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東榮>做夢的蜂鳴鳥

0
344

牠已經不記得過了多久了。不過,第一次發現那個紅罐子的時候, 倒是印象深刻的。這個紅罐子是專門為邀請蜂鳥來拜訪設計的。 在一筒長形的塑膠圓筒下方,有四朶紅色小花,每朶花的中央, 有個小孔,蜂鳥就可以用牠尖長的嘴吸食那甜蜜蜜, 又有花香味的甜槳。這個餵鳥罐就掛在一棵瘦瘦的野生櫻桃樹下。

就在第二天,牠看到那位少女,她拿著一個紅色的瓶子出來, 替餵鳥罐注滿了糖䊢,她有一頭光亮的棕色頭髪, 一對不必開口就會傳神的眼睛。 牠好奇又感激地飛到她面前三公尺的地方,快速地擺著牠的輕翼, 才能固定地停在空中,好好地注視著她。她也停足下來, 直直地向她微笑。

這附近花朶不多,食物的來源就只靠那一筒紅糖䊢, 不過也因為如此,牠也沒有其它競爭者,而她無論下雨打雷, 總會保證這糖罐沒有淨空的時候。牠的體積小,飛得快, 心跳會達到每分鐘500次,大概是人類的五、六倍以上。所以新陳代謝快,每天要來取食幾十次。就這樣,每次遇到她, 牠總會飛停在她面前,凝視著她,直到肚子餓了,才不得不飛開。

她住在一座小小的淡藍色小木屋。在她廚房的洗碗台前,有一個窗口, 她在洗碗,洗菜的時候,總會望著窗外的天空, 緑色的草地及遠方蒼翠的小樹林,當然還有窗前的那個紅色的餵鳥罐。有時牠也會飛到她家的窗口去看她。

牠漸漸地認識了這位大約二十歲左右的姑娘,她每天早上出門, 下午黃昏才回來。看來像是在那個辦公室上班的職員。偶而會看到她的朋友來訪,大概是她的同事。看來她是個斯文、內向,不大說話的人。

在一個週末的下午,牠又來到窗前,看她正站在一片鏡子前,穿著一件粉紅,美麗的洋裝,在鏡前擺首弄姿,然後又拿起口紅, 把那充滿笑意的唇際染紅了。她看來一臉快樂幸福,確是一位美女。

不久,牠就常常在週末時看到一位英俊聰慧的年青人和她在一起, 他們看來非常志同道合,是匹配的一對。他體貼開朗,她也變得多話起來,小屋裏總是情語綿綿,笑聲不斷。

有一天,牠發現她在餐桌前縫織著一件白色的嫁衣, 一臉幸福滿足的樣子。

不知道過了多久,有一天牠來到窗前, 竟然看到她兩手握著一張照片,滿臉哀傷, 兩行的淚珠從顫動啜泣的雙頰,不斷地墜下來。仔細一看相片裏的人,不是別人,就是那個他!

連著幾天,牠來到窗前,看到了都是同樣的情景,牠也心痛如絞,心想他一定遇到了什麼大難。再隔幾天,牠竟然看到她把嫁衣放在壁爐裏燒了。此情此景,牠看在眼中,傷心到無法展趐, 不得不停腳在窗沿,把臉貼在冰冷的窗面,悲恨的是, 卻流不出人類一樣的眼淚。她看到了牠,向牠走來,淚眼相向, 她伸出指頭,隔著玻片,撫摸著牠的小身體,接著又低下頭來, 給牠久久的一吻。牠一直點著頭要她知道,牠也為她傷心。 竟然忘了牠每小時都要飛去吃那糖䊢。

過了大約一年,牠又發現她家又有了一位年青人, 看來也有點像以前的那個他。在牠的拜訪中, 牠看到她也漸漸地找到了笑容。牠也為她高興。 她也不時會來窗前與牠相對微笑,還一定會給牠一個kiss。

有一天,牠看到他們兩個在互相交換在吸一根煙, 而且有點神智不清的樣子,真是奇怪,她看到了牠, 也不再向牠走來,更不要說給牠一個吻了。牠失望地飛開了。

接連幾天,都是看到他們在交換地吸著一根煙,而且更奇怪的, 他們開始會吵架,而且他還會打她。

不久,牠不再看到他了,但是她仍然也繼續抽那奇怪的煙, 而且會不時轉動身體,跳著很奇怪的舞姿,有時會忽笑忽哭, 情緒非常不穩定。

那天,牠又飛來窗前,她看到了牠,向牠走來,這次,也是第一次, 她打開了窗,她發出一些不平常但似又熟悉的聲音,牠竟然聼懂 了,她在跟牠打招呼。他們兩個大喜過望,竟然可以交談了。 她發現,那根煙竟然能讓她進入鳥的世界。

他們開始很高興地談了起來,她是一個孤兒,據說, 母親在生她的時候, 大出血死去,父親在五年前也因病去逝了。 牠曾經陸陸續續地生了十一隻小鳥,牠們也都離巢各自成家了, 沒有一隻曾經回過家來看牠。丈夫在兩年前也老死了。所以覺得寂寞,看了這位美麗善良的少女,就很喜歡到窗前關心她。

第二天,牠又飛來了,她見到牠,立刻去點燃一枝那特別的煙,吸了起來, 然後打開窗戶,他們又可以對談了。牠告訴她, 牠昨晚做了一個奇怪的夢,而且是一個一再重復的夢。 牠夢見牠自己是一個具有人類身體的媽媽,正在生產一個孩子。 當別人把那赤裸裸的嬰兒抱給牠的時候,她聼到一聲大叫,"唉! 糟了",然後牠就從夢中醒了過來了。她聼著聼著,笑了起來,說她不相信 鳥也會做夢?牠說牠自己也覺得奇怪,尤其是做人類做的夢。

那一晚,她在網路上,證實鳥確實也會做夢。 而自己也曾經做過自已是一隻鳥在天上飛的夢。她希望明天告訴牠, 她相信牠的夢。

中午時分,牠又飛來了,她又吸了一枝煙,然後就告訴牠, 網路上的事。這次,牠又說,很奇怪的,每次夢到嬰兒的時候, 當嬰兒踢著兩隻小胖腿的時候, 眼前總是看到在嬰兒右邊大腿上方,靠近內側的地方, 有一大片紫色的斑塊。她聽了大吃一驚,脫口說出,"您是誰? 怎麼可能? 我的大腿在那個地方,就有那塊紫色的斑塊!"

牠舉起頭,凝視著她,想了很久,才悠悠地對她說"我也不懂, 太巧合了,我不敢相信。不過, 無論如何, 我要告訴您, 雖然你的吸毒能讓我們溝通,但我要你不再吸毒了,那是最重要的,我最大的願望,就是您能健康幸福。

從此,她沒有再見過牠,餵鳥罐也從來沒有被用過的痕跡, 但是她仍然每個星期都替它換上新鮮的糖槳。

就在他們渡蜜月回來的那天下午,她在爸爸生前書架的一個角落, 看到一本沾滿灰麈的書,書名是"生命輪迴",把灰塵擦淨, 跳上眼中的,作者竟是母親的名字。

Facebook Com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