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文盛>錯誤塑造一幅畫

0
158

(陳文盛提供)

一個週末,和速寫社團的畫友們到剝皮寮寫生。結束之後,先和幾位朋友吃甜點,古早味的花生湯配油條,又和從桃園遠來的Connie夫婦晚餐。他們騎著重機車離去之後,我意猶未盡地跑到星巴克,喝一杯喝了咖啡,到他們的3樓看上次錯過的畫展,還畫了一幅速寫。

出來,走到捷運站出口,回頭看廣場的慢慢的熱鬧人潮。心一動,就往長凳上躺著一位睡著的街友旁邊坐下,拿出剛剛在便利商店買的麥克筆狂撇。再拿出水彩狂塗。剛開始的時候,雖然很想抓住那情景和感覺,但是撇來撇去似乎不太對勁,然後不停的堆積,慢慢地就有形了。等到上彩的時候,那想要的就「出來」了。整個過程像是一場探險,不到後頭,都不知道會是怎樣的結局。

比起那天下午的寫生,這幅畫比較有感。下午的社團寫生活動是為寫生而寫生。這幅是真的很有感而畫。有感而畫的畫,比較有感。有時候,很羨慕有些人一拿起畫筆就有一個相當熟悉的畫法走下去,等會就出來一幅佳作。而我,每次都是在那裡摸索,焦慮,不安,盼望-盼望靈感帶我走到一條新的發現之旅。

從這幅畫的線條,可以充份感受到那些摸索、焦慮、不安的成份。到處都是「錯誤」或「不好」的線條。以前上雷驤老師的速寫課的時候,就聽老師說「錯誤」或「不好」的線條,就讓它們留著,再疊上去就是。有時候,錯誤的線條,留下歷史的痕跡,而且有時候反而產生很有味道的效果。

像這幅畫裡頭的這些雜亂線條,不正反映這樣的思維嗎?這些不精確的線條一起在描繪一個繽紛、熱鬧、混亂、動態的場景。好像一個人用很多雜亂無章,不成句子的言語在描述。雖然效率不好,但是你從這樣的描述方式,不但可以堆塑起他像描述的大致景象,還可以體會到他內心的激動。有人說,「錯誤是學習的踏腳石」。錯誤塑造一個人。錯誤也塑造一幅畫。

(陽明大學退休教授、《速寫臺北》創辦人之一https://www.facebook.com/groups/usk.taipei/)自由時報0908

 

 

Facebook Com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