的學生能夠互相接觸、互相瞭解、互相學習、互相接納、互相包容、互相關懷、互相欣賞、互相尊重,來培養學生充滿清淨、謙和、無私、包容﹑真誠、博愛的心理,表現謙虛、知足、圓滿、欣悅的人生智慧,發揮恭敬心、真誠心、利他心,服務人群社會,展現哈佛大學學生完全迥異於其他大學學生的典雅氣質與高尚人格特質,實現服務人群、造福社會的真善美之行為風範,真正榮耀哈佛大學的英名。 3.學術自由的傳統 從哈佛大學創立於1636年,迄今382年,依然保持甚多因襲英國劍橋大學的學術傳統,這就是大學的目的,在培植一個完全的人,以整個人的人格為教育本質,學術的研究態度為自由發展,政府絕不干涉大學的人事及行政,使學術研究的分科趨於多元複雜化,而以哲學為中心,來聯繫各種不同領域的學術思想,以建立組織完整的學術思想體系,培植每位受教育的知識分子成為所謂「專門人才」或「科學技術人才」不但能夠有其各人的獨特見解,而且更能夠來將其個人領域思想完全融貫於哈佛專精的思想系統,表現學術的完整性、優異性及圓融性。 在哈佛大學382年歷史,光榮校譽之所以屹立不搖,抗拒外界物質蠱惑或政治與宗教意識形態的干擾,實依賴風骨嶙峋毅力強韌的學術巨擘,堅持學術必須充分自主,不容外力干預的學術自由(academic freedom)。所謂「學術自由」涵蓋了「教自由」(Lehr freiheit)及「學自由」(Lern freiheit)已是現代化大學的座右銘。因為學海無疆,知識無涯。學術界若安於現狀、屈服傳統、降服於權威,則真理永遠蒙蔽不明、心智潛能無法開展,埋沒能夠思考有創見能發明學說的真才實學人才,則人類社會不但不能發展,而且停滯不前,甚至於草木同朽了,則大學就無存在的價值可言。 哈佛大學所堅持的「學術自由」理念,乃是本諸於人的本性所呈現的靈明之心,體察天地萬物及人類社會生存的真實道理,於是其具體表現是不畏權勢,執著於學術真理的奉獻與付出,勇往直前,豎立令人肅然起敬的哈佛校園獨特的學術風格。實來自於它所淵源的英國劍橋大學創立時際教授們為爭取並堅持「學術自由」價值觀念而來的。其歷史就是英國牛津大學(Oxford University)所在地牛津這個地方,在1066年時,已成為一千個住家和11個小教堂的英國小市鎮,是當時英國第六大的市鎮,這個市鎮的經濟發展及繁榮完全依賴羊毛和紡織,天主教會的勢力早已延伸到當地,而政治領袖擁有一個自己的皇宮。在1117年時已有不少學者聚集於牛津,講學論道,學者之中不少來自巴黎與諾桑頓(Northampton)。他們享有充分講學的自由,並未受到當地政治勢力或宗教勢力的干擾。當時住在牛津市鎮的學者與當地居民因租佃發生糾紛,而在1209年爆發激烈衝突,進而械鬥,當時牛津大學學者教育與市民都互有死傷,致使牛津大學的教授學者基於中世紀的學術機構或研究機構享有「學術自由」的研究待遇,即依賴禮遇規定:「大學的所在地,不管是屬於地區或諸侯的領土,大學中的人員,都不願受所在地法令的拘束。如果遭受當地政府或教會的干涉,這個大學就(會)遷移到另外地區。」因此,有不少教授放棄牛津地區走避劍橋地區,後來就創立了劍橋大學。 因此,劍橋大學創校以來,大師級學者教授基於「學術自由」的理念,往往運用客觀的觀察思考能力及敏銳的批判能力,慎密的邏輯分析知識、大膽的懷疑精神及統合的卓越識見,提出他們的宏偉理論或獨特識見所呈現的高層境界,在當時可能被一般人士,甚至於學者專家認為不切實際的幻想,或完全是虛無飄渺的論見,然而經過相當時間的考驗,證明這些學者教授的理論是合乎邏輯的理論或是實際可用的發明,表現其真正是先知先覺者,表現他的大師級教授卓特風範,因而令青年學子油然產生仰慕與欽佩的心意。這正是後來哈佛大學所延續學術自由的傳統,進而發揚光大成為哈佛大學的學術自由原則。 肩負美國「學術自由」開拓者的哈佛大學,為使大學教授者為弘揚學術真理不被政治、宗教或學界權威人士的意見引導或左右,以致大學教授不願或不能發表卓然成一家之言的理論或創見,於是鍥而不捨地大力倡導「學術自由」,鼓舞學有專精的學者多多表示與眾不同的獨特學說或發明。那就是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擔任哈佛大學校長的羅維爾(Dr. A. Lawrecne Lowell),他揭櫫四則重要主張:1教授若在課堂上發表他本行的研究心得或觀點,應該享有充分的學術自由。2教授有權在校外發表他本行的見解。3教授如在校園裡發表非其本行的觀點,則不能接受學術自由的保障。4教授在課堂外發表非屬本身專長領域的言論,雖然只是一種普通公民身分,但不值得鼓勵。因為社會大眾將他和其服務的學術機構連在一起,有時會誤以為他的言論代表大學的立場。 因此,哈佛大學教授在哈佛大學校長羅維爾博士所主張的「學術自由」的鼓勵下,都盡心盡力在他個人專長領域上進行學術研究,提出個人的研究心得或創新發現,呈現於課堂上或講壇上的傳道授業解惑之過程中,使教授的智慧能夠和學生、芸芸眾生分享,在師生與芸芸眾生「互為主體性」(inter-subjectivity)激盪出更多的智慧火花及智慧靈感。這也就是學者教授本著「學術自由」理念,對於學術真理「能夠入乎其內,還能出乎其外」,不僅能夠向內體驗學術真理,也能夠向外超越學術真理。舒展內在的真誠意識,領悟人性的尊嚴價值,並從人性覺醒,發揮生存意志,促使師生及芸芸眾生的生命獲得適當的安頓與成長。 可知每位具有真誠良知的哈佛大學教授秉持「學術自由」的理念,必然摒除一切物質享受,不避艱難困厄,以一顆靈明之心,切實了悟學術真諦,全心全力從事薰陶學生、變化學生氣質的教育事業,在循循善誘的教導學生過程中,必然將「身教」與「言教」的奧妙發揮得淋漓盡致,照亮大學的知識青年及芸芸眾生走向最高境界的人生道路,促使知識青年及芸芸眾生具有開闊胸襟、宏偉氣魄、流露璀璨生命的格調,成為人類社會文明繼往開來的關鍵角色。 在現代21世紀科學文明不間斷突破創新時代,最值得陳述的是「科學的極限」與「學術自由」有相輔相成的關係。「美國科學教師學會」(NSTS)發表「1980年代的科學教育目標」的文獻,它的「立場聲明」(Position statement):「培養有科學才能的個人,瞭解科學技術及科學之間的相互影響,並運用這些知識於每天的決策,他們(指科學家)不僅應該認識在社會中科技的價值,而且要瞭解它的極限。」所謂「科學的極限」就是科學家潛心研究宇宙自然的奧秘,都會不斷發現有很多深層的或深奧的道理或很多現象是很難以現今的科學分析去瞭解。 我們都知道,科學家最重要的工作就是對宇宙自然加以合理的解釋,但是每位科學家所能精確瞭解的宇宙自然都相當有限,他的研究工作必須依賴其他成千上萬的科學工作者或研究成果才能進行;可是這些成果是否正確,他既無充裕的時間也沒有卓特的能力加以鑑定。所以他必須承認這些科學工作者的學術權威。而他自己的研究成果,也是在其他科學研究者未對之加以鑑定而被肯定其學術權威。在彼此承認「相互權威」(mutual authority)的前提之下,為了幫助他自己科學研究的順利進行,每個科學家根據自己的研究需要、學習、閱讀與研究其他科學工作者的科學貢獻的某些理論或發現或發明,此種研究室未經權威的美國國家科學院指示,自由地進行學術研究;這種「學術自由」,主要是以「相互權威」傳統結構為基礎。 科學家的社群在「相互權威」的基礎上演變成為「約定成俗」的衡量科學成果或貢獻的標準。這種標準,既然變成學術界的傳統,當然有他的保守性,此種保守性保障了科學界的穩定,否則科學界會被各種大膽的虛假學說衝擊得喪失彼此互相尊重研究成果的學術倫理,學術的討論就失去了彼此遵循的規範,就無法獲得研究成果。然而這種保守性的傳統對於原創理論有相當保障。因為科學史上有「例證」或「學說」是超越時代,尤其是提出創新的尖銳理論的時候,有時遭遇到相當大的阻力。可是,如果原創理論在解釋「真實現象」的確有獨到之處或卓然在許多科學家見解之上,那麼這種獨到的理論或發現或發明遲早會為其他追求科學真理的學者教授認同、所肯定,以致許多學者教授科學家無法抗拒的真理。科學界的「相互權威」無法變成「絕對權威」,而「相互權威」不僅允許科學家的「學術自由」,而且是建立「學術自由」的重要基礎。在自由研究學術的氛圍中,更能展現宇宙真實現象的新理論、新發現、新發明,在「相互權威」所能解決或所能解釋的新問題,逐漸被其他科學家意識到的時際,遲早要被其他學者教授科學家所肯定而產生學術界突破性的影響,開導出一條新科學之研究途徑。 從「科學的極限」與「學術自由」的關係,促進「創新科學理論」的形成,可以證明「科學的極限」與「學術自由」兩者有相互連結的緊密關係,就是科學家秉持他自己的才智與探討真理的求知熱情,基於「學術自由」,將他自己所領悟的原創性理論內在心得與其他科學家研究成果的外在創見,在彼此「相互權威」的奧援,相互激盪而對於宇宙自然「實在」(reality),產生最突破性的科學新發現或新學理論。誠如愛因斯坦(Albert Einstein)的「相對論」,就是從「科學的極限」,提出一個原創性的問題,再引用外在客觀環境的其他科學家的理論,來解釋、說明他的原創性問題,並經由實驗加以證實原創性問題的闡述理論,這就是他所發現具有說服性的創新科學理論。據此,我們有理由相信創新科學理論或科學的新發現是從「科學的極限」宇宙自然「實在」推衍而來的,由於「學術自由」的原則,得以將科學家原創性問題與其他無數科學家的創見相互接觸而引發「靈感」,領悟出創新科學體系,以拓展科學家研究的領域並提升科學研究水準,使科學更為偉大而有益於人類社會。 因此,由上所陳述,知道哈佛大學延續英國劍橋大學學術研究所秉持「學術自由」的原則,已成為學術研究的「學術自由」傳統,使每位學者教授理解根據合理的「學術自由」,才能有真正的學術自由,以培養每位學者教授的心胸開闊、視野宏遠,而產生接納、包容、參考、欣賞、尊重其他教授學者不同觀點或不同理論的態度、在兼容並蓄的情況中產生博厚高明的學術思想。其對21世紀現代社會所涵蓋社會、政治、經濟、貿易、歷史、科技、文化、教育及環境保護有確切、實質、系統的瞭解,並有自我思考反省、分析批判來發現自我偏見或錯誤的理論,不受外界似是而非的理論或光怪陸離的現象所蠱惑,使自己內在的「主觀」與景象外在的「客觀」相得益彰;真正明瞭不同的社會、政治、經濟、貿易、科技、環保、文化、教育、歷史…有其特殊性和各種社會、政治、經濟、貿易、科技、環保、歷史、文化、教育…也有共同性。雖然「學術自由」不能決定人文思想,人文思想也不能決定學術自由,可是「學術自由」與「人文思想」是互相影響。所以,「無規矩不能成方圓」,學術自由既是人文思想研究的規矩,縱然「學術自由」不能產生人文思想,但無可否認「學術自由」是產生人文真理的方法。 4.學術發展的追溯 我們必須徹底瞭解世界著名的頂尖大學與重要產業之間往往具有相互依賴關係,這就是「價值理性」(wertrationalitat:value rationality)與「工具理性」(zwectrationalitat:instrumental...

魚夫>彰化車站的前世今生

日治時期的臺北艋舺驛、宜蘭驛都長得很相像,有著日式唐破風和半木式結構,比例適當。 彰化火車站其實是座百年的老驛站,日治時期1904年的鐵路縱貫線計畫便已舖設至彰化,第一代車站為木構造的小型車站,外型和初期台南站大同小異,稱「彰化停車場」,屬於一種暫時性質的火車停靠站。 1906年日本殖民政府展開了第一回市區改正計畫,逐漸將清領時代毫無規劃、任其自然發展的街道與傳統的民宅巷弄,以火車站為中心進行整頓,做了一番初步的整頓,使其初具現代城市的雛形,1908年(明治41年)北起基隆而至高雄的縱貫鐵路全線通車,彰化停車場已不敷使用,1918年來到大正時代,當時的臺灣總督府鐵道部工務課開始進行彰化站的改建計畫,採所謂的日本風格的式樣建築,占地約48坪,其形式和宜蘭、艋舺(萬華)車站,尤其是後者幾乎一模一樣,入口雨庇使用日式的唐破風,強調殖民母國的意象,總體融合弧形屋頂與主體的半木式木結構,比例非常協調。 這座火車站還有一種西班牙式月臺佈局值得一提: 在彰化停車場的時代裡,月台本為雙線通行,其後增建一島,成為單線通行,第一月台與第二月台中間包夾一股道,此即所謂西班牙式月台,大部分停靠南下列車(列車門只開第一月台側)。 第二月台與第三月台中間包夾二股道,第三月台主要為北上列車或到發列車使用,月台之間的天橋建站時架了起來,從空中通行至車站主體出站。 所謂西班牙式月台布局乃源自二十世紀30年代至今西班牙巴塞隆納地鐵流行採用的月台布局,因此亦稱巴塞隆納解決方案(西班牙語:Solución Barcelona),1923年攝政皇太子裕仁來臺巡視,從舊照上看,似乎月台改造已然完工,在那個時代裡,這也算是很先進的設計了。國民黨政府來台後的彰化車站,這種反攻大陸式的中華民國式美學,實在無從評論起。 彰化火車站為山海線的轉乘站,北距基隆起山線210.874公里,海線215.598公里,海與山線在此交會,也是長途列車司機員、機車長及列車長交班的地方,經常一出火車站,就在月台上望見交接的情景,和日治時期不同的是,現在許多女性列車長形成另一種現代感十足的氛圍。 因為老式的火車不能「倒退嚕」,沒有倒車功能,所以必須利用轉盤來調頭,彰化火車站乃於1922年建造扇型火車站,站體呈12股道放射狀,形成一座半圓弧狀的車庫,可施以各種保養和修復工作,前方為調度車輛廣場,現在已屬國寶級的歷史建築,而且還在使用中,參觀人潮絡繹不絕,饒富趣味。 原本台鐵在日治時期除彰化外,於臺北、新竹、嘉義、高雄及高雄港均設有扇形車庫,後來因火車電氣化且蒸氣火車頭遭到淘汰,又有因戰時美軍轟炸的原因而傾圮,竟全遭廢棄,唯獨彰化扇形車庫雖然在美軍空襲時,也因掃射而留下許多彈孔痕跡,一度也面臨拆除,所幸立委翁金珠於1995年爭取保存,2001年出任縣長,更以縣府經費挹注修護工程而保存了下來,令許多火車迷為之雀躍不已,其實彰化火車站的規模龐大,車庫對街是為大型的台鐵員工宿舍,也頗具保存的價值。 1905年火車通至彰化後,總督府鐵道部在1920年起開始興建段長、驛長和員工等之宿舍,原係木結構,國民黨政府來台後,因1959年的八七水災造成房舍毀損者甚眾,於是蓋起了加強磚造的新工程,1970年代後,又大都改建水泥公寓,和原有部份留存的日式建築相互交錯,建築語彙也算非常多元了,更形成獨特的聚落景觀,機能後來更是越來越多,舉凡鐵道俱樂部、理髮部、洗衣部、福利社、大禮堂乃至於員工幼稚園等,2003年起台鐵依照「中央各機關學校國有眷舍房地處理要點」開始要求住戶陸續搬遷,如果能夠仔細的加以整理,做為文創園區,也應該是非常理想的基地了。 至於現在的鋼筋水泥凸字型建築,前方連續半圓波浪型建築為1958年所改建,這種國民黨政府的反攻大陸式建築,我實在看不出到底美在哪裡?因此不予評論。民報0503

謝慶雲>來去聽證會

「如果到了Tahiti,將不回首北半球(kiu)。」銘輝微微的笑:「不管水平線上的北極星,no matter it is above the horizon or under the horizon。」 「如果真到了Tahiti,我要南望麥哲倫雲。」 黃老先生聽不懂甚麼麥哲倫雲,但是一聽銘輝補述英語:「Magellanic Clouds」,即了解麥哲倫就是マゼラン。 人名、專有名詞翻譯做Chinese,麥哲倫,讀起來不像原來的語文Magellane。 黃老先生說:「Magellanic Clouds有大小二雲,Large Magellanic Cloud(簡稱LMC) and Small Magellanic Cloud、SMC。」 「五百年前當麥哲倫航行於接近南極的海峽,這個海峽後來被稱為Strait of Magellan。當時大約1521年年底?當地天氣惡劣、看不見星座。幸靠這兩片不變的Clouds航行,通過海峽,到達南太平洋。」 「這兩片不變的Clouds,不是地球大氣層中的雲霧。」 「看起來像銀河e片段。」

陳文石>受難者畫家~陳澄波

受難者畫家陳澄波-看228事件 今年大洛杉磯台灣會館和各社團聯合舉行228追思會,我有榮幸代表會館介紹受難名畫家陳澄波生平深具意義。為了表達慎重其事,我特別返台拜訪浦添生記念館(名雕塑家陳澄波女婿) 館長溥浩志(陳澄波外孫), 陳澄波文教基金會董事長陳立柏(陳澄波長孫)相談甚歡,他並熱心提供給我們所有的豐富文宣品、書畫冊。 從陳澄波的一生,我們看到台灣人在日治時期,反抗殖民地的威權和面對不平等的奮鬥史,以文學藝術表達不滿的轉折過程,當時有些人因對中國所知有限存有幻想,一波三折當心裹想要看到曙光,迎面而來的卻是土匪式的軍閥,這血淚史深深地烙印台灣民族的心坎。 陳澄波(1895年2月2日生於嘉義),父親陳若愚為清朝舉人,是曾受聘在外為私塾先生。母親早亡。陳澄波從小由祖母帶大,由於家境清寒,先進私塾讀漢文,13歲才進公學校讀書,後來又到臺北市的臺灣總督府國語學校即國立臺北教育大學之前身)就讀。從陳澄波留下的日記中,可以看到他自幼就有繪畫的興趣。當時台灣的畫家圈普遍以作品入選日本帝國美術院展覽會為榮,因為當時入選帝國美術院展覽會總是報紙上的頭條新聞,畫家能得到有史以來最高的聲望與地位,也是台灣人揚眉吐氣的最佳方式,以此顯現台灣人的能力不輸日本人來爭取平等,於是陳澄波發想自己能成為一名大畫家。 進入國語學校的第一年,陳澄波在著名水彩畫家石川欽一郎的教學指導之下,日籍的石川欽一郎是留學英國的水彩畫家, 是臺灣近代西洋美術的啟蒙者,同時也是台灣學校美術教育的開創者,讓台灣學生得以接觸西方美術教育,石川對台灣歷史最大的影響就是倡議臺灣總督府舉辦官辦美展,並實際參與臺灣美術展覽會創辦過程,同時擔任審查員,讓臺灣民眾得以在美術競賽中與日本人公平競爭。同時使得臺灣有了官辦競賽性美展的傳統,他帶領台灣人進入西洋藝術的領域。 他的臺籍門生有倪蔣懷、陳澄波、李梅樹、陳植棋、李石樵、李澤藩、鄭世璠、葉火城、吳棟材、藍蔭鼎、洪瑞麟、張萬傳、陳德旺等人是台灣第一代的名畫家。 石川欽一郎英國風格的水彩畫 1924年(大正13年),以將近三十歲的高齡考入當時畫家的聖殿—東京美術學校繪畫科就讀,是早期留學日本的台灣學生之一,當時台灣沒有美術專門學校。1926年他以畫作〈嘉義街外〉首次入選日本第七屆「帝國美術展覽會」,成為台灣以油畫入選該展覽的第一人,之後也多次入選。繪畫燃燒著他的高昂的生命,他說,「一個以藝術創作為己任的人,若不能為藝術而生、為藝術而死,還能夠算是個藝術家嗎?」。他一生最崇拜的藝術家,正是高更,家中兩本關於高更的傳記和書信集,被他用紅筆畫了又畫。 高更是法國後期印象派大師,原本為成功的股票投資,後改為畫家生活貧病交迫,崇尚原始自然的生活方式,一生為藝術奮鬥死於大溪地。         從東京帝國大學畢業後,陳選擇升上該校研究所,專攻西畫5年,期間曾於台灣、日本、中國各地舉辦多次作品展。 1929年完成研究所學業後, 如有些知識份子因為對當時中國不瞭解存有迷失,舉家遷上海擔任教員,在東京帝國大學就學期間,和中國畫家王濟遠相識,經王的介紹受聘至中華民國上海新華藝專與上海昌明藝專任教,也曾擔任上海市舉辦的第一屆全國美術展覽會的西畫審查員,參加各種展覽。1931年上海舉辦第一屆全國美術展覽會,他以一幅畫作「清流」獲選當代十二位代表畫家之一,參加美國芝加哥世界博覽會。 1932年上海發生一二八事件,各地發生反日浪潮,日本人在中國的處境艱難,而台灣人則同樣被視為日籍人士,處處受到排擠,陳澄波擔心家人安危,就先叫家人回去臺灣避難。 1933年返台與楊三郎、李石樵、顏水龍、李梅樹、廖繼春、立石鐵臣、陳清汾等8位畫家合組「台陽美術協會」,並致力於將台灣各地名勝畫入畫布中。 1945年二戰終了,因為陳澄波曾於中國上海任教3年多,能夠說華語,因此被推任為嘉義市各界籌組的歡迎國民政府籌備委員會的副主任。 1946年,加入中國國民黨,當選嘉義市第一任參議會(今嘉義市議會)議員,從藝術界跨入政治界。 1947年二二八事件爆發後,3月2日嘉義市區發生嚴重的警民衝突,駐紮在市區內的國民黨軍隊開始攻擊平民,但由於人數不足,反而被民眾組成的嘉義民兵部隊圍困,轉而退守至嘉義水上機場內,游擊式的攻擊附近區域。嘉義地方仕紳希望平息事端,組成「二二八事件處理委員會」出面調停,推派潘木枝、盧炳欽、柯麟、陳澄波、邱鴛鴦(以上皆嘉義市參議員)、劉傳能等六人擔任「和平使」前往協商,怎知一行人一到機場,便遭到拘禁並受到嚴刑拷打,被逼迫承認煽動暴動。 同時軍隊也在等待援軍,時至3月12日軍隊指揮官羅迪光得知援軍陸軍二十一師已經接近嘉義,便離開水上機場進入市區,反而開始拘捕二二八事件處理委員會成員中其餘的台籍人士,同時劫掠平民搶奪財物。 3月25日上午,陳澄波與其餘被捕的人犯被國民黨軍隊用粗鐵線貫穿手掌,捆綁起來推上軍車,從嘉義市警察局沿著中山路羞辱式的遊街至火車站前,根據其陳澄波的子女陳碧女與陳重光的口述歷史紀錄,他們回憶當時情景,他們一聽說遭到逮捕多日的父親被遊街示眾,便趕忙上街尋找,正好在嘉義噴水池附近見到父親被押在軍車上,像犯人一樣手被反綁,他緊跟著隊伍行進,忽然間陳碧女跟父親視線交錯,剎那間她已明白結果,他們倆緊跟在車隊後方,遊街隊伍在靠近火車站前還沒有停車,先是以機槍掃射車站前廣場,廣場上的人們紛紛逃竄之後,人犯被推下軍車後,陳碧女表示她當時不知哪來的膽子,竟然還上前向士兵求饒放過他父親,士兵將她一腳踢開,一一開始執行槍決,他的父親陳澄波是最後一個,那個國民黨士兵距離他約3公尺,開的第一槍沒打到,上前開第二槍貫穿胸膛,陳澄波向前倒下,享年52歲。 陳澄波二二八受難時身上穿的衣服,刀痕彈孔清晰可見。曾於台北二二八紀念館展出,現為其後代所保存。 當時社會瀰漫在恐怖的氛圍下,許多人甚至不敢領回親人的屍體,陳澄波的屍體被曝屍三日之後,妻子張捷冒險將屍體運回家,為屍體拍照,並將陳澄波身上所穿,留有彈孔的西服清洗乾淨,秘密保存。 陳澄波死後,國民黨仍不放過其家屬,多次至陳家抄家清算,砸毀家俱或帶走資料。他多年的學生歐陽文也被捕入獄。包括嘉義畫家好友劉新祿在內,與陳澄波相關的人士也都受到監視,噤若寒蟬,而那時擁有陳澄波畫作的多數人,更因為恐懼紛紛將陳澄波畫作如同紙錢般燒毀,甚至持續到了1970年代,陳澄波的孫子陳立柏求學時期都曾被國民黨特務跟蹤。唯獨陳澄波的妻子張捷女士,即使抱著被捕入獄甚至遭殺害的風險,也要保護丈夫的畢生心血,她將陳澄波的畫作一張一張的捲起來,藏進挖空的土牆與天花板角落裡,每隔一段時日,便偷偷地輪流拿出來曝曬,雖然如此盡力保存,由於保存條件極差,能夠留存至今的畫作與文史資料,已不到最初的一半。 1979年代晚期,台灣社會逐漸開放,家屬才將畫作與資料公開,在陳澄波的同學與學生的協助下,開始修復畫作,並首度舉辦了畫作展出名為「陳澄波遺作展」,希望能喚醒大眾注意,孰料1979年年底台灣爆發美麗島事件,台灣社會再度揚起肅殺之氣,為陳澄波發聲的喉嚨再度窒息。 直到1987年7月15日,施加在台灣的臺灣省戒嚴令終於解除,二二八事件不再是禁忌,在受難家屬與民權人士不斷奔走之下,社團法人二二八關懷協會於1993年2月21日成立,宗旨為彌合二二八事件歷史傷口,撫慰受難者及家屬,並促進社會和諧。 2002年,鑒於台灣前輩藝術家傾一生之力投注於台灣近代新美術之啟蒙與發展,台灣的交通部郵政總局特籌畫發行「台灣近代畫作郵票」系列,向社會大眾推廣台灣本土畫家之藝術成就。首套郵票以台北市立美術館館藏之四位已逝台灣畫家的作品為圖案,其中也包括陳澄波於1927年完成的《夏日街景》這幅畫。 第八屆帝展入選作品 2002年中央研究院數位文化中心策劃,內容運用中央研究院臺灣史研究所、嘉義市文化局、與財團法人陳澄波文化基金會合作建置的「陳澄波畫作與文書」數位典藏資料,結合相關研究成果及資訊技術,透過十個主題將陳澄波先生的作品、書信、照片、剪報、個人收藏等資料加以視覺化呈現,營造一個立體的時空脈絡來閱讀與認識陳澄波先生所經驗的生命與時代。 2002年陳澄波所畫的《嘉義公園》,在香港佳士得春天拍賣場以高於估價四倍的579.4萬港元(新台幣2319萬元)成交,創下台灣前輩油畫家最高價記錄。同時,也寫下華人前輩畫家次高價記錄,僅次於一年前徐悲鴻《風塵三俠》664.5萬港元的紀錄。 2006年10月9日,在香港蘇富比秋天拍賣場上,陳澄波的《淡水》以3,484萬港元(新台幣1.44億元)賣出,創下台灣人油畫拍賣價最高紀錄。 2007年《淡水夕照》同樣在香港蘇富比秋天拍賣場上,以5,073萬港幣(新台幣2.2億)落槌,再度刷新台灣畫家拍賣紀錄.

謝慶雲>燈塔、醫學校

從19世紀到20世紀、從清國到中國,Chinese customs委任英國人管理、擔任署長。 海關關員則有英國人、荷蘭人及誠實的支那人。為甚麼用外國人?因為Chinese不可靠,不公正。進入民國,不但繼續由英國人管理,關員絕不採用國民党員、直到和英國斷交。 1867年美國商船The Rover(羅發號) 在Taiwan Strait遇風,飄到Bashi Channel;所謂巴士海峽在台灣南端和菲律賓Butang群島之間。 The Rover於夜間觸礁沉沒,上岸的船員為南排灣族所殺。台灣南端需要一支(chit ki)燈塔,用所收關稅支(chi)付。委託英國皇家地理學會會員M.Beazeley(畢齊禮),於1875年6月18日從Takao(打狗)出發、向龜仔角社蕃人支付一百銀兩購買土地,搭建鵝鑾鼻燈塔。 海關也立燈塔於澎湖漁翁島,顧用的燈塔管理員是俄國人和英國人、都娶日本某(bo、wife)。1895年不接受日本政府之繼續顧用,日本藉婦女也不回九州、要跟丈夫去厦門。海關也在台灣府(台南)籌辦醫學校。 1895年日本人來後第4日就創辦有10位醫生的大日本台灣病院。 1897年,在院內創辦醫學講習所,以培養台灣本地醫師為目的。 1897年3月,創立台灣總督府醫學校。

謝慶雲>來去聽證會

U.S. Army Forces Far East、簡稱USAFFE,此部署Far East陸軍的新機構成立於1941年7月25日。由麥克阿瑟少將主持,第二日升任中將。 U.S. Army Forces Far East,日本e報章雜誌翻譯做『米國極東陸軍』, Headquarters設在菲律賓、Manila。USAFFE使日本緊張? 美國志願軍、Flying Tiger航空隊早在China,日美関係早已悪化。 銘輝講:「五個月後日本先出手,12月8日攻擊珍珠灣!」 「也攻擊呂宋島,」蔡副議長講:「MacArthur逃到巴丹半島。」 「聽講被包圍在巴丹半島、yao餓e美軍吃熱帶野生動物,其中蛇肉delicious。」 「1942年3月,MacArthur乘潛水艇逃出菲律賓、到澳大利亞。」 麥克阿瑟的Far East經驗在Philippine、在Australia,戰後在Tokyo,並不了解China和蔣介石。 美國羅斯福總统在白宮,也不了解! George Kerr寫於『被出賣的台灣』:蔣介石是領袖,中國是Great Power,唯有華盛頓當局如此說!?

謝慶雲>來去聽證會

火車進入嘉義市區,蔡副議長準備下(ha)車。對吳議員的單身生活表示羨慕,「過家門、過嘉義車站而不下車!」 今日才認識吳議員e簡船長也表示意見: 「看議員自由自在e性格,就是因為無某(bo、wife),單身、無人管東管西?」 「除了無娶某,最重要e原因、因為吳議員不是國民黨員。」 「國民黨員,不自由自在?」 「嗯!國民黨員無尊嚴。」列車停在嘉義車站的月台,蔡副議長指車站前二樓頂的neon、霓紅燈e《丸山》,「Maru SuaN。」 簡船長問:「丸三(sam)運送店(tiam)?」 「不是一二三e三,不是遍布日本全國的丸三連鎖店。丸山是吳家(go ka)獨家經營e阿里山線運送店。」 「阿里山森林鐵路開工於1906年,完成於1912年。」銘輝從頭講(kon)起:「當年丸三運送店也來申請經營阿里山e運送業務,但是台灣總督府選擇由嘉義本地人經營。我家(go ka)得到經營權,丸山運送店是我的祖父創設的。」自由時報1214

謝慶雲>來去聽證會

閱讀過市政府的機密公文,有關電器公會陳(tang)理事長逃脫的情報。王秘書問吳議員知不知道理事長所乘木箱的寸尺(chhun chhio)? 「Size?」 對陳理事長怎樣逃出台灣的經過、細則,正是銘輝極想要了解、愈詳細愈好,但是從來不曾想過木箱船(tsun)的尺寸。 王秘書用英語念木箱的長和闊: 「The length 230 centimeters, width 170 centimeters.」 Oceangoing的木箱,銘輝問木板e厚度、用甚麼木材?王秘書回答不出來。 銘輝笑笑,再問: 「木箱的高(kuang)度咧?」 看過的文件只有木箱的長度和闊度,並無高度或深(chim)度。但王秘書自己假設:「如果木箱100 centimeters深,一半沈入水中、一半在水面。」 如身歷其境,王秘書做伸手船外e手勢: 「摸到游來船邊的煙仔魚(hi)、bonito魚群。」 吳議員提醒王秘書:「Bonito是肉食性動物。」 王秘書急縮回右手,看身邊的吳議員, 「咱二人咧演戲(hi),演海上e陳理事長父子。」

吾家有孫初長成(徐惠)

鳳凰花開,驪歌響起,刻意梳妝打扮,駕車駛在夕陽的黃金道路,更在徐徐晚風吹拂下,超開心的驅往阿孫的學校。因為今天是阿孫八年級結業典禮(Promotion Ceremony)。 還記得,那天才陪著這「隻」膽小鬼,瘦小、害羞 剛離開幼兒園,步入新環境~小學一年級的教室。剎那間,八個年頭「咻」的飛逝而過(身高已過五呎二)換言之,嬤孫倆 除了週末兩天外,幾近一千多個白天、兩千多個課後日子裏 ~ 快樂/悲傷、歡喜/流淚、輕鬆/緊張、忙碌/休閒 、學習/遊戲 ⋯ 分享著 酸 甜 苦 辣,嬤孫總是息息相關 心心相連。 (小時候連溜滑梯也要胖子阿嬤硬塞 陪著出醜 ~ 讓他看了笑翻天、一而再 再而三) 我不敢自認自己是個最稱職阿嬤,但總是戰戰兢兢、盡心盡力的來完成這份使命。 當年 當我選擇轉換跑道走入『 全職阿嬤 』時,許多「老」朋友 好意、 極力相勸: 自己帶孩子還不夠辛苦嗎 ?為何要再帶別人的孩子 ? 我的解釋:蛤!什麼『 別人 』的孩子,是『 自己 』的孫子喔!若要說是去帶孫子 倒不  如說是 阿孫陪阿嬤!!  我這百病纏身、風年殘燭,餘火還能亮多久實難想像,機會難得~含飴弄孫還能延年益壽,何樂不為?十四年來生活有依靠、有盼望,是已證實此理! 毛頭小子九月後即將踏上人生就學的下個階段,明年春天即可拿他的練習駕駛證駕車。(車上只要有...

楊嘉猷>悼念蔡萬才先生

今天從台灣的電視新聞報導中得知,台灣富邦企業集團的創辦人蔡萬才先生於10月5日中午安詳逝世,頓時不勝唏噓。   蔡萬才先生是我的堂姑丈,他在1955年與我的堂叔公楊肇嘉先生的三女湘薰姑姑結婚,故我楊家的同輩都稱他為「萬才姑丈」。姑丈在1929年8月5日生於台灣竹南,他與一般人不同,自青年時代起,就關心台灣政治,也參與政治活動,他因此被我堂叔公選為乘龍快婿,當年我堂叔公擔任吳國楨「省府」團隊的民政廳長。台灣在二二八事件以降,因為「省籍」情結,常引發紛爭,叔公認同與台灣人站在同一個立場的吳主席,也因此在吳國楨遭到整肅與罷黜後,他也遭到株連,被降為「省府」委員。   蔡萬才先生於1972年以無黨籍的身份當選增額立法委員,並於1975年與1980年連任立委,他在擔任立委期間,與同為黨外的黃信介先生成為莫逆之交。   由於蔡萬才先生有智慧、遠見、商業眼光及經營長才,所以他在很短的時間內就累積了很大的財富,在2009年與2012年,他被富比士雜誌評比為台灣首富。   我感念萬才姑丈,我之所以感念他,並不是因為他有地位,有財富,而是因為他對黨外及民主進步黨的資助,特別是在1988年與1989年,黃信介擔任第三與第四屆黨主席那段期間,每次在中央黨部發薪水給黨工之時,蔡先生就是救急的貴人,黃主席的難處與蔡先生的慷慨,當時在中央黨部任職的我就是最好的見證人。   我在南加州的一位老朋友林水泉先生對蔡先生在黨外時代透過黃信介慷慨資助黨外人士的故事知之甚詳,他至今對這些鮮為人知的事記憶猶新,而且津津樂道。   我在民進黨創立後回台灣工作那幾年,與黃信介先生有較密切的互動,也因此與蔡先生也有比以前較多的往來,這其中最讓我感動的一件事是:  在1993年,我捲土重來,再度參選台中縣長時,黃信介先生向萬才姑丈開口,請姑丈贊助若干競選經費。我在投票前一天的全縣掃街造勢與拜票的車隊遊行中,富邦銀行台中市分行的經理親自驅車,追尋遊行車隊數十公里,終將一大包贊助金送到我的手中,這種真情與恩情教我終生難忘。   萬才姑丈,請安息吧!您福壽雙全,您安詳而終,這是老天對您的眷顧與恩賜,我相信台灣人與民進黨會永遠懷念您,感謝您。   (作者楊嘉猷,現為台美人歷史協會會長)1008

太空法(謝慶雲)

傳說中的青年教授,三十八歲擔任大學Political Science、政治學系主任。彭明敏留學法國,在巴黎大學研究Space law;太空法規劃將來,在Outer space人類如何和平相處,包括人造火箭及衛星。 太陽餘輝中看見cirrus clouds,像羽毛、像棉花、最高層的卷雲。 比Cirrus更遠,Outer space在海拔100公里以上高空;空氣稀薄不足於承載飛機,所以採用藉反作用力推進的火箭、Rocket。 1957年10月蘇聯發射Sputnik,有4支external radio antennas。是不是單純的通訊衛星並不重要,得到宣傳效果、成功發射世界第一個人造衛星;造成西方國家的危機感,Sputnik crisis拖累股價,引起Space Race、航太發展競賽。 美國終於在1958年3月發射了Explore No.1,隨後英國、Canada、Italy也加入了Artificial Satelite俱樂部。 彭教授研究太空法,是規範太空軌道上的交通規則?大氣層外無空氣阻力,也無地面行車可藉friction、摩擦力在短距離剎車。 等一下請教彭教授,但是已經過了九點還未到。 1964年中秋節的賞月會,吳家除了準備義美月餅、也泡上等的茶心茶(te sim te)。 一年前認識的親堂謝聰敏也無(buo)來賞月。

謝慶雲>來去聽證會

坐在吳銘輝後面e鄭議員和林議員,正在討論50年代的韓戰。 二十多年前韓國總統李承晚(seng buan)曾來Taipak(台北)商請蔣介石出兵中國,在福建開闢新戰場以分散共匪在Korea的軍力。蔣介石則希望派兵韓國戰場,最終並未参戰、錯失了直搗鴨綠江e機會。 「咱都從媒体讀過當時李承晚和蔣介石的討論結果,」吳議員轉身向後排、表示意見:「表面上是二人e意見未趨於一致。如果蔣軍真受李承晚邀請参戰Korea,也得美國e最終同意。」 林議員並不同意銘輝所說,主張ROC自己有主權。 「戰爭要不要用錢?需不需武器?嘟一項免靠美援,」吳議員said:「嘟一項免靠美國e支持?韓戰爆發於1950年6月25日,二日後的6月27日美國第7艦隊開進Taiwan Strait、杜魯門總統即聲明:『台灣地位未定』。此則公開聲明、表示蔣介石軍團之佔領台灣是非法的。1945年10月25日麥克阿瑟命令蔣介石接受台灣的二十萬日本軍,蔣介石卻欺騙台灣人回歸祖國。」

謝慶雲>來去聽證會

舊年的美國總統初選,候選人之中卡特屬於比較不著名(chut mia)的,但是獲得民主黨提名。市政府女秘書解說Carter當選總統e關健,在於提出改善南美洲人權的政見。 「畢業於海軍官校,」由卡特的資歷,莊議員猜測:「Carter艦長駛(sai)船去拉丁美洲時,目睹軍人獨裁者的暴虐!」 「艦長時代e南美洲記憶!」銘輝講:「我所知(chai)的另一說是競選期間,Carter閱讀(wat tak)的週刊、雜誌的啟示。」 「不是閱讀,」李議員說:「Carter接受訪問,競選期間接受花花公子雜誌社的訪問。」 「Playboy   Interview!Carter講甚麽?」女秘書正經的問,同時聽見笑聲。 雖然不是笑自己,女秘書後悔問這個問題。但看見年輕、剪短髮e吳議員回答: 「Playboy magazine、Carter所講e一段我記得: I've looked on a lot of women with lust.」 一面黑板就掛在身邊的牆壁,銘輝寫全句:I've looked on a lot of women with lust. I've committed adultery in my heart many times.在Lust上面注明〈性慾〉,adultery上面注明〈通姦〉。 「吳議員無娶某(bo、wife),有閒就讀Playboy。」許議員笑說。 銘輝搖頭:「上英語課讀的,My English teacher選這段Playboy做教材。」

謝慶雲>來去聽證會

「在陸戰隊,也開戰車、水上坦克。」銘輝講:「台灣話叫做水鴨仔。」 蔡副議長想起布袋鄰居e養鴨場:「水鴨仔比喻坦克,size差太多(che)。」 「英國海軍比喻bigger size 的buffaro,夏日浸在淺水e水牛。」銘輝笑答,「划行於水面、在地面上慢步e水鴨仔更像戰車和船合体(hap teh)的水上坦克。」 「水鴨仔是兩棲動物,陸戰隊是兩棲部隊。」簡船長似乎同意銘輝的水鴨仔比喻坦克。 「兩棲(leon chhe),英文怎樣講?」王市長問。 「Two wives。」銘輝正經的回答,但看蔡副議長和簡船長一齊笑出聲來。 蔡副議長:「大某(bo、wife)和細姨!」 「兩棲,Amphibious。」簡船長講。因為英文字太長,寫紙條交給王巿長。 「聽講巿長要去美國訪問姊妹市,」簡船長問:「王市長也要講英語oh!」 「讀他們寫的。」 銘輝猜測所謂『他們』,不是外交部、就是國民黨? 王市長繼續講:「他們不翻譯我寫e稿,堅持要我讀他們寫e英文。」 「如果是外交部寫的英文,應該真好。」 「問題是,內容不是真的。」

徐惠>白恐陰魂與我

相信三、四、五零年代的朋友 很多都有過升學考的壓力也經歷過放榜後「幾家歡樂幾家愁」的心境。我也不例外,小學畢業後因落榜「省」中而「愁不勝愁」(全家人「愁」一起),即使  是「縣」中榜上的狀元也被兄姐譏為「帶衰」、「丟盡徐家的臉」「大家都是省中生 ⋯⋯⋯」「 ⋯⋯⋯  去重考 」為此,被自家人「留級 」再換所學校「重修」(小七),次年才雪恥復「愁」、擠進「省」校行列。但  到今天我還不能明白 一個初中畢業後就得失學走入「工」界的孩子,她出自「省」中或「縣」中有那麼重要嗎 ? 真的,阿爸的祖父「古早」時代「好歹」還是個秀才;阿爸也在「孤兒寡母」的困境中自修上進,苦讀後通過日治時代「公校」(小學)新竹司檢定合格取得教師資力  執教數年。很不幸 最後卻為了再準備升等檢測取得校長/督學長的資歷而積勞成疾,染上肺結核 被迫離開了教育崗位。再說,阿爸的 11 個小孩 中的10個,各個在學的成績多能名列前茅,甚至直升高中、保送大學。徐家在鄉里間 雖因大哥的「匪案」被某些人鄙視,但也不能不誇讚的「書香家庭」。而我 ?在校「中等生」、在家卻總在這 11 個小孩中  名列倒數「冠軍」,著實讓我深感鬱卒、丟臉與自責。 可惜 父母為環境所迫而「重男輕女」 ~ 女孩子則不管是校長/老師願意幫忙支付學費的「直升」或「保送」也是「枉然」的。理由居然是 「學費不必付,但  我們家的生活費誰能幫忙承擔 ?」用我的膝蓋想也知道,其實 他們真正擔心的是七個「賠錢貨」,只要破了例,會應付得沒完沒了~  正如他們說,兩把老骨頭都賣了還是不夠    !七個女兒 除了我與么妹之外,每個姐姐或大或小都是倆老的「提款機」;四姊做生意、離家最近 加上孝心使然...

陳東榮>阿母,汝的這雙手

草地的暗暝,霧霧的燈火,紅囝的我,汝的雙手,惜惜抱著我,乖玲仔,免驚,卡將佇這。 庴前的灰庭,硬硬的土腳,仆倒的我,汝的雙手,將我牽起來,阿憲仔,勇敢,繼續擱行。 傷心的情書,無情的字句,失戀的我,汝的雙手,將我扶條條,阿榮仔,嘜哭,擱找就有。 額頭的冰袋,嘴內的度針,破病的我,汝的雙手,飼我吃薑汁,阿清仔,緊好,欲飲著講。 烘爐的炭火, 鼎中的蛋包,補習的我,汝的雙手,替我煮點心,阿吉仔,緊吃 ,吃飽去睏。 鬧熱的鑼聲,結彩的門口,出嫁的我,汝的雙手,牽著我的手,阿琴仔,緊去,做人好某。 床頂的卡將,已經九十一,虛弱的汝,汝的雙手,猶原牽著我, 卡將仔,多謝,一切攏靠汝的這雙手。

謝慶雲>來去聽證會

「聽說吳議員要去Tahiti?」 「嗯!」銘輝點頭,但問黃(Ng)老先生:「也是陳小姐對你講的?」 「田醫師講的。」黃先生回答。 「我要去diving,」銘輝不想再提起passport申請不出來的事,講夢想中e南太平洋:「大溪地e島嶼、French Polynesia,大大小小有118 islands!其中Bora Bora island,」 黃老先生講:「陳小姐也會chan chui bi(潛水)!」 等黃老先生不再講,銘輝才continue, 「南半球的night sky,我也想去看看。」 「從大溪地,敢看會著北極星?」 「嘿!」銘輝想著Polaris會在水平線上或水平線下? 「北斗七星呢?」 「北斗七星,」銘輝回答:「我猜想一半時間在水平線上、一半時間在水平線下。」

雪華:愛情

愛情 親像微微的春風 吹面上 清涼 置心中 愛情 親像大海浪 沖著海岸 波動 力真強 失戀 親像小船隻 漂流置海中 失去方向 不知何去何從 茫茫 戆戆 心悲傷

謝慶雲>台灣苦夏

「想起a riddle.」Rice 微笑着。 為甚麼忽然提起猜謎?看Rice的笑容(chhio yong),鄭博士本來想說You have a beautiful smile,惟恐唐突,鄭博士改口問:「An English riddle?」 「A Taiwanese riddle。」Rice了解台灣,竟然及於謎語(gu)! 使鄭博士驚喜:「謎題如詩句,含畜而講不十(chap)分清楚。」 「是甚麼詩,像猜謎?」 「我舉一個例,大約四十年前、一位台灣的小學生寫日文詩《温度計》,翻譯做English:“The thermometer, very hot very hot, the body keeps rising.”」 「向上伸張的,便是温度計的水銀柱(chui gin tiau)。」 「如果the thermometer做謎底,Very hot、very hot,the body keeps rising做謎面。」Rice點着頭,問這位小詩人長大後繼續寫作? 「這位小詩人叫做Ng leng chi(黄靈芝),1925年出生於台灣台南州。大戰後仍用日文(jit bun)寫小說,寫日本的hai ku、俳句,短歌。 有一首《台灣苦夏》,記得其詩句:風吹不進街市是甚麼糊(ko)在皮膚上?不能思考,答非所問睏去的時,又像醒醒。」0906

謝慶雲獨立運動的搖籃

「衣索比亞的首都叫做Addis Ababa,不是人名、聰明的Ali Baba。」 「哈哈!」Dr.鄭笑說:「真正聰明的是the story teller of Arabian Night、阿拉伯宰相的女兒Scheherazad。」 「Scheherazad,古早的story teller。今日在Washington DC,有一位現代講故事的能手、就是你的CPA朋友!」所說會計師朋友,便是熟悉(sek sai)參議員、寫介紹信的王前輩。 女助理繼續說:「聽說會計師因為愛講古,被選為堪薩斯大學的中國同學會會長。」 「不可能,我的朋友不會参加名為China的甚麽會。」鄭博士說王前輩在台灣的故事:「半工半讀的學生時代,王前輩不准小妹到屬於國民黨的民眾服務站上班。」 「但是中國同學會,聽說是台灣學生創立的。」 「國民黨的職業學生設立、登記的。」鄭博士肯定的說。 「甚麼職業學生?」 「China國民黨的特務,臥底在外國的大學,監視台灣的留學生。」 女助理問:「被監視的台灣學生,不得不參加國民黨特務所辦的中國同學會?」 「台灣學生唾棄這個假冒中國的同學會,另外組織台灣同學會。」鄭博士解說:「王會計師於1965年留學Kansas State University,参加的是台灣同學會,被選為會長。負起向堪薩斯大學正式登記的責任。但是只准一個(chit e)同學會代表一個地區,學校特別舉辦聽證會、由15位教授和15位學生組成。参加聽證會的王會長、以合理的證詞擊敗對手。」 女助理說:「所以台灣同學會順利成為Kansas大學代表台灣的社團!」 「中間有一些曲折(kiot chet),大學拒絕了蔣介石夫人宋美齡以每個月捐贈三万美元的利誘、要求改回為China同學會。」 女助理問:「每月捐贈的thirty thousand US dollars,是不是十億美援款的一部分?」 「不知道,也可能用台灣人納的稅金(kim)。」鄭博士繼續說:「國民黨也試圖收買王會長,要辦全美國的台灣旅美大專聯誼會,讓王會長擔任第一屈會長,但被王會長拒絕。」

徐惠>春花報喜

每年農曆正月,為期一個月的木蘭花開滿樹,在長出綠葉前 擅自帥先來個「花博」秀。 隔壁墨裔太太總是從她的二樓往下觀賞,正如每晚 9 ~10點 迪士尼的晚安煙火秀 一覽無遺 就在她們二樓大窗前。(阿呆的我卻太早「未雨綢繆」怕老了無法爬梯,買屋只挑一層房,否則兩家同個 VIEW 每晚的煙火秀 真是賺翻了),「木蘭花( Magnolia) 太美妙了!」十多年來她怎麼看都不厭倦 給與相同的讚嘆 唯一只嫌「花期太短」! 我教她唱「何日君再來」才唱第一句:好花不長開 好景不常在 ⋯⋯⋯ 她都還沒開口跟唱 已點頭 如搗蒜,眼神已先告知 那股同齡的我倆可以相互體會的心思意境。 我再教她那首最標準的臺灣歌「雨夜花」:雨夜花 雨夜花 受風雨吹落地,無人看顧  ⋯⋯⋯。 她望著樹下掉落的花瓣聽我唱歌並提及當年臺灣人的無耐;數百年來受盡次殖民統治者的凌虐,臺灣人的反抗 犧牲的悲哀 ⋯⋯⋯ 如今好不容易「民主」與「繁榮」已受全世界的肯定,KMT 卻串通 POC 「橫柴入灶」「瞎掰硬稱」試想將臺灣再推入另一波次殖民的「萬丈深淵」! 她的眼光閃著淚水 安慰我:「川普總統不是正在解決這個問題?希望他不像一般「政客」隨便 說說;在選前他說要在美墨之間築高牆也造成我們很不開心,但想想 他並非反墨裔移民 而是為 了「國安」反對所有非法入境的人。他很有魄力...

謝慶雲>來去聽證會

遠在土星外圍,天王星繞行太陽一大輪(chit tua ling)、需要較久時間;84-year orbit around the Sun。 銘輝心算84年大約等於one thousand months,一千個月分配在天空360度的圓周,渡一度要三個月久。緩慢的腳步,移動於夜空的object、被看做a star(恆星)? 蔡副議長想著所讀日文的天文書刊,「勤勉、細心e天文學家才看分明,Herschel於1781年3月13日觀測Gemini、雙子星座;發現an object在background stars中間移動,認為是一粒(liap)新天体、Herschel assumed it was a comet。 並於3月22日發表發現遠方e彗星,其他天文學家參予further study而判斷Herschel發現a new planet、新的行星。 擴展了太陽系已知的界限,Herschel一夜成名。 Herschel was a great observational astronomer.

謝慶雲>來去聽證會

經過松山、汐止、五堵、七堵、八堵,這一段台灣e早期鐵路;19世紀便已經通車,百年來改變了多少? 初期的車廂可能比較短,如果一畔(peng)三排,兩畔十二人(chap ji lang)、就是十二人座。通車初期來不及印火車票,用毛筆添寫地名台北、汐止、五堵、八堵等等在郵票正面,當做車票使用! 所以台灣e郵政比鐵路更早,設在台南、台北、新竹、彰化、台中的電報局兼辦郵政。敷設海底電纜、submarine communications cable,自安平連接澎湖。 不同於騎機車旅行,銘輝想坐火車旅行也有好處、才能想東想西。 吹著東北季風,大溪也落著小雨。從月台上便看見車站外的紅色磚仔厝,淋(lam)著雨水。是冷凍廠,或罐頭食品工場? 「吳議員!」 一位陌生人,銘輝認出是張鄉長,因為以前看過相片。 張鄉長拉著銘輝:「來去蘇澳!」 「我要去水產加工場,張鄉長!」 「顏老板,交代我帶你去蘇澳!」張鄉長指銘輝坐來e這班火車。
- Advertisement -

最關注新聞

最新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