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茂清:Apple vs. FBI 隱私權保衛戰

0
1088

最近蘋果公司(Apple, Inc.)摃上美國聯邦調查局(FBI)的新聞轟動全世界。FBI要求Apple協助,解碼一支恐怖份子使用過的iPhone 5C手機。儘管這一要求在技術上不難實現,但Apple明確拒絕。這場科技公司與國家政府之間的爭執,Apple背負著隱私權保衛戰的使命。誰將勝出?請看下面分解。

一、本案事實

  2015年12月2日,恐怖份子法魯克(Syed Rizwan Farook)與妻子,在洛杉磯近郊聖伯納迪諾(San Bernardino)的公共衛生局,濫殺無辜,導致14人死亡,22人受傷。這兩名槍手隨後被警方擊斃。FBI以恐怖攻擊案件,展開調查。後來調查人員取得法魯克使用過的iPhone 5C手機,裡面可能存有與案情有關的資訊。不過手機設了密碼(pass code),附有如輸入10次錯誤密碼,內部資料便會自動消失的隱私保障設定。FBI遭遇困難後,要求Apple提供程式,將法魯克的手機,改成不管輸入多少次錯誤密碼,都不會自動清除內部資料。但Apple恕不從命。

  2016年2月16日,FBI向加州中區聯邦地區法院申請強制令,要求Apple配合。法官皮姆(Sheri Pym)裁決,Apple必須對FBI提供合理的技術協助,讓FBI解開法魯克手機的資料。法院是依據All Writs Act of 1789做出這項命令。數小時之後,Apple執行長庫克(Tim Cook)即表示要挑戰法庭的命令。

              2016年2月29日,紐約東區聯邦地區法院法官奧倫斯坦(James Orenstein),在另外一個解碼之爭的案件中,偏向Apple,裁定All Writs Act不適用。這個裁定雖然對本案沒有拘束力,但應有影響力。

              2016年3月22日,本案聽證會將在加州河邊郡的聯邦地區法院舉行。

二、FBI的立場

  在刑事案件上,法官如果覺得某些物證,可能找到犯罪證據,可要求執法部門進行查證。執法部門如果需要第三者的協助,該第三者有義務配合提供協助。FBI指出,解碼手機並攫取其中的信息,可能找出其他共謀槍手或避免下一場血腥攻擊。它並強調要求獲得的技術協助僅此一次,而且僅僅針對這一支iPhone   5C手機。

三、Apple的立場

   聯邦地區法院法官皮姆,在今年2月16日命令Apple提供「合理的技術協助」,主要是取消iPhone手機在10次輸入錯誤密碼後,自動刪除手機內容的這一功能。Apple執行長庫克在公開信上表示,這項命令基本上是要求Apple侵入自己的設備。一旦FBI贏得此案,那麼在其他未涉及國家安全威脅的調查中,就會為繞過加密技術的執法行動,提供正當理由。他表示,強迫企業幫人駭入手機,將危及用戶的隱私,並立下令人困擾的先例。相關技術將被大量使用到其他手機上。全國執法機關將會奉上數百支iPhone,要求Apple解碼,這勢必帶來嚴重的後果。

  Apple力抗FBI的一個重要原因是,保護客戶隱私是它的營銷王牌。隱私和安全已經成為Apple品牌的一部份,特別是在國際市場上。Apple一年將近 2,340 億美元的銷售額中,約2/3來自國際市場。如果Apple和美國政府合作,它就很難拒絕與專制政府合作。國內外情報機構可利用開「後門」機制,進行大規模監視,和竊取國家和商業機密。

  Apple在該案的立場,很受史諾登(Edward Snowden) 事件的影響。史諾登曾任職於一家與美國國家安全局(National Security Agency) 有合約的外包商。他在2013年6月6日向英國衛報(The Guardian) 和美國華盛頓郵報(The Washington Post)兩家報紙爆料,揭露美國國家安全局的「稜鏡計劃」(PRISM) 。這是一個自2007年開始實施的絕對機密級的電子監聽計劃,透過使用者的電子郵件、視訊、檔案輸入,以及社交網路等,美國政府能夠進行監聽。根據該報導,美國已走向一個全國監控的國家。在這個醜聞公開之後,科技公司紛紛自保,開始採用一系列技術,將使用者的數據加密,以限制他人侵入。

四、依法論法

  Apple之所以敢向美國政府挑戰,是因為美國是一個高度法治的國家。它有一套完美的憲法以及公平的司法體系。

  本案的爭點(issue)是解碼的要求,是否違反Apple客戶隱私權(right to privacy)的保障?是否會造成Apple不合理的負擔?

  所謂隱私權,是指私有財產權不受非法的侵入,以及個人和生活不受非法干擾的權利。美國聯邦憲法並沒有明訂隱私權的保障。但第四條增修條文規定,政府不得任意搜索與扣押人民之身體與財產,第一條增修條文規定言論及集會自由,以及第十四條增修條文,各州非經正當法律程序,不得剝奪任何人之生命、自由或財產,均被引用為保障隱私權的根據。

  在論及FBI的要求,是否侵犯Apple的憲法權利之前,我們應先討論  All Writs Act 是否適用於本案。這個法律在本質上屬於補充的規定,只有在沒有其他法律條款規範之下,才有適用的餘地。目前Communications Assistance for Law Enforcement Act of 1994 (CALCA)已對科技企業如何配合執法部門的調查,有所規定。它給司法部門若干權限,但不包括科技企業必須設計「後門」程式侵入自己裝置的權限。FBI只能要求國會修改CALCA,不得引用All Writs Act。

  FBI對Apple解碼的要求,是否違憲,可從Katz v. United States, 389 U.S.347(1967)得到解答。該案涉及一個跨州賭徒柯之(Charles Katz)。他在一個洛杉磯的電話亭關上門後,打電話到邁阿密及波士頓下賭注。FBI使用電子竊聽器,裝置在電話亭外面,因此取得柯之犯罪的證據。案件上訴到聯邦最高法院,結果柯之勝訴。大法官哈倫(John M. Harlan)的協同意見指出,雖然竊聽器沒有裝置在公共電話亭裡面,但是在密閉電話亭打電話的人,有「隱私的合理期待」(the Reasonable expectation of privacy ),所以未取得搜索票而得到的證據無效。直到今日,這個「隱私的合理期待」,已經成為保障隱私權的一個里程碑。

  我相信FBI對Apple解碼的要求,將危及數以億計用戶的隱私權。這種要求很難符合「隱私的合理期待」的標準。另外,政府強迫企業設計特定程式,削弱自己的安全系統,損害它的商業信譽,已侵犯到Apple的憲法權利。

五、解決途徑

  本案看似簡單,其實所牽涉的層面相當複雜。多年來,科技企業與美國政府之間的矛盾,因本案而戲劇化。Apple執行長庫克曾說過,恐佈份子屠殺無辜民眾,神人共憤。配合政府破案,義不容辭。但FBI的解碼要求,已給Apple帶來難以承受的負擔。Apple及其他科技公司的業務,依賴於全球公眾的集體信念,那就是公司將儘力保護客戶的隱私。所以,為了解決兩造的對峙,國家安全和個人隱私權的保障應取得平衡。當然最好是FBI與Apple各讓一步,庭外和解。其次是由國會立法,特別是修改Communications Assistance for Law Enforcement Act。如果上述兩條路都走不通,只好由聯邦最高法院來決定。筆者認為Apple終將勝訴。

〈作者是加州律師〉

Facebook Com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