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十一月 19, 2018

台美文藝

謝慶雲> 月球上的盆地

謝慶雲> 月球上的盆地<7> 提交 列印 Twitter 與朋友分享 一個禮拜來同舟,Miles向(hion)這位知識豊富的舵手,請教過mandarin (滿大人、北京話)。 Jerry說自己會看mandarin,不會寫mandarin;英語、西班牙語也一樣。 諸多天文學e名詞,採用拉丁語。月球上的大盆地、vast basins,被看做the lunar maria、月海。Maria是海、mare的複數。 「有一個透明海!Sea of transparency?」 「Mare Tranquillitatis,不是透明。」 「Sea of tranquility,寧靜海、the largest mare in the moon?」 「在月海中,寧靜海不算最大。」 Miles grabbed the binoculars:「The Moon Rabbit,由五個、六個盆地構成。其中寧靜海不過月兔的面(bing)部,頭部比身軀小。」 「兔仔在月中掙米,the mortar、掙臼是唯一被稱為ocean的月海,才是最大的盆地。Ocean of storms, Oceanus Procellarum,風暴洋。」

吳明美>憶通學甘苦

老伴退休後, 在後院種植一些蔬菜水果。他在都市長大,是標準的「都市聳」,對此道從毫無知識與經驗起家。我從小在「草地」長大,雖然是草地人,卻對草地過敏,又對蜘蛛和蜘蛛網患有「超恐懼症」。因此,我就心安理得地只問收穫,不問耕耘。理所當然地,後院蔬果小收穫的喜悅就成為我們退休居家一大樂事。另一大樂事就是憶往懷舊,我喜歡享受年輕時少有的清閒。往事涓涓滴滴,栩栩如生,一幕一幕地浮現在我眼前,縈繞我心… 1950年代,是我上嘉義女中初中和高中的時候。那時家住新港,乘北港線小火車通學了六年。小小年紀,每天清晨五點鐘起床, 吃完早餐(不想吃也得吃) 後,準備就緒,帶著便當,背著沉重的書包,走去坐小火車。當時不覺得辛苦,也毫無怨言, 因為兄姊和同學們都如此,就認為日子是應該如此過的。 記得那時一天只有三班車: 早上、中午和下午。 若沒趕上火車, 幾乎當天就要缺課了。因此,有些同學到站遲了,拚命追趕火車的險象環生。有幾位超強女生,攀跳矮牆,追跳已經開走的列車。 在眾目睽睽下,表演觸目驚心的鏡頭, 讓大家為她揘一把冷汗。跳上車後,又大吐一番,真夠狼狽可憐! 男生追趕火車的情景時有所見,見怪不怪。有時候,每個車廂都擠得水泄不通。我曾經被擠得只能站一腳而「金雞獨立」一、二小時之久。 有時候, 色情狂(社會人士) 在擠車時趁火打劫, 對女性毛手毛腳。 鄉下來的大姑娘(草地查某) 往往破口大罵。 然而,女學生臉皮薄,通常不知所措地忍耐著,不敢聲張地委曲自己,概括承受,噁心至極! 那年代的女性大多百依百順, 不知尋求管道去討回公道。 在車廂內的一、二小時, 在乘客不擁擠的情況下, 大多數學生都靜靜看書, 準備當天的小考或溫習功課。 有些農校男生愛說笑話, 裝瘋賣傻, 大概是無聊又愛表現。 若有女生一笑, 正中下懷, 馬上成為被調戲的對象。有些笑話令人起雞皮疙瘩, 偶爾妙語如珠, 也只能置若罔聞, 極力忍笑,否則必慘遭調戲。表面上他們似乎是在娛樂大眾,其實是藉機調戲女生。 不過,...

市長的智慧(謝慶雲)

《政策正確但人民演錯角色》一文,陳茂雄教授提起以前陳水扁市長推動重大政策之前先做民調,市長的心中有市民! 雖然不曾誇張自己的IQ,陳水扁的智慧人人知影。 現任的台北市長成功逼使民進黨讓賢、他的智慧也不可否認,即使不公開IQ159。 一個人不是生下來便萬事通,智慧是會不會應用經驗。自己所經驗過的、或看別人的經驗也能獲得智慧。 譬如聽見甚麼人去China被camera的傳闡,避免自己重蹈覆轍而取消了行程,也有一位民進黨蔡立委便請太太隨行做伴。 40 years ago的舊事,高雄市王玉雲市長被國民黨指派和美國喬治亞州的平原鎮、Plains締結姊妹市。這個Plains有二百間厝,人口不足五百人。雖然是卡特總統的故鄉,王市長並不感覺光榮! 仝年1977的6月14日也去參加美國國會的台灣人權聽證會,王市長在聽證會中念國民黨交代的謊言、感覺羞恥。

楊遠薰>台美社區的形成(下 )

  4   1967年夏天,十多戶散居在美國中西部的台灣人基督徒家庭首度在威辛康辛州的日內瓦湖畔舉辦靈修會。經過三天兩夜的聚會,大家覺得無限溫馨,臨別依依,乃相約明年再聚。 這個靈修會因此隨後成立「中西部台灣人基督徒基金會(Midwest Formosan Christian Foundation,簡稱MFCF)」,年年舉辦,同時在芝加哥(伊利諾州)、底特律(密西根州)、俄亥俄州與愛荷華州成立分會。 1970年七月,美東地區的三十多戶台灣人基督徒亦假每國國慶日在賓州的Downingtown大學舉辦為期四天三夜的靈修會。同樣地,在非常感人的氣氛下,眾人決定年年舉辦。 1972年參加第三屆美東台灣基督徒靈修會的台灣學生 由左至右:張初穗、林慧美、黃凰鳳、許希哲、黃柯明珠、黃碧鳳、林千千、黃惠美   美東台灣人基督徒靈修會舉辦至第四屆時,開放予非基督徒的台灣人參加,結果湧進大批台灣鄉親,成為爾後延續迄今達四十七年歷史的美東台灣人夏令會(TAC/EC註1)。 美東夏令會在其巔峰的1986年,參加人數多達一千六百人,如今每年亦有400至700人參加,是海外台灣人一年一度最大的聚會。 繼美東台灣人夏令會之後,美國中西部、南區、東南區與平原區亦相繼成立一年一度的台灣人夏令會或秋令營。 八十年代是留學潮時代到美國的台灣人壯年的時期,全北美性的台美人社團如北美洲台灣人教授協會(NATPA註2)、台灣公共事務協會(FAPA註3)、北美洲台灣人醫師協會(NATMA註4)、北美洲台灣婦女會(NATWA註5)、全美台灣客家會、台灣商會、台灣人科技協會…等如雨後春筍般地成立。每個全美性社團在各大城市皆設分會,頻頻舉辦活動,台美社區因此充滿生氣。 其時的台灣正步步邁向民主化,海外的台僑與島內挑戰威權統治的民主鬥士相結合,形成一股澎湃的聲勢。當時,島內的民主鬥士經常接二連三地訪問在美國各大城的台僑社區,在受到鄉親的熱烈歡迎之際,同時也帶動各地台美人去國懷鄉的情懷與認同台灣的情感。 同時,當年隨父母參加靈修會或夏令會時還在蹣跚學步的小小朋友亦逐漸長成生蹦活跳、精力充沛的中學生(teenager),一些父母開始思考如何帶領這些在美國長大的孩子們。 1980年,中西部台灣人基督徒靈修會在連續主辦十三年後,決定轉型,改辦一年一度為期一星期的台美青少年夏令營。其所隸屬的基金會亦更名為「台灣人協進會(Taiwanese American Foundation )」,簡稱TAF。結果,TAF台美青少年夏令營不久即名揚美國與加拿大各地。 TAF夏令營開辦後,反應即十分良好。因為這些台美孩子平日生活在美國主流的生活圈裡,難得遇到這麼多與自己背景、年紀及長相都相同的孩子,個個非常興奮,日日夜夜都有分享不完的話題。 也因此,TAF台美青少年夏令營迄今連續舉辦37年,每年都吸引許多來自美、加各地的孩子。三十多年來,TAF造就許多認同台灣為其Heritage(傳統)的台美青年。他們之間也形成一個親密的聯絡網。  參加TAF台美青少年夏令營的孩子們 1982年,美東台灣人夏令會亦開始增設青少年節目,稱為TANG (Taiwanese American Next Generation),由其時正在唸大學與高中的第二代子弟自行策劃節目。同樣地,TANG吸引了許多美東地區的台美孩子參加,連續舉辦迄今達35年。 如今,當年參加TANG的孩子大都已成家立業,成為美國社會的中堅份子。所以自2015年開始,TANG成立「Tiny Tots (小小朋友)」program,由年輕的台美第二代父母帶著第三代的幼兒前來參加。今(2016)年,參加TANG的台美第二代與第三代多達兩百多人,顯示台美傳承的火炬已經順利地在交接中。 2016年參加美東台灣人夏令會的第二代與第三代台美人   紐約市始終是美國的第一大城,也是六、七、八十年代台灣人的風華之地。早期熱心台灣人運動的留學生常相約畢業後到紐約謀職,因此在七、八十年代,紐約聚集了許多台灣人運動的風雲人物。 早在六十年代後期,一些熱心的同鄉便希望能如日本人擁有日本會館般,台灣人亦擁有一棟提供鄉親聚會的公厝。 後來,同鄉葉國勢等人合組一個公司,集資在曼哈坦的百老匯街(Broadway)買下一棟古舊的樓房,取名「台灣樓」,讓初到紐約無處居住的鄉親有個暫棲之處。然而這棟樓房因為太老舊,維修困難,以致在1975年賣掉,結束了海外台灣人第一個會館夢。 八十年代,來自台灣的大批新移民湧進紐約皇后區的法拉盛(Flushing),使得該地區街頭的中文招牌林立,一時有「小台北」之稱。這時,在紐約的台灣人再度興起購置會館的念頭,便成立建館籌備委員會,共推陳隆豐律師為建館主任委員,此後開始展開一連串募款與覓館的活動。 皇天不負苦心人,紐約的建館籌委會終於在1985年買下座落在法拉盛北方大道上的一棟建築,再經過一年的整修,於1986年正式開幕,此乃屹立迄今美麗堂皇的「紐約台灣會館」。 由於「紐約台灣會館」是第一所海外台灣人自己募款集資興建的公厝,紐約鄉親十分自豪,將之稱為「天下第一館」,期待此後在全球各地凡有台灣人聚集的地方,便有台灣會館,實現海外一家親的美夢。 大洛杉磯台灣會館的理事們合影於會館前   九十年代,北美洲各地台灣人聚集較多的地方果然紛紛掀起營造台美社區與興建會館夢。1991年,德州的鄉親成立「休士頓台灣人活動中心」。1997年,南加州的「聖地牙哥台灣中心」相繼成立。1998年,南加州的「大洛杉磯台灣會館」亦宣告成立。 進入兩千年,加拿大溫哥華的「台加文化中心」率先在2001年成立。接著,「北加州台灣會館」於2003年成立。2004年,座落在美國首都的「大華府台灣文化中心」亦掛牌成立。至此,在美國的台美人社區儼然成形。 聖地牙哥台灣中心 5 成立一個台美社區究竟需要多少人力基礎?我們可由2010年美國人口普查的一些數據看出一些端倪。 根據美國2010年的美國人口普查,台美人聚集最多的六個地方依次為: 1) 加州, 110,000人 2) 紐約, 18,000人 3  ) 德州, 16,000人 4) 紐澤西,10,000人 5) 大華府地區 (馬里蘭州 +維吉尼亞州+華府特區) 10,000 6) 華盛頓州,8,100人 目前在北美洲有台灣會館或文化中心的地方則如下: 1) 紐約台灣會館 2) 休士頓台灣人活動中心 3) 聖地牙哥台灣文化中心 4) 大洛杉磯台灣會館 5) 北加州台灣會館 6) 大華府台灣文化中心(擴建中) 7) 台加文化中心 若比照上述兩項資料,不難發現加州因為有十一萬的台美人,所以能「養」三個台美人社區中心。紐約與德州各有一萬五千多些的台美人,尚能各自經營一個台美人社區。紐澤西與大華府地區因為各只有一萬名台美人,所以長期都在夢想與規劃擁有一棟台灣會館或文化中心的階段中。 以大華府地區為例作說明。大華府地區係包括華盛頓特區(Washington, D.C.)及以波多馬克(Potomac)河相隔的馬里蘭州與維吉尼亞州,總面積約是台灣的四倍大。住在華盛頓特區的台灣人其實很少,只有4,000人,其餘都散居在馬里蘭與維吉尼亞兩州,總共湊足一萬名台美人。 大華府鄉親自1994年即成立台灣文化中心籌備委員會,每年公開募款,至2003年年底總算在華府北郊買下一間民宅。  大華府台灣文化中心 2004年,這棟民宅經過整修,正式掛起「大華府台灣文化中心」的招牌。然而因為民宅太小,僅能提供小型的聚會,所以籌委會繼續募款,總算在2016年宣布即將擴建民宅為一所能容兩、三百人聚會的社區中心。 由此可見,北美各地每一所台灣會館或文化中心的成立,都是許多熱心鄉親經過許多年的募款與努力,一點一滴地累積而成的。但也因為大家有一個共同的目標,無形中團結了在地的台灣人,營建了一個凝聚力甚強的台美人社區。 至於長期經營區域性的台灣人夏令會需要多少人力?且看下列兩項比照。 根據美國2010年的人口普查,台美人聚集最多的地方第七至第十二名排行如下: 7) 伊利諾州 (芝加哥), 6,700人 8) 麻薩諸塞州 (波士頓),5,400人 9) 佛羅里達州,4,200 人 10) 賓夕凡尼亞州 (費城), 3,800人 11)密西根州, 3,300人 12) 俄亥俄州,3.200人 舉辦迄今達47年歷史的美東台灣人夏令會向來由下列五個地區的同鄉輪流主辦: 1)波士頓(麻薩諸塞州):5,400人 2)紐約: 18,000人 4) 費城(賓州):3,800人 5) 大華府地區 (馬里蘭州 +維吉尼亞州+華府特區);10,000人 這五個地區的台美人加起來共47,200人,若加上康乃狄克州的1,200人,則整個美東台灣人夏令會涵蓋的地區共有將近五萬名的台美人。 至於舉辦迄今達37年歷史的TAF台美青少年夏令營則主要涵蓋下列三州: 1)...

謝慶雲>種樹仔

2000年選後,錢尼(Dick Cheney)、Colin Powell(後來擔任Deputy Secretary of State)、黑米(O Bi、black Rice)、Richard mitage等人來Prairie Chapel Ranch,等待民主黨確認選舉結果。 去牧場走走(chau)、或騎(khia)bicycle到處看看。 回來講起所見青草中跳上跳下的水蛙(chui ke)、水溝裏e魚仔(hi ah),又講小溪旁有東方人咧種樹仔。 布希並不知他們何時購置the Koo Ranch,何日搬來?只知他們是台灣人,不是Chinese。將來擔任總統,也可招待各國政要來Prairie Chapel Ranch!有人指Time、Newsweek的front page,是陳水扁e像。 「落伍e五千年文化中,一位台灣人。」

王大方:錦纏道

靨靨流光,翠黛點星如雨。 便春風、亦曾輕妒,天然麗色胭脂鑄。 綠鬢歡歌,白首欣回顧。嘆黃裳信美,朱顏難駐。 甚端凝、溫言如故。問神僊、歲歲花開處,丰姿最好,猶是千年樹。 (看到高中學時最美的一位同學的照片,有些見老了,從工筆重彩變成寫意水墨,還是...很好看)   0628-2013

吳明美>洗手趣談

數年前,四歲的男孫卓納來訪。一進門,就站上我特別為他準備的小凳子,開始洗手。他抹上肥皂,認真沖洗,一面唸著: 「abcde……xyz。」我忍不住問他: 「你在幹什麼? 」他說: 「媽咪教我洗手時, 一定要唸26個字母。唸完時,也就是手洗乾淨的時候了! 」我一面誇他乖, 一面心中暗喜。女兒能作育英才,也會循循善誘小孩子養成好習慣,真不愧為教育家。不料,第二天,卓納洗手時,只唸abcde…,中間省掉了,就跳到xyz。我詫異地問他何故。他告訴我,阿公如此做,他在學阿公, 真讓我啼笑皆非!老伴在大學教「人體生理學」,堅持他不像我那麼認真洗手, 才比我有免疫力。 我們倆老說笑也罷,卻給小孫子壞榜樣,真是罪不可贖! 回想在台灣初中二年級時學「生理衛生」課,「生理」與「衛生」合併不可分離。如今這一位「人體生理學」教授只教「生理」而不講「衛生」,讓我徒呼奈何! 隔年,卓納再來訪,洗手時,再也不唸字母了。我再問他何故,他認為唸字母是小baby的事,他已經畢業了。 “I am really too old for  that!” 一副老氣橫秋的樣子,非常可愛!很可惜,沒有即時當場錄音錄影。 醫生的診所內,醫生對病人的觸診,須要高敏感度的觸感,醫生就不宜戴手套,例如乳房、頸部腫瘤的觸診和翻眼皮看眼睛等等。此時,醫生的洗手,各有千秋, 恕我斗膽直言。 有的醫生觸診前後都不洗手, 明明診療室內有洗手或消毒手的設備。 這類醫生不洗手已習以為常,本性難改。有的醫生觸診前洗手,事後不洗。 這類醫生尊重保護病人,卻忘了自己。有的醫生觸診前不洗手, 事後才洗手。這類醫生只保護自己, 不顧病人。有一位我很尊敬的K醫師,她的學歷經歷都是頂尖, 又很關心病人。她看病很準時,不像有些醫生, 讓病人等二、三小時之久, 看完病時, 虛弱的病人已精疲力竭了。K醫師觸診前後,手都洗得很透徹, 真是精中有細,讓我心服之至! 又曾經有一位鄉親回台時,...

雪華>思鄉

客居異國鄉思濃, 情懷慈母憶音容; 獨守深閨伴孤寂, 一床明月一窗風。

謝慶雲>來去聽證會

待宵草,黃昏時份才開花(khui hue)、開到天光。 開花時避免受日光直射,選擇涼爽的evening? 待宵草也叫做月見草(guat keng chhau),据說其原產地在Mexico的北方。 月見草生長於地勢較高,竹崎(tek kia)以上,阿里山線我家運送店,各支店的店口或後院。 Alpine plant,月見草屬於高山植物? 「在Pun Ki(糞箕)湖支店e後院,」銘輝講曾經從黃昏時份觀察月見草e花咧開。」 「日本話讀做tsu ki mi so?」張鄉長問:「月見草開黄色的花?」 「黃昏時份還是含苞的花蕾,是純白色。當花瓣慢慢展開,才看見淺粉紅色!觀察了三點鐘久,我才去睏(sleep)。」 「無人来做伴?」 「當時我讀小學,因為嘉義常常受美機空襲,疏開去竹崎。」銘輝講:「父親讓我自由往來於各支店,在值夜室過夜。」

謝慶雲>地球上的月影

The great American eclipse,8月21日的熄日(shit jit)將橫貫美國本土。 大約70 miles闊度的日全食、Total eclipse,從西岸的Oregon延伸到東岸的South Calorina。 從西岸到東岸!不是像日出、從東畔(peng)升起,移向西畔(sai peng)? 熄日是陽光被月球遮(jia)住,投影在大地。像樹仔影,當日頭在東畔,樹仔影在西畔(sai peng)!而下午,樹仔影、月影都傾向東畔! 不是平時的明月,熄日中間所看見的moon是black moon,不受陽光的另一面。 希臘人所寫歷史上的熄日故事,公元前, Homer的史詩? 不是Iliad,也不是Odyssey。 歷史學家Herodotus所寫鄰國Lydia, 最早使用鑄幣的國家,在小亞細亞、Asia Minor。 大約公元前600年,Lydia and Mede的戰爭持續多年;Greek philosopher Thales預言十多年後的一個熄日, solar eclipse發生之後,戰爭才會結束。 果然熄日(shit jit)發生在公元前582年5月28日,當日頭再出現,兩方的將兵並未重操干戈,而結束了兩國仇怨。

謝慶雲>來去聽證會

簡船長要乘第一班夜行(ya heng)回大溪(tai khe)。 「換宜蘭線,在台北或八堵搬(puan、change)車?」銘輝問,也想去蘇澳拜訪老朋友。 為甚麼要換車宜蘭線?簡船長想一想才含笑回答: 「不是北海岸的大溪港,也不是吳議員所響往世界性名校、diving school的所在、遠在南半球的大溪地。」 船長繼續講:「我家在桃園。」 蔡副議長冷笑:「就是擁有蔣介石別墅的桃園大溪!」 「掛這個名不擁有甚麼,」簡船長講:「使人感覺恥辱!」 「大貝湖也有,Chian Kai Sek別墅不計其數。」 「大溪別墅本來是日本三井物產株式會社台灣農林的員工招待所。」 「1899年三井物產成立角板山製茶工場,興盛時期曾經日夜開工、機器24點鐘運轉,生產綠茶、紅茶。運銷日本、歐美、非洲。」

謝慶雲>來去聽證會

「到底Captain的眼光敏銳,非一般觀光客可比!」 簡船長講自己不是坐遊覽車經過的觀光客!在Golan Heights住二晚三日,一位同鄉做嚮導。 「台灣同鄉,在戈蘭高地?」銘輝問。 「做傳教師!」 百年前英國人、美國、加拿大人來台灣傳教,今日台灣的傳教師已經到達地中海! 銘輝問傳教的對象,不讀(tak)新約、不信耶穌的以色列人和阿拉伯人? 「還有邊界緩衝區的聯合國駐軍。」 「戈蘭高地,大約有多少居民?」 「約10,000人,」簡船長回答:「戈蘭高地像濁水溪上游的鄉村,北部有林木、牧場。 「敢有人從事農耕?」 「田園(chang hng)見於Golan Heights南部。」 船長繼續講夜景,高地上點電燈或點蠟燭人家;點蠟燭的都是阿拉伯人。 「阿拉伯人拒絕現代化?」 簡船長搖頭:「因為接電要附建照的copy,阿拉伯人無建築執照!」 「由厝邊接電啊!」銘輝講阿里山的經驗。

雪華>晨曦

在我心裡 偶然      你留下回憶 如晨曦      絢麗 帶給我光芒      希望 溫暖我心      是你的燦爛 多少愁      遺忘 何時晨曦變夕陽 不一樣的亮光 仍然使我陶醉      神往 無覓處      西下斜陽 疏星度河漢 一切只是短暫      偶然 悄悄來      悄悄去 無蹤跡      無期許 空留回憶 默默思念      祝福你 我的晨曦

徐惠> 南加種龍眼

初初移居美國,最思念的食物除了蓬萊米、芭樂、蓮霧、蚵仔煎/麵線之外,荔枝、龍眼亦是午夜夢迴、枕頭上口水的「水龍頭」。 這棵龍眼18年前種在天普市老家,小小一棵 $60(已結果的 依大小再分 $120 - $200,甚至 $300)。前五年或許是乾燥加上夜間低溫,(又沒經驗)不易照顧、生長較慢;白天撐傘 / 夜裏蓋棉被在所難免∼ 曾在一場突來無預警的冰雹,樹葉落光心痛不已(連芭樂都落葉)。深怕樹栽「嗚呼哀哉」,從此細心照顧不敢怠慢。當時,臺灣民歌「蘭花草」歌詞中的「 一日看三回,看得花時過,龍眼(蘭花)卻依舊,苞也無一個。」真的足以道出我彼時的心境! 五年來,眼看著它逐年茁壯,雖然樹幹不像芭樂/桃/橘/檸檬一樣粗壯,樹枝甚至軟細,但,茂盛、綠油油的羽狀對生的葉子卻透露出它的成長,看在園丁 - 臺灣歐巴桑的眼裏,喜躍之情更是難以遮掩,相信將近2000天的努力,正要迎接開花結果的時機在即,女兒的一通電話:「妳再100天即將升閣當外婆,外孫的報到希望有妳的幫忙。 若妳無異議,請出售房子,搬到橙縣 。」 就這麼一通電話,我開始整理備裝、找來經紀人推出市場。沒想到短短一週就超順利售出。賣屋移地而居是難免有點擔心不習慣,但,最難割捨20棵水果樹,尤其老主人留下來(30歲以上)不可能搬走、女婿最愛的雙喜大柳橙橙及酸度適中超級香的黃檸檬,還有搬進此屋親手栽植的一棵果肥籽少、香脆味美的泰國芭樂和及這棵下個春天一到,就要開花結果的龍眼(籽小肉厚的福眼)! 老樹搬不動,蓮霧不敢動(貴氣 - 動了穩死)。買來兩個垃圾桶、培養土,桶底挖好通水孔,特請園丁小心翼翼挪動、種妥,暫放女兒後院三個月,直到找到新家,才移栽後院。 芭樂當年六月就照樣「生產 」,搬動傷氣是減了量;龍眼則大傷元氣,適應三年後才稍有起色、漸入佳境、開花結果。不過,連三年產量從30粒 ∼ 到50粒 ∼ 100粒。果樹竄升快速、枝長軟、葉超旺,我自做聰明,試想 ∼ 修短枝使其肥壯些。 OMG!次年找遍果樹才找到三粒,逗著小孫:找到的都給你吃。他超愛龍眼,找得雙眼「鬥雞」才看到兩粒,因此,我也享受到一粒!此後不敢亂修剪、動大刀,只能做些微整微修。 就這樣,收成也年增一年。今年春天滿樹小花蕊,整月滿園香。但,慘的這個春天是風太強、雨豐沛,加上這個e 世代蜜蜂又被手機趕跑,唯有離地近,藉著上頂枝葉和房屋高度遮蔽之效果,實纍纍,其他的則稀稀榔榔(或許驗證了那句古語 - 「高處不勝寒」吧!)。不過,再稀榔,比起過去 ∼ 已算大豐收啦! 「芩菜」算算,這篇短短文章卻也走過了 18年。難怪,上個月臺灣會館林董榮松醫師用心引來「園藝教室」老師傅說:你這代種龍眼,很可能下一代才能享受得到(要有心裏準備喔!)。 非常慶幸,我 18 年前就著手種龍眼,更慶幸搬到 OC 自己務農植菜。空氣、氣候均宜人,還有兒女的愛心關愛,(也是神的悲憫之受福者)原本咽咽一息的重病患者,還能看看這棵龍眼樹也由枯轉盛,榮景空前!(我的健康雖未能完全恢復,卻改善不少,很多知道我健康情況的親友,都希望我有機會教他們食療、養生之道)0716

謝慶雲>Oklahoma

發源於熱帶的hurricanes or typhoons,叫做tropical cyclone。Tornado、捲螺仔風(龍捲風)也是cyclone,在寒帶、在温帶、熱帶都可能產生,所以不屬於tropical cyclones。 Tornado發生在不隱定的低氣壓,當低氣壓鋒面經過Texas、Kansas、Florida等州,吸入南方墨西哥灣高温、高濕度的氣流,助長了tornadoes。 女助理自我介紹求學經過,畢業衣索比亞Addis Ababa大學之後,來美國讀研究所,在Tornado Alley。 捲螺仔風(tornado、龍捲風)的巷路(hang lo)?Tornado Alley的定義或含意,並不十分清楚。指頻頻發生tornadoes的某一州,或幾個州組合成一條Alley? 女助理輕聲哼着〝Oh What a Beautiful Mornin'〞的曲調,是音樂劇『Oklahoma』的主題曲。 看過由舞台劇『Oklahoma』改編的電影,鄭博士問女助理是不是也看過?「我参加演出。」女助理講,但即加以說明:「不是拍電影,是演舞台劇。」 「在Broadway?」 「百老匯!I have never been to Broadway,連New York都不曾去過(khi kue)。」微微笑(bibi chhio) 的助理繼續講:「在大學的音樂劇團,but I got paid。」 鄭博士問女助理演甚麽角色? 「農夫!」 「女扮男裝?」見女助理點頭,鄭博士繼續講:「日本Takarazuka(寶塚) 女子劇團、演男生的俳優留着短髮。」 「我戴假髮。」said女助理:「我們的劇團有男生,但是無夠(bo kau)用。而且我的chocolate膚色,看起來像曝過日頭的農夫。」 「就是唱Oh, What a Beautiful Day!All the sounds of...

謝慶雲>來去聽證會

打不過日本兵的潛在意識下,中國e將軍採取『以水代兵』e策略。 「他們不知道潰堤會傷害他們自己的人?」 「當然知道,想不到達到八、九十万人。」 「美國退伍e陸軍航空隊飛機士,才到中國協防領空?」 飛機e頭部畫鯊魚頭,有目睭、張開的嘴和牙齒,內山的中國人從未見過shark,看作tiger,因此得名飛虎。不屬於陸軍、也不是海軍航空隊,叫做飛虎隊。Flying tiger後來叫做Airforce,比美國早採用此名、是世界Airforce之先例? 二次大戰期間,美援中國的軍用品、汽油和其他貨物,本來經由滇緬公路運到雲南。自從日軍佔領緬甸,切斷了滇緬公路。美國陸軍航空隊才開闢了駝峰航線;C-46、C-47運輸機從印度的阿薩姆邦戴運戰略物資,跨越喜馬拉雅山谷,運到成都、桂林、昆明等城市。 「1943年秋台灣新竹機場,第一次被空襲。」簡船長講:「日本命令其駐中國部隊摧毀所有可用來攻擊台灣的美機基地。George Kerr的《被出賣的台灣》這樣寫: Chiang's intelligence organization failed to alert the Americans, great stockpiles of fuel, equipment and arms had to be destroyed at Kweilin on November 10 as the Japanese actually moved onto the airfield. 日本部隊將攻到桂林,Chinese情報機構竟然未提醒美國飛虎隊,致使撤退前不得不燒毀珍貴燃料。」

雪華>閒逛天上市街

誰說酸、甜、苦、辣 只是味覺? 豈知歷練人生 心頭別有滋味? 哭過了 歡笑會來 花謝了 還會再開 是誰撰寫傷心詞? 是誰譜作悲情曲? 世間道路難走時 暫且停歇 欣賞月夜 縹緲的天空 是遼闊的原野 閃亮的星辰 是數不盡的街燈 明燦的月兒 是嫦娥的金壁宮殿 銀河畔 鵲橋上 定然陳列許多世上沒有的珍奇 提著流星燈籠 閒逛天上市街 破曉 乘坐曙光歸來 1018

母親節禮物~重而不貴(徐惠)

年輕時,一年當中除了三大節慶和生日之外,慈輝普照的五月(母親節)縱使工作再忙碌,還是會暫丟手邊的工作,搭車返鄉探望受盡風霜,年紀漸老的阿母。 「禮物」當然是少不了的必備品,其實,無所求的她只要看到兒女回家就已樂不可支,為了在外地打拚、思念「媽媽味道」兒女的餐食忙得團團轉。 她很明白,帶著「白恐」餘悸的兒女在外「討賺」的困難度,對「禮物」的期待嘛~簡單得令人心痛與感動~就是小小的一支髮髻,她也會馬上插在髮際之間,並以開心的容顏,道出隱藏在內心深處~無盡愛的親情。 記得我正值雙十年華,在幼兒園打工,那年的母親節,老師們都得為學生以皺紋彩紙手做送給家長媽媽的胸花~康乃馨,也順道為阿母做了一束36朵長枝粉紅色的康乃馨。 臨行前,特地向背景不菲的王老師借來香水,噴灑花束(60年代也只有「她」們才用得起這種「貴森森的香水」)。 可能是母親節公路車「客」得滿滿滿,但歸心似箭,只好從臺北到桃園一路站回家。 這麼大束嬌嫩粉紅帶著香味的康乃馨在公車上最為吸睛~不是「蓋」的,主修兒童創意藝術手工者所折捏出的花朵栩栩如生~最後才用眼尾掃瞥一眼,似乎不敢相信,眼前這位長相普通(瘦小偏黑、單眼皮、眼神更無水汪汪-還好鼻正/挺,口算小)穿著俗裏土氣的小姑娘,能有這份好手藝、好能耐。 學生生涯時,指導過手工藝的老師、教授,總是告訴全班同學,滿桌的作品,他們可以第一眼輕易的找出哪一件我做的,也因此,讀初中時  有位女老師結婚前要求我幫她刺繡、編織做嫁妝,更是妹妹 手工藝成績的大「槍手」,同校的那位勞作老師,還誇她的手藝「有其姊必有其妹」。 這抹花用皺紋紙做的,在後車站文具批發舖買的紙,銀元花費並不多,但送到阿母的手裏,竟讓她紅著雙眼含著淚~因為她清楚的知道要紮出這36朵花所花費的「精神、 功夫、時間」有多少,但她純然忘記了~她是如何含辛茹苦的教養、把屎把尿,從數無以數的「鬼門關」拉拔大這個孩子起來。 孩子的小功課,僅是「寸草」之心 、「綿薄」之力  哪能報答的了~恩重如山 、深如大海、 陽光般的春暉~母親偉大的愛。 二十多年了,母親節都只能佩戴白色花朵的我,思親的心不減反增。媽媽,我永遠愛您~等等我 ~不久的將來,即將與您天國相會,永長相守謝謝您的養育之恩,我想告訴您~女兒一生謹記您的教誨,為人處事要腳踏實地「真、誠、勤、儉」勿為私心、私利,胡作非為,更勿要「忘本」啊 ! 今天的「廢物利用」小小創意,要祝賀全天下的母親們,母親節快樂更要祝賀我們台美人共同的親生母~臺灣~福爾摩沙,養育母 ~美利堅合眾國,在神滿滿的祝福護佑下、國運昌隆、與日月星辰同在, 兄弟姐妹, 健康又平安,阿門 !   (寫於2018母親節前,橙縣)

謝慶雲>來去聽證會

銘輝抄寫的《Formosa Betrayed》一小段,蔡副議長讀了二遍之後,也能背(pue)一部分: 「蔣介石was a Leader of Democracy,only because the Washington administration said so。只the Washington administration講蔣介石是民主陣營一領袖!」蔡副議長問銘輝:「如何翻譯the Washington administration?」 「你知影意思?」見蔡副議長點頭,銘輝繼續講:「『美國華盛頓當局』,如果不為轉述、翻譯並無(bo)必要。台灣應該漸漸放棄漢字、放棄mandarin,用英語和世界接軌。」 「講蔣介石是領袖e華盛頓當局,」蔡副議長評論:「應該是羅斯福總統及其親信幕僚。英國邱吉爾首相並不同意、派去重慶的Stilwell 將軍藐視蔣介石。」 「杜魯門總統更厭惡蔣介石,Merle Miller寫在杜魯門的口述傳記《Plain Speaking》、講蔣介石and the Madame是賊仔(chhat ah)。」銘輝講:「副議長,這張《Formosa Betrayed》的一小段,你留(lau)咧做参考。」 「陳教授的30頁《Formosa Betrayed》翻譯手稿,」蔡副議長問銘輝:「能不能也借我看?」 「OK,回嘉義(ka gi)就ho你。」

傅志男>哥特堡魚教堂 vs.台南魚市場

哥特堡的魚市場因為哥德式風格的美麗樣貌,博得魚教堂(Feskekôrka)的美稱。 傅志男 (國小教師) 哥特堡位於瑞典西南海岸,境內的約塔河流入卡特加特海峽,是瑞典的第二大都市,僅次於首都斯德哥爾摩,是北歐最發達的港口城市之一。相較於許多歐洲城市,哥特堡現存的建築物並不算歷史久遠;18世紀時,剛成立的瑞典東印度公司開啟了這個港都的貿易事業,也帶來第一個建築高峰期。 19世紀後,哥特堡化身工業化都市,人口大量增加,各式各樣應需求而興建的建築物如雨後春筍,也造就了哥特堡現有的樣貌,當地的富豪(Volvo)汽車公司、愛立信(Ericsson)集團和城市最受歡迎的名列全球10大的里瑟本(Liseberg)遊樂園......等,都是世界知名企業,吸引各地遊客到此觀光。 藉由現代化的過程,這座城市建構出便捷的交通網絡和居住環境,也設立了許多休閒和藝文展演場所。更難得的是,這瑞典的第二大城市,沒有過多喧囂的購物商場(shopping mall),卻有著面積廣大的綠地;樹木高壯、綠草如茵的國王公園(是北歐最大、最好的哥特堡植物園的一部份)及皇家森林,或漫步其中,或享受日光浴,或沿路摘採各式莓果,放眼望去,盡是滿眼綠意。在城市中,竟全無擁擠、吵雜感,有的只是悠閒自在、輕鬆愜意。 哥特堡「魚教堂」米其林餐廳座落其間 要認識哥特堡這個港都,搭船導覽是最便捷的方式。搭船的地方就在國王公園旁的運河,一出發就可以看到許多人漫步在公園。船行路線上的橋大多不高,常常需要壓低身子才能通過,甚是有趣!短短一個小時的導覽,這個都市豐富的樣貌盡收眼底,透過解說員的說明,我們更瞭解城市的歷史與發展。路程中河邊矗立一座美麗的建築—魚教堂(Feskekôrka),更是來哥特堡不能錯過的景點! 魚教堂(Feskekôrka),因為哥德式造型的建築風格而得名,英譯為Fish church。雖名為教堂,但其實是知名的魚市場,甚至是瑞典最重要的漁業貿易集散地,自1874年開始,已經經營142年了。因為魚貨豐富,市場中更有幾家被「米其林指南」評為星級的餐廳,是許多遊客駐足買鮮魚和魚料理的第一選擇,更是饕客遊哥特堡時必定到訪的熱點。 看到魚教堂的蓬勃發展,令我想起面臨即將拆掉命運的台南魚市場,實在不勝唏噓! 落得「異地保存」的台南魚巿場 台南市政府以魚市場「建築物本身並不具有藝術價值,亦乏建築史上的意義,或者足以呈現民間藝術特色」為由,進行拆除作業。在台南的文史工作者和NGO的極力反對下,已將屋頂拆除後的作業雖然暫時停止了,但市政依舊不放過那沒了屋頂的魚市場,轉而拋出「異地保存」的方案。 但是,「異地保存」的選項仍讓人無法接受。一棟舊建築對當地的價值,不是年代有多久遠,或是異地保存就能彰顯的。雖然魚市場才80年,但卻是一個城市的歷史脈絡和區域發展的結果,更是當地人的生活樣態所慢慢形塑出來的,有著最原汁原味的常民文化,以及居民人際往來的濃厚情感,值不值得保存下來,絕不是政府說了算! 也許80年的建物不算老,但若沒有80年的歲月,未來就不可能有300年的古蹟。歷史和文化是不斷累積的過程,當人們記不得先人的歷史,只沈浸在自己當代的貪婪發展,相信不會有美好的未來。同樣是都市裡最重要的魚市場,哥特堡魚市場遊客絡繹不絕,台南的魚市場卻沒落而面臨拆遷,不同的政府,面對城市規劃的遠見和永續創新的抉擇,的確迥然不同!民報1021        哥特堡市街一隅,與1902年拍攝的照片同個角度,除了人物、招牌不同,美麗的景觀都一樣迷人。          認識哥特堡這個港都,搭船導覽是最便捷的方式。圖為國王公園和劇院的運河邊有          許多人或坐或躺曬日光浴,也有許多散步的人。          運河旁的公園,樹木高壯、綠草如茵,是最多遊客駐足、散步的好地方。          魚教堂(Feskekôrka)的內部,當時建築內部無柱子的設計相當前衛。歐洲國家的 市場都相當乾淨、清爽,令人大開眼界。                 台南的魚市場,上圖是尚未拆的照片,下圖是以遭拆除屋頂的照片。

謝慶雲>簡明的話語

平白、無修飾、粗俗、簡單明瞭的話語,鄭博士問女助理讀過這本杜魯門總統的口述傳記Plain Speaking? 「三年前出版時,I read a book review。」 「書評也提起杜魯門總統對蔣介石and the Madame的批評?」 女助理點頭:「講他們是賊仔(chhat ah),但無講how much they stole?」 鄭博士念杜魯門總統的一段話:〝They stole 750 million dollars out of 35 billion that we sent to Chiang.〞 「蔣介石並未窃盜全部美援。」 女助理驚嘆說:「但是七億五千萬美元、使人操煩的一大筆錢。」 記載於Plain Speaking的杜魯門口述:〝They stole it, and it was invested in real...

謝慶雲>Entebbe在赤道

「Teacher不來的微生物實驗,my fellow classmates全部到齊。」 鄭博士笑問(chio mng):「做聯合國的工,找Malaria寄生虫?」 Rice補充:「領(nia)工錢。」鄭博士又問:「你的classmats攏總(total)幾人?」 「Fifteen,第二日來上(sion)微生物學的,不到一半。」 「七人?」見Rice點頭,鄭博士繼續講:「因為Lo Ra教授在Congo。」 「但是出乎意料,Lo Ra教授返來(tng lai)教leprosy;形態和肺結核桿菌相似的麻瘋桿菌。」 「完成任務,」鄭博士猜測:「教授趕緊離開疫區以免感染Cholera。」 「根本無去,Congo實施戒嚴、Lo Ra教授去不成。」 Rice說明Ethiopian Airlines班機via Uganda(烏干達),在Entebbe國際機場等十二點鐘久,原機飛回Addis Ababa。」鄭博士問:「Entebbe?」「在赤道,Lake Victoria的北岸。」 在赤道、在北岸,由此了解Lake Victoria在南半球,Victoria是非洲最大的淡水湖。鄭博士又問:「Entebbe,三個月前發生French Airlines劫機(kiap ki)事件,扣留人質的Entebbe國際機場舊(ku)航站?」 「嗯,相信幾年前Lo Ra教授也在 the same terminal building。」 Rice回答:「烏干達總統阿明supported the hijackers,Amin親自探望人質,保証旅客和機組人員安全。」 「並未保証劫機者的安全!」 「Entebbe Operation,以色列的特種部隊拯救了人質,是今年1976的盛事。」

謝慶雲>來去聽證會

「這班車,接不接宜蘭線?」銘輝問經過e車長。 「嗯,九點、接台北開往蘇澳的普通車。」 銘輝又問:「可不可以現在先補票?」 「可以,吳議員。」 啊!被車長認出身分e銘輝,面露喜色,歡喜擔任議員而有陌生人相識! 車長說明自己也是嘉義人,住嘉義甚麼里。銘輝認識車長e父親,問車長: 「你敢不是讀台灣大學,考古學系?」 「嗯,助教e職位讓給太太,我參加普通行政e就業考試、派來當車長。」 一面寫補票,車長說起距離宜蘭六、七十浬外e与那國島的西南方海底有巨大的古城堡。 「海底古城?」 「三十多年前漁民所發現,考古學家推測是一萬多年前突然消失的MU文明。」

十月的巴黎(陳文石)

巴黎這個文化大城市經過風光的十八、十九世紀的燦爛耀眼,如今風韻味依舊十分熱鬧,十月有畫廊博覽會、西班牙畫家Miro 的展覽、趙無極特展,熱鬧登場。 我應邀參加了創立於1946年的第72屆 Realites Nouvelles Export 現代藝術特展,它匯集了巴黎的700位精英藝術家作品。LA ARTCORE畫廊(洛杉磯市政府支持有40年歴史的資深畫廊)作為年度的國際交流,由數百位藝術家中推選七位參加展覽,我有幸能夠參與這次國際盛會,和世界各地的藝術家作觀摩交流收穫滿滿。1024 1

謝慶雲>夢蘭嶼

桌上的『Free China』月刊,彩色的封面是台灣地圖。 Rice在地圖上找綠島,鄭博士提示:「在台灣的東南方。」 「我看到了,東南方海面有一個小島(sio tou)。」 「應該有二個小島。」參議員講,雖然不知其名稱(mia chhen)。 鄭博士也看地圖:「這張map漏印了綠島。」,在台灣東南方空白的海面用手指畫圓框仔、表示綠島的位置,然後延伸到南方的小島:「Orchid Island(蘭嶼)、原名紅頭嶼(Aan Tao Su),it is roughly the same latitude as the southern tip of Taiwan Island。」 差不多和台灣尾同緯度的小島,鄭博士判斷就是紅頭嶼:「我去過,島民自稱Ta Wu(達悟)。」 「A tropical island in the Pacific!」Rice said。 「It hosts many tropical plant species,熱帶林木遍佈全島,還有著名的蝴蝶蘭。」 「你去採蝴蝶蘭?」 「蝴蝶蘭在山壁,我只顧hip sion(照相)。」Rice said:「我看過photographs,Orchid Island的低(ke)厝頂房屋。」 「避免被颱風吹倒。」鄭博士說:「達悟人的低厝仔,根據地勢、風向,參考排水、採光、俯視海面,遙望浮雲等條件而起(khi、build)的。」「大西洋的Dominica,每年受熱帶氣旋(khi...

徐惠>白恐陰魂與我

流浪教師  流動教學而且都是在清晨臨時通知的緊急病/事 單日假缺也罷,兩天打魚五天曬網才真的是「窩囊」。臺北市是何其大 分散各區的小學已不是騎鐵馬所能到  只有靠追公車趕路 。深信「萬事起頭難」、「天無絕人之路」所以再遠也沒敢拒絕 -  難得有學習磨練的機會只有感恩的接受,更相信總有一天下一個「貴人」會像雪中筍般的難得,  突然出現在我受盡蒼傷/桑的生命裏   繼續帶領我走過難關。 婚後原本寄居在三姐家 但寄人籬下的生活不能是長久的方式,尤其是三姐/姐夫(育有一子一女)當時的經濟也是非常刻苦,我們不該再造成她的負擔。有一個星期天中午,外子從外面回來告訴我 他找到分租房在萬華 。我們沒什麼家俱 找來迷你貨車說搬就搬過去了。 三十來歲  客家婦女的房東由於老公遠渡重洋去日本修碩士,她獨自撫養三個幼兒,為了現實生活 她只留平房住家前半段(二房/浴衛/小廚房),將後半段的兩房分租給兩家共計九口的客家鄉親。而我們 ?就在屋頂天花板的小閣樓 ,(從後門進出的我們三家 11 口人所共用的浴衛/廚房都在樓下)一支 90度陡直  非常簡漏的樓梯就是我們上上下下的工具;上去閣樓還需要先彎腰蹲走幾步才能伸直腰身來站立(倒 V 型的屋脊)。還好南向單邊有扇小窗  讓閣樓能有許些光線與空氣。 天花板就是我們的床舖,怕潮濕 存放重要文件的小木箱就成了我的小書桌。冷天還好,熱天可就麻煩大 - 上午九點過後閣樓的溫度急速升高  - 十點後就開始熱如烤爐,電扇只有熱風 已無用武之處,此時 三個家庭合用的小餐廚正是我的「避暑」勝地。晚餐後,緊臨廁所的水泥工夫婦 總是非常好意的要我留在他們擠住五人的大通舖吹電扇、觀賞電視新聞和八電檔連續劇...
video

公孫樂>童乩和桌頭

2004年三月,台灣總統大選期間,當時擔任立委的江昭儀先生在他的選區(彰化縣)下鄉服務,陪他從清晨到半夜走了一大圈。這一段八分多鐘的影片,是在溪州或鄰近某個鄉下小村所拍攝的。當時正好有一位乩童在廟裡起乩,為排隊等候的村民診病開藥方。雖然外面廣場上正熱鬧地為總統大選候選人大聲拉票,我卻被這一難得的場景所吸引。 乩童一起乩,所說的話沒人能解,但一旁的「桌頭」則是翻譯官(interpreter),村民就透過「桌頭」聽取神明的「診斷」。台灣 話常說「童乩和桌頭」,終於有了事實的印證。 純樸的村民虔誠而信任地讓乩童以紅線把脈,聽神明的指示,並領取乩童所畫的符咒。說是信也好,無稽也好,這種流傳已久的民俗療法,卻顯然能給鄉民一定程度的心理治療,有時候病由心生,神明的三言兩語,也許治好了我們祖先許許多多疑難雜症呢!

徐惠:白恐陰魂與我

小我四歲的大姪女自從她媽媽棄她離去後,爸媽將對兒子的思念全數寄托在她的身上,(晚上就睡在倆老中間,她告訴我們   :半夜摸到鬃刷頭就是「阿公」、摸到柔絲髮就是「阿嬤」)從出生背到12歲直到學校老師來家庭訪問,看到全班功課第一名的孩子竟然還背在「阿公」背上,甚至幫她刷牙、洗臉,冬天還得備溫水。老師勸她放過年邁的祖父 ~ 我現在才體會出 : 一個失兒、一個缺父母,其實兩個一直是在相互慰藉、相互取暖。 家裡逢年過節,最美好的食物經常是她和獄中大哥享用的特權,父母覺得她有若「孤女」令人不捨而極力保護與「寵愛」 ~  尤其在年齡上差(大)兩歲的小妹,一旦在生活中與她發生口角或讓她覺得不悅(不分是非對錯)她立即放聲大哭大鬧引來父親打小妹以「息事寧孫」,這對小妹而言實在有失公平=, 長期下來總很自卑=, 以為自己是養女(爸爸被搶走了。我只能奉勸「惹熊惹虎,勿惹赤查母」,小妹哭著辯白 :是她先惹我 !)~  誰都幫不了,因為父母的愛是無人能替代 ! 二哥退伍後,經鄰里中的長者牽線 娶進入伍前相過親的「客家」嫂子 ~  她長得秀氣端莊、嬌小玲瓏、溫柔體貼 、刻苦耐勞 (唯有雙頰長著雀斑)~  徐家有幸有福 !她入門後 廚房裡來了生力「主軍」,而我和五姐自然成了她的「二軍」助手 ~ 她煮飯菜我洗菜 五姐幫洗碗、她燒火我們捆乾稻草集柴枝、她推磨石磨米我們添水、她養豬我們剁菜、她入豬舍清糞便我們幫傳遞井水、養雞清雞糞 ⋯⋯⋯⋯。 很快的,兩三個小姪女相繼出世,姑嫂相助、感情融洽、合作無間 ;再說她也是一個手藝高超的裁縫師,不是只會縫補還能設計做禮服,她做事不急不緩,但仔細又完美,頗受客戶讚賞。二哥在小學執教,還有二嫂的協助補貼,生活漸入佳境。有趣的是原來雙方互相嫌東又嫌西、兩年後居然一拍即合,安份守己、節儉持家。小姑都結婚離家後,她仍服侍、孝順父母直到百歲年老。送走車禍的兒子(第四個小孩,享年26)也送走癌症的二哥(享年68),目前80來歲仍健在與她大女兒、女婿同住,鄉里間傳為佳話。父母與姐妹們感念她,讓她多得遺產一份。 當年在家鄉桃園,最容易找到的婦女工作就是紡織廠(機械不休、人工三班制)或為大官、富豪人家幫傭(煮飯 洗衣 帶小孩)。前者棉絮亂亂飛,易傷肺不利氣管,父親堅持反對。後者永遠有做不完的家務,任人吼來吼去毫無尊顏,對先天心臟病的我而言,媽媽於心不忍。 於是父親透過友人介紹,讓我進入某大製藥廠任包裝作業員,每日拎著便當,風雨無阻30分鐘「鐵馬」代步,朝九晚五,週休一日。每天與過去在「台北五省中聯合桃園分校(一女中、二女中、建中、成功、師大附中)」∼ 武陵中學的同學打過照面,然後騎車背道而去(學校在南邊、工廠東北邊、我家居中間),無法和他們一樣繼續升學還得去打工,心情五味雜陳「啞巴仔壓死兒子 ∼有話呣底貢」! 大姐爲五姐找到一份私人公司「工友」,最低階工職而帶到臺北,下班後的家事助理都落在我的肩上。初出社會的我們都接獲母親千叮萬囑 :  不談「政治」少找「麻煩」! 原來「老鳥」欺侮「新鳥」不是軍中的專利,在工廠,成群結伙的女工對我白眼、貶低、嘲笑、排擠,只剩少數年長大姐姐與組長在休息與中餐時間偶而會來關心問好。工作時要非常緊張盯著快速的「輸送帶」收取產品貼標籤或裝箱再經「輸送帶」傳送至下一站...

謝慶雲>來去聽證會

蔡副議長介紹吳議員在嘉義縣議會質詢的名言: 『阿里山事件非偶然,貪汙乃國民黨體制。』 「阿里山事件是國民黨設計的火災。」 「國民黨設計甚麼?」簡船長問。 「火災。」 「應該不是火災,」簡船長問:「大概是設計甚麼遊樂區?」 「森林遊樂區e利益分割圖,火災前我看過。」蔡副議長講:「畫(wei)在阿里山火車站前。」 「當他們的孫文還是清國欽犯之時,火車站前e商店街已經形成。」銘輝講:「世居e居民更不肯聽命於蔣介石偽政權e難民黨主委,難民局長。」 「趕不走居民及商家,便放火燒。」 「不是臨時起意,是細密設計e火災。」銘輝繼續講:「放火之前,先禁水!」 「先確認庒民無水可滅火!」簡船長猜測。 銘輝點頭,講彼位日本旅客在阿里山旅館洗身軀,突然停水!全庒e水道(tap water)都無水。 「哈! 洗身軀中間失火,這位大和紳士裸奔阿里山!」 「身軀洗一半時,不是失火;突然停水,等旅館頭家娘提水來沖身上的soap, 不必裸奔。」銘輝微笑著:「這位日本旅客不是大和紳士,是彼女(kanajo)。」

謝慶雲>來去聽證會

「聽講吳議員愛旅行,不止台灣一周,旅行過二、三周?」 「騎auto-bi比較自由,每一周都變換路線。」 「機車(ki chhia)後面,每一擺載一個旅伴。」 「一人騎一台,」銘輝又加說明:「查甫朋友!」 黃老先生笑說:「吳議員還未娶某,載女朋友去一周、二周,誰人敢加(ke) 講話?」 「My mother講ka人載出載入,就要ka人娶!」 張鄉長笑笑,問銘輝環島旅行,是不是經過台灣南端,19 century美國承認的排灣族領土? 「嗯!並且住過二日,被邀請去採收粟仔,」 想着同齊去收割粟仔e往事,銘輝依然感覺光榮! 「一穗(chit sui)一穗的Millet,縛成一peh(束)一peh。掛在門口(mn khau)庭曝日(pak jit)。」 「我也飲舊年的Millet、所釀造e酒。」
- Advertisement -

最關注新聞

最新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