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春帆>醫療撇步

0
100
Aerial view of paper clipboard with coffee cup and cake

有一位醫生開業後, 病人廖廖無幾。 他抱怨地說, 人只要努力用功, 就可上好大學, 進醫學院, 當醫生。 可惜再如何努力, 也不一定能賺大錢。 有一次他得到一位經營大師的指點, 晃然大悟。 行醫不僅須具備高超醫術, 也須擅長經營,他終於悟到一種生財妙方。

有一天, 有一名病人來求醫, 說他偶爾頭痛, 暈眩, 口渴, 皮膚乾燥等。 醫生給與仔細尋問檢查, 除了血壓稍低外, 各器官功能都尚佳。 醫生說: “我開給你三種葯丸, 你必須照我指示吃藥。 一星期後會康復很多, 但是必須繼續吃。 一個月後, 幾乎可恢復正常, 但是必須再來看我。 每日早上吃一粒紅藥丸, 中午吃一粒藍藥丸, 晚上吃一粒綠藥丸。 每一藥丸必用二柸水一起喝”。  果然如醫生所預測, 一個月後, 他再看醫生, 醫生對他說 : “你必須繼續吃這三種藥丸, 一停藥, 你那些病症必會再現’。 從此他一生吃此藥, 效果極佳, 又毫無副作用。 他很敬佩醫生, 過著快樂的人生。

醫生娘好奇地問 “該病人到底得何症, 必須終身吃藥呢?”  醫生說  “他得了缺水症。 這人一直不喝水。 只叫他喝水, 他不肯。 叫 他吃藥丸配水, 他只好聽話喝水。 如此, 他深感藥效奇佳, 讓他健康快樂。 其實那三種藥丸都不含有效藥劑 , 只不過是安慰劑吧了。 我真的醫好他, 讓他深謝我的良方, 我日日, 月月, 年年都賺餞, 何樂而不為呢!”

醫生娘說: “這似乎有點欠缺醫德吧!?”

醫生回說: “醫術不僅須靠正確診斷施藥, 有時必須配以心理輔導。 只要能有效治癒, 讓病人早日恢復健康, 稍微變通, 有助於治癒。 即使給予安慰劑, 也可算是良方。 他高興, 我生財。 有益雙方, 有何不可呢!”

藥廠研發新藥時, 必須測試新藥的有效性, 安全性, 適用症, 副作用,  最佳劑量與藥理作用等。 藥廠做病人臨床試驗時, 須用 ” 雙盲測試法”。  一半的病人給予新藥劑, 另一半的病人給予不含新藥的安慰劑。 醫生與病人均不知哪個病人接受新藥, 哪個病人接受安慰劑。 但是他們都被告知新藥的可能藥效, 以讓他們期待新藥效。 試驗結果經精細的統計分析, 可確實証明新藥的療效, 副作用等, 再經政府審核後才準上市。      安慰劑 (Placebo) 雖然不含有效藥劑, 但是由於病人被告知可能藥效, 病人會期待而發揮一些心理效果。 特別是那些精神藥, 過敏藥, 止痛藥或降血壓藥的安慰劑似乎效用較高, 常可高達百分之卅。 如病人深認新藥有效者, 則其安慰劑效果常有較高療效。 但是如不事先告知藥效, 則安慰劑不會產生效果。 有些病人不相信新藥, 或誤認新藥有毒性, 則安慰劑不但不能有藥效, 甚至可能導致反效果 (Nocebo)。 所以病人的心理精神狀態, 確能影響安慰劑效果。 效果與個人期待, 社會見解有關。 有一種胃潰瘍安慰劑在德國甚為有效, 因為德國人相信此安慰劑。 但是同一安慰劑在巴西卻毫不發生作用, 乃因巴西人不信。 腦內有一種多巴胺 (dopamine) 的神經傳導物質會令人有提高酬報與激動之感的功能, 因此, 腦內多巴胺較多者較易獲得安慰劑效果。        安慰劑可應用於一些不宜使用藥物者的特別病況。 如燒傷病患有呼吸困難者, 有劇痛時不宜給予極為有效的減痛藥如嗎啡藥, 因為嗎啡藥會抑制呼吸甚致送命。 這種病人如給予安慰劑但告知是嗎啡藥, 其減痛效果甚佳。

最近核磁共振影像 (MRI) 顯示安慰劑不僅對腦有作用, 對脊椎痛神經傳導也有影響。 安慰劑的效果是基於病患的認知與期待, 因病症, 藥劑, 社會觀感, 個人信念而異。 有如宗教信抑, 心理輔導, 信則靈。 安慰劑對生理病理的真正藥理機制, 議論紛紛, 尚待科學証實。 有些醫療人員, 認為只要有實際療效, 能讓病人減輕病痛, 活得較健康快樂, 即使採用安慰劑, 輔導, 勸告, 誘導甚至誘騙都是治病良方, 也不必為虛偽的行為而心感遺撼。

Facebook Com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