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師孟諷管中閔:性格與行為上的瑕疵品

0
1870
監委陳師孟發表最新一期「尖尾週記」批評管中閔拒絕依法論法,台大若容許一位「瑕疵品」來領導,即使被評為全球十大,也只是騙騙外人。
陳師孟:台大還是看不見的「他們」在做主嗎?

台大校長遴選爭議不斷,監委陳師孟發表最新一期「尖尾週記」表示,管中閔案本是一件單純的法律事件,所有對「管爺」的指控都是法律層面的違失,但「管爺」拒絕依法論法,不惜千里迢迢投訴到國外,批評政府「吃相太難看」,卻對具體的指控置若罔聞,反倒指責政府在搞政治,「顛倒是非、企圖先罵先贏」。

監察委員陳師孟在最新一期「尖尾週記」發表「大學『自治』了嗎?」一文,文中表示,年初台大「校長評選委員會」通過遴選「管爺」、並報請教育部聘任被拒開始,吵到現在已經半年,教育部長換到第3人,「管爺」仍然誓言當仁不讓,甚至不惜千里迢迢投訴到國外(管赴美國南加州台大校友會演講);以往要選中央民代的,需要尋求海外鄉親的支持,現在連選台大校長也要去取暖,真是令人大開眼界。

陳師孟說,「管爺」演講一改當初口出「爺們怕誰?」的狂態,輕聲細語、感性訴求,尤其是提到這些日子,隨時都有不相識的路人趨前問候加油,「不要被壞人打倒」、「我們全家都支持你」,醫院領藥會夾有一張溫馨問候小紙條、到常去的小吃店用餐會送上一盤菜請他。

「我回想自己從30年前參與街頭抗爭與民主運動迄今,也時常有來自陌生人的鼓勵,但更多的是『管爺』不曾承受的:軍警暴力相向有之,黑函穢物塞進信箱有之,妻小在巷弄被侮辱恐嚇有之,自己被民代移送地檢或監察院調查有之」,陳師孟說,這些都還好,最不甘心的是,「從沒有吃過免費的大菜,連小菜都沒有」。

他說,管中閔指出,人民的溫情表現恰恰對照出政府的「吃相太難看」、「完全執政、完全貪婪」、「手伸進大學裡,讓所有的人觸目驚心」、「過去相信的道德價值與公義標準,可以一夕之間就不在了」、「五權中我領教了四權,行政權中我也領教了六、七個部會」,以致於政府「把這件事搞成很複雜的政治事件」。

「我雖然也認為小英政府對我不夠好,但這種罵法可不敢苟同」,陳師孟說,這件事本來就是一件單純的法律事件,所有對「管爺」的指控都是法律層面的違失,包括在參選校長時,填表未充分揭露校外兼職;在遴選過程「副董選獨董」,未主動申請利益迴避;在出任企業獨董與薪酬委員等有給職務時,未事先取得校方許可;在赴中國講學時,未向教育部報備等。

他強調,種種教育部不予聘任的理由,在在都有法令依據,所憑無一出自政治立場;但奇怪的是,「管爺」過去一昧以神隱方式拒絕依法論法,而在前述演講中,對這些具體的指控也置若罔聞,反倒指責政府在搞政治。『這樣的顛倒是非、企圖先罵先贏,我看只有馬前總統說北檢起訴他是『政治迫害』差可比擬』。

陳師孟提及,「管案」令他回憶起在台大求學與任教半世紀,所經歷過的校長。不客氣地說,歷任校長幾乎都是聽命於中國國民黨的官僚學閥,只有一位「無黨籍」的虞兆中校長是例外。他1981年到校,3年一滿就被撤換,陳師孟略帶不滿地問他:「你的治校理念才開始推動,怎麽就要離開?」虞苦笑:「3年前他們不認識我,要我來,現在他們知道我了,就不要我了。」

陳師孟指出,虞把大學的理念歸納為「大學自治,學術自主」,並強調學生有獨立人格,顯示他的人本教育。但虞校長忘記了台灣的大學在戒嚴時期,非但不是「自治」,而且是「黨治」,就這樣,台大失去了一位值得尊敬的校長

他說,即使在後來校長由選舉產生,也沒有傳出像「管爺」一樣,事前就被舉發不配為人師表。今天如果台大當真容許這樣一位在性格上與行為上的「瑕疵品」來領導,即使被評為全球十大,也只是騙騙外人,「一所偉大的大學」不可能對自己造成的「瑕疵」視而不見。

此外,陳師孟也批評台大代理校長郭大維,在今年畢業典禮上直言「現在台大陷入巨大的危機」,指責「政府不應干預遴選結果」,郭代校長只會找一群無聊幫閒的團體來壯大聲勢,在他領導下的台大校方行政人員,掩藏自己所有便宜行事的證據,否認自己所有違法亂紀的事實,把危機歸責於政府,還搬出一段陳腔爛調,對畢業生做廉價的期許。

「說到理想、榮譽、責任、同理心、⋯⋯,高貴的大人啊,你自己有哪一樣?台大有一個管爺已經夠糟了,偏偏還有你!」,陳師孟說,他不禁又想到虞校長的話:「他們知道我了,就不要我了」,今天台大還是由看不見的「他們」在做主嗎?民報0728

Facebook Com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