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元鈔票應改用鄭南榕頭像(黃世澤)

0
955

 

新台幣二百元發行以來,一直都甚少人用,據說不少民眾因見蔣介石的人頭像,心生抗拒,這是十分正常不過。就台灣歷史而言,蔣介石在二二八的作為,那是屠夫行徑。

英國國會門口的克倫威爾像,至今仍然招惹不少是非,皆因克倫威爾當護國公時,殺人如麻。但可以肯定的是,英國人不會把克倫威爾像,印在英鎊之上。

雖然英國蘇格蘭、北愛爾蘭的銀行,都獲授權發行英鎊鈔票,但以英倫銀行所發行的英鎊鈔票,是英國眾多英鎊鈔票中最廣為通行。而英倫銀行的鈔票,印的都是英國歷史上,數一數二的學者聞人,或偉大政治領袖。現行五英鎊印的是二次大戰時首相,諾貝爾文學獎得主之一邱吉爾;十英鎊印的是寫《傲慢與偏見》的女作家珍奧斯汀(Jane Austen);廿英鎊印的是《原富論》的作者,經濟學之父亞當史密斯。台灣選擇二百元鈔票頭像取代者,都應參照這套標準。

鄭南榕是台灣言論自由之父,這是台灣人所公認,沒有他的犧牲,台灣不可能有今日的言論自由,若以鄭南榕像印在二百元的鈔票之上,不單透過鈔票的實在意義,實現了轉型正義,亦有機會解決民眾抗拒使用的問題。

如果台灣人每日都牢記鄭南榕的犧牲,就不會有韓國瑜之流,竟然提出為了拚經濟而限制集會自由的混帳言論。德國是全歐經濟最強國家,但德國人動輒召集大批群眾上街,回應德國另類選擇黨那些極端份子,還不計德國罷工其實也是十分等閒的事,但沒影響德國經濟。

筆者最有興趣問的是:當年間接導致鄭南榕死亡的侯友宜,怎看待二百元紙鈔頭像改為鄭南榕的建議。侯友宜沒有被追究他當年的惡行所衍生的刑事責任,台灣真的十分包容。在別的國家搞轉型正義,沒可能放過他當年的一切,更不要說讓他出來選舉了。

(作者為居德英籍時事評論員)自由時報1113

Facebook Com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