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黨說不完的瘡疤 (陳文石)

0
4705

1-我在警察局的長夜

劉怡明的< 密洲警局的一夜> 非常有趣,使得我想起了我在警察局的長夜。

1960年高玉樹選舉台北市長那一年,國民黨為了防止他當選,投票前天晚上實施臨檢,我在羅斯福路和一些朋友在租屋處聊天,警察上門臨檢,我們都沒有帶身分證,結果共有138位年輕人被帶到和平東路派出所。因為警察局沒有那麼大的牢房,只是放一條繩子在警察局前面的地上圍著圈子,大家都乖乖地的站在那裡,待到第二天選舉完成後才能回家。我們整晚一直到第二天下午五時,沒有喝水也沒有吃飯更沒有上廁所,己經記不得怎麼樣熬過來的,當時我們不會反抗也不敢反抗,像是任人宰割的羔羊,當時沒有手機,這些孩子不見了也沒有人關心,印象中好像也沒有家人出來抗議,這是戒嚴時期的界嚴法。

2-國民黨的武訓興學

黃福忠是我四十多年前的舊同事,記得我們一起在中原公司上班(這公司是由中原大學校友創辦的,我時任設計部經理(主管中唯一只有初中畢業學歷,外聘的人不是中原大學校友)。福忠高職畢業服完兵役,從台南北上身上帶著800台幣,來公司上班人很客氣都叫我老師。

1990我回台灣在淡水的白沙灣,看到一個很大的建築工地名為「佛郎明哥度假別墅」1200多戶大型渡假別墅在推案,忽然有人叫我老師,我20年不見的福忠已經是這個有規模的福億建築公司董事長,後來他說我以前很照顧他,其實我已經記不得了,後來他找我參加他的國賓飯店後的「冠德國賓大樓」的投資案。

幾年不見他果然利害,人際關係好得不得了,他認識一些國民黨軍頭,上將中將少將一堆,大家混在一起吃吃喝喝,他當上林口台北高爾夫球場球場俱樂部的隊長,這個高爾夫球場,名譽是由軍方投資開發的,給吃飽了沒事做的將軍們強身運動,數千位將軍擁有免費的會員卡,一般人要付費數百萬才能成為會員,這個球場土地開發建設都由國家出錢。我印象深刻這些軍頭階級分明,個個都是油頭滑嘴的馬屁精。

因為他可能應酬多所以心臟開刀,不久公司遇到財務困難,我和另外兩位老同事無抵押貸款支持他完成建案,後來他想要把公司交給我管理任總經理(他大概不知道我不喜歡管理人事,又對為賺錢而失去自由沒有興趣),所以常常帶我到處跑,有一天他帶我到北投一所中學,拜訪一位武訓興學的私立校長家,進門使我嚇了一跳!家裡垃圾一堆,因為這位老兄是跟隨老蔣來台的教育家,發揮武訓興學的精神,政府給予他免費的校園用地,現在看到土地漲價,他想要出售移民美國,找我們幫忙處理。
回家的路上福忠告訴我,這位仁兄夏威夷的別墅豪華無人能比。因為當時小蔣隨時都會到這些家臣親信或特別人物拜訪,因此國民黨的這些走狗都會裝窮作假的表演清廉形象,但私底下個個吃香喝辣。

Facebook Com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