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傘運動後北京加強鉗制 長年積怨引爆反送中

香港立法會原訂今天二讀逃犯條例修正案,引發民眾激烈抗爭。一些抗議者認為,大規模反送中運動源於香港居民對港府和北京的長期不滿,包括2014年雨傘運動後,政治空間壓縮。2014年爭取「真普選」、為期約3個月的香港雨傘運動在政府未做出任何重大讓步情況下,逐漸消散,北京更藉此加緊政治控制力道。法新社記者今天採訪幾位參加立法會抗議行動的民眾,多數人都提到雨傘運動後累積的憤怒如何引爆反送中抗爭。

Kit Ho是一名金融機構職員。她邊流淚邊訴說,為何覺得今天非上街抗議不可。

「這個政府不是民選的,顯然不會通過奠基在香港人和國際社會共享普世價值的法律。」

「香港人根本沒喘息機會,我們一直如此努力於打造一個文明社會。」

Jason Ng是律師,也是維權人士,曾撰寫一本和雨傘運動有關的書。他說,反送中運動肇因於長年累積的「憤怒和擔憂」。

「2014年雨傘運動後,北京加速推動對香港的政治議程,也加緊對公民社會的控制。北京對異議更加警覺,對抗議和其他人民表達訴求的行動,立場也益發強硬,因為擔心公民社會被鼓舞、變得更大膽。」

「在雨傘運動後,歷經為期數年的冷漠和對抗議行動的倦怠,逃犯條例爭議再度振奮香港公民社會,對北京產生反作用力。」

「北京越施壓,香港人就反擊得越用力。」

Claudia Mo是泛民主派資深立法會議員,她認為北京對香港的喧囂民主運動已漸失耐心。

「雨傘運動後,北京顯然已受不了香港,以及香港人竟然拒絕學習感恩和服從祖國。」

「但我們不接受失敗。(9日)超過100萬人的遊行就是無權者的權力展現。」

金融機構職員Tom Chan今天特地請假,並戴上黑色面罩、墨鏡,加入今天的抗議行列。他說,這麼做是因為對香港的前景深感悲觀。

「我認為,情況比雨傘運動時嚴峻。政府在雨傘運動後反而更加漠視民意。我比當時更感到悲哀。」中央社0612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