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偷與抄崛起 華為文化沒有道德

華為崛起過程與抄襲、竊密脫不了關係,從其官司爭議、美國官員、華為前員工、合作或競爭廠商的口中,描繪出華為為了競爭而不顧道德的企業文化。

華為從最初註冊資本僅人民幣二.一萬元、員工十四名的中國深圳類比交換機小廠,三十二年來野蠻崛起為全球最大電信設備製造商及第二大智慧手機製造商;根據華爾街日報報導,華為崛起過程與抄襲、竊密脫不了關係,從其官司爭議、美國官員、華為前員工、合作或競爭廠商的口中,描繪出華為為了競爭而不顧道德的企業文化。報導指出,華為被控竊密的目標廣泛,包括思科、T-Mobile、摩托羅拉等同業都受害,就連一名西雅圖老師都指控,華為盜用他創作的音樂做為手機鈴聲。

二○○二到二○○三年間在華為斯德哥爾摩辦公室任職的合約工程師李德(Robert Read)表示:「華為當時投入所有資源竊取技術,不擇手段竊取主機板,只是用來逆向工程抄襲」;李德說,華為當年在斯德哥爾摩的辦公室,設置嚴密電子保全的地下室,就是為了存放外國製的設備,有些被運往中國,由當地工程師拆解。

華為各地的辦公室都有這類密室。美國卸任與在職官員都指出,華為在德州等地辦公室,興建美籍員工不得進出的秘密房間;美國反情報官員相信,這個發現顯示,華為是以國家情報機構的方式來處理訊息,透過層層加密、且可依賴受保護的通訊管道來與北京聯繫。

報導指出,華為並非唯一因竊取外國智慧財產而遭指控的企業,但華為惡劣地方在於抄襲到無所忌憚的地步。

例如,思科二○○三年一月指控華為抄襲其軟體和使用說明書,這是華為首度在國際面臨重大竊密指控;根據思科的訴狀,華為一字不漏地抄襲思科的路由器使用說明書,連軟體漏洞也照抄不誤。

當時思科執行長錢德勒(Mark Chandler)飛往深圳會晤華為創辦人任正非,指責華為竊密一事,但任正非竟厚顏地說「只是巧合」;二○○四年七月,華為終於坦承抄襲「部分」思科路由器軟體,並與思科和解。自由時報0526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