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與郭的距離(鄒景雯)

鄒景雯

 

韓國瑜與郭台銘的距離,應該如何丈量?基於他們是被動與主動想選總統的人,這個問題一定廣受國人所關注。最近韓總以五百元去念軍校與十萬元創業的概念,與郭董做了有趣的對照,然而對於不少選民來說,恐怕更想知道的是萬一他們當選,可能帶來的「國家風險」誰會比較高?

風險是個中性詞,沒有貶抑的意思。每一個爭取當元首的人,都會被理性的公民逐一評估國家若交給他(她)領導,保家衛國的能力如何,不可測的變數有多高?這道條件,與參選縣市長或國會議員迥然不同。

傳統的政治人物,有長期的從政資歷可考,選民很快就會做出判斷、決定偏好,但是韓總與郭董則不同,一個之前做的是果菜運銷,一個是大代工廠的創建者,兩人都有公司治理的業績,然這不能拿來等同於國政治理的想像,因為兩者的目標存在相當差異。前者是私利,好計算,後者是公義,最難就是取捨。

有人喜歡拿川普來效法,其實雙方的商業模式有著天壤之別。川普是地產商,側重在地發展,藉由「操縱貿易」使製造業工作機會大量外流的中國,與之是根本上的利益衝突,他之所以從極早年就對美國境外的「敵人」有著根深蒂固的概念,是偏見也好,是認識也罷,一點也不讓人意外。國內的參選人則不是,擁有大型上市公司,川普並沒有;國際代工講究跨國產業鏈的連結,與川普剛好相反;為了追求降低成本,把大多數的就業放在中國,剛好是川普仇視美企的作法。這些特色,又與經營國家的邏輯有著不小扞格,因此兩者如何類比呢?

既然無從比較,韓總與郭董如果當上台灣總統,各是什麼光景?這個問題當然就更引人揣度了。一個合理的方法是,韓總應該拿他在高雄市的治理成效來做參考。按照這四個多月的實際情況,如果說高雄市民他們有著「征服宇宙」的未來,卻少了「腳踏實地」的當下,應該可受公評。一市之治,尚且如此,問題更為複雜的一國,又將如何?如果韓總不做修正,大膽預測,他與全國選民之間,恐怕連三個月的蜜月期都不會有。

至於郭董,不少人擔憂身家財產放在中國的他,如果坐上大位,會不會應了中國所期待的「董建華模式」,在行動上自行特首化,到了關鍵時刻就簽下協議,完成交易?郭董去見了川普,做了一番中華民國的表述,也對中國馬了他的帽上國旗有所抱怨,應該是有意對相關疑慮進行澄清。那麼就暫時收下小人之心,改拿郭董這些年總是在美國、印度、印尼、墨西哥等地過度承諾投資的習慣做參考,這性格會不會延續在政見上,上任後肯定大打折扣,甚至不會兌現?有人說,參選可能是就以上問題的解套?看到郭董說「威州廠要交給同事負責,我要轉換跑道了」,還真是令人狐疑滿腹。

韓與郭的距離,民調高低其實是小事,要當總統的人,行事有沒有規律可循,關係到可信度,這是核心問題,有責任要多多釋疑。自由時報0502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