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富的戰爭? (鄒景雯)

 

為了爭取國民黨內的總統提名,郭台銘最近提出「備案機制」的倡議,在激烈的黨內競爭中捲起千堆雪。這項假設性問題,非常耐人尋味,矛頭當然對準的是韓國瑜及韓國瑜身旁的支持後盾。

所謂的「備案機制」,就是初選出線的候選人若因故不能繼續參與競選,則由制度選出備份人選接替選舉。郭董在國民黨初選前一個月拋出這個敏感的題目,肯定是經過精算的結果,儘管「台風」呈上升曲線,「韓流」是下行趨勢,但是一來是七月五日民調前能否黃金交叉,非能全然操之在己,二來是韓國瑜已經採取了鞏固聲量的行動,他的週末行動已經連續排到了初選日,擺明就是堅壁清野。郭董能成「首富」,當然不是省油的燈,他已經早任何人一步,在為萬一韓國瑜在下月「暫時」拔得頭籌,預為鋪陳「第二條路」的可能。換言之,即是王金平所言:初選過後還有延長賽的暗示。

韓國瑜能不能打到中選會登記時,或是明年一月十一日?這個疑問句一直在國民黨內流竄,從來沒有消失過。說明即使一馬當先,韓後面的樹敵不少,認為他的底氣虛,隨時都有可能出現拐馬腿。過去是在耳語間散佈,郭董以建立制度之名,將之公然檯面化,頗有再不濟,還有榜眼(第二名)在此,輪不到其他人在暗地裡算計的用意明顯,出手霸氣十足。

針對頭號假想敵,不僅於此,郭台銘前一腳先踢向了韓國瑜背後的金主兼靠山,也算是位「首富」,罕見地公開砲轟,彷彿是首富對首富的戰爭。六月五日在臉書上那篇形同「反共剿匪」的明志文,其實非常有趣,他把指涉的對象稱為「立場極紅的特定媒體」,以此反證自己實藍不紅,才會遭受攻擊;同時以自己「不會被中國大陸操控,也不會當他們的代理人」,隱喻與對方完全「不同掛」,讓人看得不禁嘴角上揚。

如此劃清界線,說明:在台灣,首富槓上首富不是問題,首富頸項之後還有沒有牽著線頭的更大紅色首富?才是台灣人害怕的本質所在。這點,被郭董責罵的人,反正是豁出去了,不但堂而皇之帶隊上京,君不見這次韓某的初選「大進場」,已經是毫不忌諱地在各地召喚紅衣大軍前來撐場了嗎?郭董若真有意擺脫被中國挾持,或者與其他中國台商搶當「指定總代理」的疑慮,光是財產信託,誰都知道是沒意義的,趁著美中大戰之際,對於在對岸的投資經營,必須要有更專業的安全處置,才有可能在台灣社會昭公信。

畢竟台灣總統的使命特殊,不論時代,皆為世界顯例,不信,到老蔣與小蔣總統棺前博杯(擲筊)一下,問問國民黨先帝在天之靈,他們的指示肯定是不作二想。自由時報0609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