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哭多那耳朵~日本英文、連想、馬英九 (蘭雨靜)

0
2017

標題的六個漢字「馬-哭-多-那-耳-朵」,是句日本話。試問,有沒人能猜得出,這句日本話是什麼意思 ?

我想大概很少人能猜得出這個問題的答案。因為這幾個漢字並不是漢文,而是日文「片假名」的漢字拼音。因此、除非具有中日兩種語言的造詣,否則是無法去猜出這六個漢字的底細。

美國有一家快餐店,不但名氣大,分店更是遍布全世界。它的店名叫 Mac Donald。

大家都知道它有幾種不同的中文名稱,有人把它翻成「麥當奴」有人把它翻成「麥當勞」,也有人把它翻成「麥當樂」,更有人把它翻成「麥當諾」。

然而在日本它的讀音只有一種,叫マクドナルド( 讀MA-KU-DO-NA-RU-DO )。如果套上中文字音,就是「馬-哭-多-那-耳-朵」。這就是、標題六個字的答案。

即使你不會日本話,要是你用中文音向日本人說「馬-哭-多-那-耳-朵」,保險十之七、八,他們可以聽得出來,你說的是Mac Donald。然而有趣的是,這句日文的「マクドナルド」(讀MA-KU-DO-NA-RU-DO ) ,沒有一個美國人會聽得出那是「Mac Donald 」。

Mac Donald 這個洋文發音不難。日文較接近的發音應該是「マック ダ–ノ」( MAKKU  DA-NO) 。換成中文音是 「馬克 達諾」。這個發音既使是語言天分低水準的日本人也可以輕易地讀出來。而且有可能讓洋人聽出來是「Mac Donald」。

但是日本人很奇怪,他們寧願捨棄洋人可以聽得懂的「馬克 達諾」,而取洋人聽不懂的「馬-哭-多-那-耳-朵」,這是個非常彆扭的讀音。可以說是天底下少有的一椿怪事。

提到「馬」字、我們就會連想到,出自蘇東波詩的「馬耳東風」這句成語。這句成語帶有「對於所聞莫不關心」的意思,如眾所知。

馬,古今中外到處都有,台灣當然也有。但是台灣有匹較特別的馬。這匹馬的特殊性、首先要指出來的是,它是姓「馬」的人,而不是真正的「馬」。

這姓「馬」的,很會慢跑,但是不善快跑。顯然不是「千里馬」。所以在台灣,有著名的文章大師就給他掛上一張招牌,說,「馬不會跑、有什麼用 ?」

大師說他沒什麼用,他自己認為非常有用。因此,決定出來競選台灣總統,帶領台灣人「向前走」。注意,他說「向前走」而不是「向前跑」。分明不是駿馬。這是特殊性的第二點。

自從決定參選總統後,我們發現他的言論舉止就開始出現不少的「怪事」,一如「馬-哭-多-那-耳-朵」。

大家都知道、馬英九原籍「湖南」,出生「英領九龍」,所以取名「英九」。然而他突然開始說他是「出生台灣,香港交貨的「正港台灣人」。令大家耳目一新。也把大家犒糊塗。

如果他是「正港台灣人」,那麼其他的台灣人該要歸類「什麼人?」。

如果他是「正港台灣人」,他為什麼也自稱是「外省人」? 。

如果他是「正港台灣人」,他的家人承認嗎?。因為我們曾沒有聽過他的任何家人說「我們是台灣人」,更不用說是「正港、不正港」。

馬英九留學美國七年,就能說一流的「英文」。他在台灣住上半世紀,「台灣話」還半生不熟,怎麼能說是「正港的台灣人」。你說這不是天下的怪事一椿 ?

有次晚上飯後家人聊天,談及家鄉的大選。出身台北市的媳婦一向對「小馬哥」的印象不錯。然而她的觀感隨著時光的推移,開始有很大的變化。她說,「小馬哥」當市長一天到晚勤於慢跑。一些都市婦女看他的帥哥模樣就高興,至於市政如何,都市人並不是很關心。難道當總統也同樣做做秀就可以 ?

她的疑問是,難道騎腳踏車繞台灣一周,到鄉下去爬樹摘水果,下田插秧,這些是當總統的條件?我向她解釋說,這些都不是當總統的條件。「小馬哥」這樣做,只不過是想讓人看起來「有點像台灣人」而己。媳婦同意我的見解,覺得好笑。她年輕時心目中的「小馬哥」形像,好像開始在瓦解。

我說,他在台灣住上半個世紀,幾乎「足不出台北」。等於古時的皇帝,和百姓的關係是「天高皇帝遠」。現在想選台灣大位,臨時抱佛腳,想和百姓親近,要一些票,因此破五十年之例,下鄉採果種田。這種臨時抱佛腳的作風,效果大概很有限。除非台灣百姓的腦筋還是很原始,眼晴還沒淨開,否則如此幼稚的小技巧,大概無法再騙得過今天的台灣百姓。媳婦 也同意這樣的分析。

日本話的 「馬-哭-多-那-耳-朵 」。它是句冒牌的英文。如同名「英九」的「湖南人」,不可能是「正港的台灣人」。

至於「馬耳東風」,蘇東坡的詩是這樣寫著;「青山自是絕世,無人誰與為容,說向市朝公子,何殊馬耳東風」。蘇東坡寫得好,可以拿來形容台灣的「青山」是「絕世」,無人比它「美麗」,都市「公子」是不懂欣賞這種「美景」,這和東風吹近馬耳,馬也不知「春天的到來」是一樣的。

台灣的鄉親們千萬要切記,台灣的「絕世青山」唯有台灣人才能保存。「外星人」是不會替台灣保「青山」的。

沒想到「古意」的台灣人竟然讓冒牌台灣人的馬當選總統。他把台灣踐踏的一榻糊塗,留下一大堆爛攤子給蔡英文收拾。

現在小馬慢跑,後面己不再有粉絲跟著,總算看清面目。

這是一次昂貴的經驗和教訓,古意的台灣人,往後千萬不要再被馬類的政治人物欺騙。

低水準的人品,東風都不解,馬應該哭-多-那-耳-朵!

Facebook Com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