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文石:恐龍法官

0
5433

前幾天有位張姓有正義感的朋友,說到他當法官已經過世的哥哥,因為賺了太多黑心錢,家中有太多現金而被錢淹死,使我想起往事。

我剛回到台灣,和朋友一起打高爾夫球,他約了一位法官一起玩,途中這個法官一直抱怨說他的薪水每個月十萬太少了,他的同學當律師寫一封信就有十萬,而他工作繁重,每天有23 個案件要處理,每件文書就有二尺高,而他又不是當事人,沒有在現場,根本無法判斷誰是對、誰是錯。因為他一直重複的說,我直接反應向他說:那麼你為什麼不去當律師?朋友當下踹了我一下。事後他告訴我,這位法官大人有二個小孩在美國讀書,家財萬貫、小三多位,今天他故意輸掉比賽付出代價不少,是替朋友擺平官司的。
陳定南在法務部長任內,有一天約我去法務部一起吃泡麵,我12點到達法務部樓下櫃台,他們說部長出去吃飯,我說他約我一起起吃麵的,他們說現在是下班時間,我只好在樓下等到1:30上了樓,陳定南說我為什麼沒有來?(他是我宜蘭三星鄉大洲村的小同鄉,是我堂弟的同班同學,二人爭取班上第一名,印象深刻)他無奈的告訴我,法務部下有240多個單位,沒有人鳥他,因為你只能對他們調整職務,不能除職,他進入法務部只能帶一個秘書,和聘僱謝聰敏,辨起事來相當辛苦。當時有800位法官和2000位檢察官,百分之八十是國民黨員,而這些法官考試通過後,只有在司法官訓練所半年後就是法官,他們有自由心證的判決。因此有個笑話:一位女法官接了個案子,是性騷擾吹喇叭事件,她竟叫女性受害者拿出喇叭來。

鄭太吉案就是這些恐龍法官玩法的一場大戲,鄭殺人至死已經確定,但是到底是打了16或是17槍無法確定,每次開庭都無法定調,一次二年,拖延了四次,最後陳定南強行介入才能使他伏法,這大概是他的法務部長任內最大的政績,可見台灣司法改革有多麼難。1001

Facebook Com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