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台灣更加險峻 (洪博學)

0
722

很多人說,這次選舉結果是台灣人的勝利,我卻不如此想,我認為這次選舉,是台灣人的失敗,因為這是一場「負負不會得正」的選舉,民進黨固然輸了,國民黨票面贏了,人民心目中,兩大黨好感度仍然低迷,年輕第三勢力也尚未抬頭,台灣人民還是沉陷在兩個爛蘋果之間的輪迴,這場選舉只是造就一位短暫平民「假神」英雄而已,所有選民激情過後,都知道「老韓無法拯救高雄」,那麼台灣人的勝在哪裡?

2014年的那場政治海嘯,淹沒國民黨,果然四年後的海嘯淹沒民進黨,這場海嘯和四年前極端類似,打著「支持某某某,就是支持蔡英文」的口號,傳遍台灣各地,不滿年改的團體,終於和底層不滿的經濟選民合流,加上藍色復辟力量,以及紅色資金和網軍加持,海嘯淹沒綠色植物,也殃及剛剛下苗的小綠草,勢不可擋。

或許投票的選民並不認為「我這一票是選擇親共」,但是國際外部世界的解讀,必然是這樣,「台灣人正走向親共的道路」,所有正處在「抗共浪潮」的西方國家政府,一定會如此度量,經由民主選票傳達,台灣所釋放的親共信號如此明顯,只會使台灣在民主國家中,處境更壞而不會更好,如果說選舉是一個鐘擺,那麼台灣民主政治的存在方式,就是在一個台灣主體,和親近中國之間的擺動,台灣的藍綠兩黨政客,都企圖讓鐘擺停在中間,但是除非時鐘故障,否則不會也不可能停在中間,外部騷動,必然影響內部穩定,這是很簡單的物理定律。

蔡英文總統就是那一個企圖拋開外部騷動,把鐘擺政治正確擺在中間的人,她既不特別媚共也不算親美,她既不進行台灣國家正常化,也不認同一個中國,選舉結果證明了很糟糕的下場,蔡英文想要站中間,捍衛中華民國,卻一方面得罪老共,同時開罪獨派,在選前幾天蔡英文仍然堅持改革不回頭,但是她卻不知道,改革正在重傷自己,她開始切割獨派,後來又想向獨派呼救,可惜為時已晚,「教訓民進黨的聲浪」,彼起彼落,從黨內同志蔓延到黨外敵人,甚至市井之間,這是一場可以預知綠營失敗的選舉。

兩年前,改革讓民進黨全面執政,兩年後,改革讓民進黨輸掉一半籌碼,那些呼喊把蔡英文拉下馬,恢復年金的聲浪,以及「還我黨產」的力量加乘,這股力量勢必在2020年更加賣力演出,整體情勢,對台灣以及民進黨更加險峻。

兩年半多,台灣股票和總體經濟成長表現並不差,但是美觀的數字,無法溫飽基層民眾,年金縮水加上中國客止步,使國內消費市場,嚴重低迷,尤其是中南部相對嚴重,很多觀光產業門口羅雀,紛紛關門,台中翻轉不是林佳龍不努力,因為台中自古以來就是退休軍公教重鎮。

蔡英文和台灣人民都希望改革,但是小英的理想性格,無法被轉為實際,於是行政部門和國會出現對衝,政府的改革提案粗製濫造,勞基法一改再改,既無法討好勞工,也得罪資方老闆,在轉型正義課題上,最大的議題是不當黨產,可惜民進黨只選擇讓國民黨痛苦,卻抓住屬於不當黨國體制的國營企業派任,讓自己快樂,繼續搞恩庇和酬庸,這種只改革一半的作風,讓人感覺,新政府只是選擇要黨國體制中,有利自己的,於是民進黨是「新黨國」的諷刺隨之而來。

估算選票,民進黨足足丟掉200萬票,其中一百萬票就是來自「反年改團體」,小英繼承了馬英九的年改政策,霸氣執行,卻成為代罪羔羊,年改不是不可以,問題在於手段,現代的希臘和冰島,在面臨國家財政危機時,剛好示範了兩套手法,希臘採取樽節政策,大砍公教人員年金和薪水,下場是混亂和失敗,冰島反其道而行,大印鈔票,擴大政府支出,讓適度的通膨,帶動經濟,反而成功,台灣選擇了希臘樽節模式,結果是國內消費力大幅下降,波及升斗小民生計,加上中國抵制,中國客不來,網路商場崛起,打擊實體通路,小店家關門,三個問題接踵而來,如同潮水退潮,一口氣帶走100萬票,小英的失敗剛好印證佛蘭西斯福山一句話,「在國家體質脆弱的時候,進行改革,也是最危險的時候」。

美國政治學者詹姆斯麥迪遜在「聯邦論」一書中說,「在架構一個治理眾人,而本身又由人來管理的政府時,最大的困難在於,你首先得讓政府有能力控制被治理者,然後你還得強迫這個政府控制他自己」(詳見約翰米克斯威特所寫,第四次國家革命),很顯然,具理想性格的小英並無法使她自己所任命內閣好好控制自己,以至於一開始就出現兆豐案荒腔走板,獵雷艦亂七八糟,接下來是國防部長滿口胡言,然後是教育部長搞不定一間台大大學,接著是普悠瑪翻車,以及投票當天50年不變的蕭規曹隨,大家一起當「無腦人」,划手機打電動,看著人民站著上演大塞車,這些賭爛政府票,還不知道有多少?一位北歐朋友看了影片後告訴我,「他們早已經在家投票了,還用的是台灣華碩電腦」,新政府失能窘態,少說一籮筐,還經常上演,請問人民如何對蔡政府產生信心?至於選前承諾的司法改革,連簡單的陪審制,把權力還給人民都做不到,至於所謂「國家正常化」的遠大理想,也就不用多說了。

處理不當黨產,手段很笨拙,德國政府在處理「德東共產黨」黨產時,從努力追緝,最後採取協商妥協,雙方圓滿,無須弄到深仇大恨,畢竟政治跟隨民意,有上有下,可以提供台灣政府參考,人民要的政府是有效率,而不是虛置一個衙門,弄了幾位幫閒,至於這部門到底要回了幾毛錢黨產?人民仍然一頭霧水,搞了半天也看不到好處,落到人民口袋,請問人民如何有感?

這次選舉後,國民黨正在高興豐收,很多人抓機會升官,還不至於會分裂,「台灣藍」這次立了大功,「中國藍」後面有紅色靠山,為了2020年黨國復辟成功,台灣藍和中國藍,仍會短期合作,但是,2020年以後就難講了;倒是民進黨更應該擔心,選前派系已經殺到見骨,紅色暗影幢幢,選後成績難看,抨擊聲音四起,新潮流所掌握黨機器勢必重組,不但要清除紅色暗流,還要禮賢下士,若還想一系獨吞一黨,拒絕接納其他派系或獨派分享權力,如果短期間內部無法整合,那麼獨派對民進黨感冒已久,另組政黨可能性,更加升高,果真如此發展,2020年爭逐大位,民進黨只有棄選一途了。

只剩半條命的民進黨,要好好思考,一步錯棋很可能滿盤皆輸,被打回小黨原形,2008年阿扁風暴席捲黨內,小英冒死下水,救了溺水的民進黨,現在小英又把民進黨丟進水中,2020年想靠小英再次拯救民進黨,我認為可能性很小,但也不完全沒有機會,自己想吧。

政府方面,賴清德接受慰留,但是如何重新改組內閣,不只是能讓人民一新而目而已,恐怕還要做出更讓人可以感動的事,例如停止年改,改用貨幣政策手段,處理政府財政,其次拍賣不黨黨產,或部分國營事業,例如已經回收中廣頻道,以及三中產權拍賣,部分國營企業,全面民營化,把這些賣股票所得,平均發放給人民,人民才會有感,台灣人已經厭倦政治口號,那種「有夢最美」也就盡量少來了。

有人說這次台灣期中選舉,老共才是大贏家,其實也未必,老共的確真的出錢出力,想否認也否認不了,對紅色代理人又吹又捧,又要指揮台商投票,還要派遣中國客來台,趕場造勢,體會民主精神,但是這下子後遺症也不小,儘管老共封鎖網路,不准談論台灣選舉,但是北上廣深和二線城市,翻牆看台灣選舉造勢直播卻越來越多,老共正擔心這些人民也要起義高喊凍蒜,到時候維穩又要開錢。

我看了一些中國網民翻牆貼文,有一篇貼文說,「統一無望了,要錢的來了」,對於台灣綠地變藍天,老共高層和底層並不是很快樂,因為美中貿易戰爭,已經把中國經濟打出一個大缺口,老共在經濟下行壓力下,中南海內鬥正夯,失業人口不斷攀升,外商緊急退出市場,國庫銀根拉緊情況下,還要承諾給藍營政客掌控的城市,讓禿子帶來大發財,恢復燕子所要藍天,以及漢子的幸福新北市,證明祖國真的對你們好棒棒,是否可以做到「人進來,貨出去」,大家拚經濟,發大財,那就讓辛苦搖旗吶喊的勞苦大眾,等著驗收吧。

感恩節已過,聖誕將至,距離2020年已經快了,國際媒體已經預測,美國關稅制裁和科技封鎖之下,明年老共經濟可能要崩盤,而台灣這一頭,明年經濟發展也要下修,寒冬同時降臨中國和台灣,到時候我們就一起看看,「是台灣救了中國,還是台灣被中國救」,窮女不會想嫁給窮漢,道理是一樣的,兩個沒錢的國家就算合併,還是一個窮字,就是文章前面我所說的,「負負不會得正」,教訓了民進黨,選上國民黨,不會使台灣更好,因為你還是吃了爛蘋果,這個題目,美國人一定更感興趣。 (自由作家)民報1129

Facebook Com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