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背心暴動 凸顯碳稅抗暖化困局

0
495
全國各地也將動員部署約八萬九千警力,較上週的六萬五千警力大幅增加。在巴黎,著名景點艾菲爾鐵塔、羅浮宮與多間博物館八日將關閉,警方也呼籲香榭麗舍大道的商店暫停營業。圖為香榭麗舍大道的店家七日紛紛用木板保護櫥窗,以因應可能發生的抗議暴力事件。

法國的「黃背心」運動讓全球環保人士憂心忡忡。這場因調漲燃料稅而引發巴黎近半世紀最嚴重的暴動,促使總統馬克宏暫時撤銷該計畫。然而長久來,經濟學家、政治人物與決策人士皆主張,對引發氣候變遷的化石燃料加稅,是對抗暖化的最佳之道,如今,史丹福大學環境經濟學家古爾德直言,巴黎的暴動讓他了解加重燃料稅的挑戰「比我之前認為的還艱鉅」。

馬克宏一上任第一個財政決定就是廢除富人稅,因此他被視為「富人的總統」,他的調升汽、柴油稅,對薪水凍漲多年的勞工階級更顯不公平。當馬克宏說,調漲燃料稅是他防止世界末日之法時,黃背心的示威者卻吶喊,「月底都過不去了,還談什麼世界末日。」

今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耶魯大學經濟學家諾德豪斯告訴美聯社:「若你要讓能源稅不受歡迎,第一步就是成為不受歡迎的領導人,第二步就是使用汽油稅,並將之稱為碳稅。」紐約時報指出,法國事實上已比多數國家遠能容忍高燃料稅。法國一加侖汽油約逾六美元,其中六十%為賦稅,相較美國,平均為三美元。

衝擊民眾家庭支出 能源稅不受歡迎

美國前總統布希顧問、哈佛經濟學家曼昆坦承,「高燃料稅向來是較受經濟學家,而非選民歡迎的政策。」即便是碳稅的支持者也承認,該賦稅恐不成比例的傷害低收入民眾。

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經濟學家艾肯格林指出,馬克宏政府的錯誤就是沒有將調漲燃料稅與促進「黃背心」群眾的福利和收入等政策結合一起。維思大學環境經濟學家約賀認為,黃背心運動並沒有為碳稅敲響喪鐘,而是提醒在設計棘手事務時,應更加謹慎,關鍵就是讓徵收的稅金有一大部分能回到民眾身上,用在使低收入家庭受惠的退稅或賦稅抵免的計畫。自由時報1207

Facebook Com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