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文石>赤子之心~憶蕭泰然

0
152

1978 我們全家四口來LA ,好友許丕龍接機並住在他Temple City 的家免費吃香喝辣一段時間,這時的食客包含流浪LA的蕭泰然教授。

我因為從小貧窮,怕吃台幣42.5比1美金的微薄的老本,先作起油漆工,而泰然兄很潇灑,只想用音樂表達出外人流浪的心情,雖然口袋空空他一樣自在過日子。當然許丕龍是他的靠山,因為有共同的流浪心情使我們往後很有互動。

這段時間台灣政局暗潮洶湧,台灣黨外民運人仕及台美有志之士常在許丕龍家進出,也這樣因為蕭泰然和許丕龍共同創作了”出頭天進行曲” 而被染黑成為黑名單以致18年不能返鄉,而我也這時才認識到政治環境的重要而關心起台灣的政局。

蕭泰然第一次心臟病開刀後還是牛排大口的吃,我説您怎麼敢吃這些,他說” 吃呼死贏過死沒吃” 。第二次開刀在家養病期間忽然打電話給我,聲音微弱到幾乎有氣無力的説 :Stone, 我己經三天沒吃飯。 記得當時我正在舉行個人畫展很忙,匆忙趕到他Hacienda Heights的家中,發現他兒子媳婦好像出了遠門,我馬上帶他到附近我們常打牙祭的日本料理店AKASAKA, 告訴他今天您可好好的吃過夠。

他點了一大盤的OTORO,像小孩子 很高興的吃起來,為著更熱鬧又叫林姓朋友來,等帳單一來 總共$270美金,是我們通常簡餐消費的10倍價格。這也是我這土包子第一次吃OTORO(黑鲔魚肚) ,更是那段克難時期最高貴最難忘的一餐,看到大師如小孩一樣天真的享用,我心中感到很值得。我巴不得希望能常常接他的電話,並帶他去吃OTORO,對這位真性情的音樂大師來說,有機會多善待他是我的榮耀。

許丕龍本來要約我們2/25/15 下午四點再去看他,但他却提早一天走了,結束他人生後段折磨苦痛的歲月,算是解脫回歸天家。他為我們全球台灣人留下了最寶貴的音樂資產,尤其令人難忘的,是在他筆下的音符間,可聽到他呼吸着出外人深沉的愛鄉心聲。0227

Facebook Com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