雞同鴨講 鴨子聽雷 (雲程)

0
834

《孟子》公孫丑篇上:「詖辭,知其所蔽;淫辭,知其所陷;邪辭,知其所離;遁辭,知其所窮。」柯文哲自誇邏輯嚴謹,其實言行模式充滿混淆(邪辭)與閃躲(遁辭)—每當人家質疑他A時,他就丟出更爭議的B;只要大家把砲口對準B,焦點便被成功移轉。有時,他會把質疑A的聲量直接化為阿北、亞斯伯格症(淫辭),特別是丟出歧視性言論,問題就不見了!

他常舉例自己是二二八受難者家屬,並以此轉換成自己具有原諒為惡者的道德高度。但個人的原諒與社會集體正義是完全不同的命題。他在混淆。

近日柯參加座談,被問及婦聯會與救國團的回應,他說「現在運作都好好的,以後不會再發生,你管它過去在幹什麼?…既然不會再發生,也沒有什麼好處理。」他怎麼知道「不會再發生」?如何保證「不會再發生」?他在閃躲。

今春他問華勒沙「你當總統那天,手下官員九十九%是共產黨官員,你怎麼處理這個問題?」華勒沙回答「如果你一定要在團隊裡分出敵人,那你永遠搞不完。」柯據此論斷:「轉型正義應有三個階段,首先是解決現在的問題,接著預防以後再發生,第三個才是追究以前責任,如果轉型正義第一個是追究責任,那就搞不完了。」但華勒沙只講不要「在團隊中」分敵我,可沒說過不要追究,更無添加次序(sequence)。這是柯的詖辭。

不管華勒沙如何,至少波蘭做到了一九九○年通過「國家安全部門法」,解散政治警察單位與人員。一九九一年通過「撤銷判決法」,平反政治受害者名譽。一九九八年設置「國家記憶研究院」,情報與檔案的保管、公開與取得。一九九七年通過「除垢法」。二○一七年通過「去共產主義」修正案,清除共黨或威權崇拜的雕像、紀念物。

機靈的是,他被主持人稱許「黨產會長官可以聽到柯市長的想法」,便趕緊強調「這是華勒沙跟我講的」。翌日又以阿北身分閃躲「落跑回家會不會比較快」。這是淫辭。

民主政治靠的是政策說服,不是混淆與閃躲。唯有透過發掘真相,寫入教科書與公民的心坎,從而建立社會防衛機制social defense,才能保證悲劇不再發生。也因此,轉型正義至關重要。

公民真的要好好檢視所有政治人物,特別是柯文哲的話術。

(作者著有《放眼國際:領土地位變遷與台灣》,http://hoonting.blogspot.tw/)自由時報1101

Facebook Com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