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脈已毀,帝國危厄(洪博學)

洪博學

年終結算出爐:中國兩千多家上市公司,去年財報虧損高達500家,股民嚇出一身冷汗,哀號遍野,這是2019農曆開春第一個不吉祥。習近平的大國崛起,經過一場美中貿易戰,如今變成一場中國惡夢,稱帝剛滿一年的大王,地位岌岌可危,這會和龍脈被毀有關嗎?

大漢民族是一個父祖崇拜和相信風水算命的民族,尤其是越居高位的人,越相信風水,擁有財富的人,也相信風水,一旦高官從高處跌落,或富人失去財富,最先反省責備的不是自己的作為,而是祖先風水或家居風水遭到破壞。從美中貿易戰開打以來,加上豬瘟肆虐、流感殺人、股匯市和房市震盪,中國突然面臨大失業潮,人民最簡單的溫飽受到打擊,因此北京市井巷弄之間的小民,就對風水之說議論紛紛,派系鬥爭和陰謀論也隨之四起,其中還涉及中國自古以來被視為兩條主要龍脈的長江和秦嶺。

長江是水龍,中國三分之一的人口依靠長江生活,三國時代的吳國曾經靠著長江抗衡北方的曹操,而劉備的蜀漢,則依靠秦嶺保命,進入關中必經秦嶺,處處是險道,所以說秦嶺是陸地的龍,千年帝都長安,也必須靠這條龍,抵抗北方匈奴入侵。

秦嶺龍脈破壞 引爆美中貿易戰爭?

1994年中國開始興建三峽水壩,歷經10年,2014年完工,過程中有129個城鎮遷移百萬人口,廟宇建物沉入江底,許多古文物建築被毀。完工後官員貪腐事件頻傳,很多地理學者預言,大壩如果建成,氣候會改變,甚至會影響地球氣候。果然,2006年、2007年、2009年、2011年,每隔一年,長江上中游都發生乾旱、水災和地震,稱因為風水遭受破壞。但是地理風水之說,無法說服黨國高官,而這一次,秦嶺地理龍脈被毀,又引起很多高層黨官議論。

風水師認為,秦嶺龍脈遭受破壞才引發美國對中國貿易戰爭,秦嶺總長度1600公里,西起甘肅臨洮,東達河南倄山,但是海拔2000公尺到3000公尺以上的高峰,全部在陝西境內護衛著長安,千年帝都選在此地,當然有其重要理由,而秦嶺眾多山脈,也是古來帝王墓葬寶地。

美中貿易戰爭,美國步步進逼,而中國卻面臨經濟下行,外資撤離以及黨國政經架構是否應該改造的深水區,經濟下行壓力造成龐大失業可能激發民變,而且高層政治鬥爭也日漸激烈。這裡面充滿江澤民派系的陰謀,利用破壞龍脈要整倒習大王,因此一股更大的司法清洗運動,已經從去年展開,到目前估算,屬於江派和團派人馬,副部級以上黨官落馬者已經高達200人,其中以曾擔任北京市副市長的陳剛,貪腐行徑最誇張。

高官貪腐 病入膏肓

根據「人民日報」報導稱,陳剛是典型明日之星,40歲就被江澤民提拔,坐上北京市副市長,前途不可限量,習大王上任後,陳剛被調到社科院的閒差,今年一月初,被雙規落馬,僅是壯年53歲。中紀委從陳剛家中搜出1648億人民幣現金、60套房產、20頓黃金,陳剛兒子更誇張,名下房產206處,上百萬的頂級跑車數十部,擁有私人直升機,還有1293件名貴的古文物,可見陳剛貪腐行為,已經不是一朝一夕可以辦到,更證明了所有貪官都扯上地產開發,只要牽扯地產都市規劃審批官員,幾乎無法避免貪腐,這才是最大問題。習大王心裡明白,黨國高官貪腐,已經病入膏肓、無藥可救,打貪只是盡人事而已。從去年開始,箭頭直向政法系統,尤其是曾經經手秦嶺違建案的陝西官員,幕後還扯出江澤民的堂妹江澤惠。

2019年的最大貪腐案,集中在陝西,這也是習派針對江派的最後清洗,陝西三大貪腐案第一件,就是秦嶺別墅開發案,這件開發案,涉及陝西省和西安市多位前後任的書記和高官,許多高官的賄款,都以一億元人民幣起跳,所以被稱為「貪官億元俱樂部」。

根據調查:2003年,秦嶺開始出現美倫美奐違建別墅,此地以好山好林好風水著稱,陝西高官富賈,人人看中此區擴建別墅,可想而知。

2007年,中共宣布秦嶺為國家公園生態保護區,下令現存所有別墅必須一律拆除,但是公文命令下來,沒有官員奉陪,別墅卻越建越多。

2013年,檢舉秦嶺別墅違建,破壞龍脈風水的信函,終於進入北京國務院,習大王震怒,2014年習大王持續下達六道命令,限期拆除,同年西安市政府完成一個調查和拆除報告,送達國務院,報告說:「總共查處202處違建別墅,並且已經勒令限期拆除」,可是公文只是做個樣子,忽悠高層而已,別墅仍然健在,磚瓦未動。

2018年檢舉信函再度來到中南海,這一次大王真的發怒了,去年八月,中紀委副主委徐令義親自出馬,來到西安坐鎮,全面調查,並且親眼看著拆除工作,總共查出違建別墅1194棟,9棟保留,由政府沒收,1185棟立即拆除。其中有一棟別墅名為「陳路寓所」,屬於前西安市長陳寶根所有,內部裝潢奢侈異常,不輸帝王別墅,證明了歷代的陝西黨官貪腐,是集體而且全面性,所以大王的六道命令,還可以被束之高閣,六次忽悠。

中共黨官集體貪腐 再牽出兩大奇案

陝西貪官經過這次清洗,涉案官員200多人,層級最高的趙正永,曾擔任陝西省委書記,從他身上又扯出現任中紀委趙樂際,也是現任政治局常委,所以趙樂際在這次調查中缺席,目前也變成受調查對象。

趙正永所涉案件還有另外兩大案,其中之一就是陝北「波羅井」千億價值的煤礦案件,此案是「一礦兩賣」鬧了雙包,也牽扯出大官壓小官的奇聞。陝西省府2000年把礦區審批給凱奇萊公司開發,並且收了訂金,但是2006年半途殺出一隻大哥級的程咬金「益業集團」,陝西省府以凱奇萊公司違約理由,把礦區轉批給「益業集團」,一礦居然兩賣,凱奇萊公司趕在陝西地面打滾,當然不是省油的燈,於是一狀告到法院,此案終於鬧上最高法院。

「益業集團」的老闆是劉娟,劉娟1990年曾經在陝西省府擔任過短期的打字員小妹,沒想到海水不可斗量,一個打字妹居然暴起,1993年劉娟突然在香港創辦「益業集團」,1994年劉娟夾著巨資回到陝西,開始從營建業、餐飲業、旅遊業橫空出世,翻轉市場,這位迷一樣的女子,插手「波羅井」礦區,並且拿下開採權,官司終於鬧到法院。

此案已經纏訟12年,去年年底,檢舉范冰冰陰陽合同的崔永元,突然出手檢舉最高法院院長周強吃案,這個案子才被掀到陽光下。周強受到高層壓力,不但吃案,而且把礦權案件的審判卷宗遺失了,案子根本審不下,有能力在最高法院檔案室裡,把卷宗弄走,只有兩種可能,第一、真正的神鬼高手作案,第二、根本就是法院監守自盜的行徑。這件卷宗遺失案,變成陝西第三大案。

問題來了,能夠後來先到,弄到「波羅井」礦區開採權的「益業集團」,到底劉娟背後是何方神聖?一個打字員如何擁有富可敵國的財富?可以在香港創立集團企業,在中國貪腐橫行的天地,可以想像:這些資金就是典型的內資轉外資,官員把貪汙的錢,弄到香港,經過香港市場漂白後,回到中國投資,劉娟若不是人頭,那就是某某高官的女人,這個黨國高官是趙正永?或者是中紀委趙樂際?如果是省委書記趙正永,以他的地位和權力,可以壓下最高法院的周強嗎?或者還有更高的黨國高官隱身後面?三大奇案的後續發展,值得等待。

美中貿易戰爭,打到現在,看來和解已經無望,習大王被川普逼到牆角,內部的鬥爭也隨著升高,江澤民提拔的韓正和王滬寧,也被習大王列為下一波清洗對象,罪名聽說是在美中貿易戰爭中,提供錯誤訊息給大王,讓大王誤判情勢,這條罪比「妄議中央」還要嚴重,政治局常委中,3位出問題,習大王開始品嘗「孤君寡人」的滋味。

3月1日期限將到,華為孟晚舟也將在3月6日首次出庭受審,川普一刀砍向中國高科技,一刀砍向25%高關稅懲罰,習大王卻還忙著在陝西「一抓到底正風紀」,反貪路上永不休息,而中國社會經濟政治動盪的灰犀牛,已經迎面衝向中國,換一句中國人迷信說詞:「龍脈已毀,帝國危厄」。(自由作家)民報0211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