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婉真>鄭自才的繽紛人生

0
164

我用二種方式表達對台灣土地的愛,六十歲以前以行動捍衛她的主權、獨立與尊嚴,六十歲以後用筆畫出她的脈動、色彩與溫度。」

  這是鄭自才在台中市港區藝術中心,以「畫我山川」為名的油畫展畫冊中的自我描述。

  展覽會場中冠蓋雲集,氣氛熱烈,很難讓人把這場景、這主角、這參加者中的許多人和街頭衝撞、被抓被關、被阻絕於國門等事件聯結在一起。

  事實是來賓中有曾是黑名單的謝理法;曾坐過政治牢,在獄中當選縣議員的前立委陳文輝;有東海大學早年的環保健將林碧堯老師;來自南投的吳弘昌醫師;有民進黨早年的黨工幹部,還有好幾位街頭衝撞的基層朋友...。

  所有這些人的以往所作所為,都遠不如鄭自才當年行刺蔣經國來得「勁爆」。

  那是發生在1970年的「四二四刺蔣事件」,時任行政院副院長的蔣經國訪美,由於美國已打算支持中華人民共和國加入聯合國,而蔣介石正安排蔣經國的接班問題,美方對蔣經國的來訪特別予以禮遇。

  鄭自才(本名鄭自財)和台獨聯盟內部同志商議,想要借由槍殺蔣經國,打亂蔣家的接班順序,但前一天晚上聚會時,他的妻舅黃文雄說,他還未婚,即使被抓或被打死,影響層面較小,因而決定由黃文雄開槍,可惜當黃文雄舉槍的剎那,被旁邊的守衛人員發覺,把他的手往上托,蔣經國逃過一劫。在旁負責掩護的鄭自才,看到被警察壓制在地上的黃文雄,本能的衝上前,立刻被打昏頭,破碎的眼鏡劃傷臉部,滿臉是血,兩人同時被補。

  四二四事件是台灣人反國民黨運動中最激烈的一次事件,雖然在國內新聞被封鎖,卻在海外引發許多留學生熱情捐輸,設法將兩人保釋出來。卻因時任台獨聯盟主席蔡同榮以保護組織為由,把大筆用於營救兩人及協助二人家庭生活的費用,轉作為聘請知名律師,辯護兩人行為和組織無關,因而造成台獨聯盟的大分裂。

  鄭自才說,由於當時蔣家和美國及日本的伙伴關係,以往曾有獨派留日學生被蔣家強逼遣返台灣坐牢的先例,因此,兩人在保釋後,評估在美國坐牢的安全性堪慮,另一個理由是,逃亡越久,可以讓這股台獨的張力持續延伸下去。事後證明的確有發揮這一層作用。

  他第一站逃到瑞典,很快得到瑞典的政治庇護,也取得出國旅行的證件,他認為如此一來,現身應無問題,想不到美國果真在國民黨的壓力下,強勢要求瑞典政府將鄭自才引渡回美國受審,雖然經過瑞典友人的強力抗爭,動員許多人躺在機場跑首企圖阻止鄭自才被引渡,終究還是失敗。

  為了這個案子,他總共在瑞典、英國及美國等國家坐過牢;1991年他在郭倍宏的遊說下,沿用「陳婉真模式」翻牆回台,在台中忠明國小操場的一場「叛亂餐會」上現身,整個行程保密,連他太太吳清桂都不知情,一直到他出現在眾人面前時,吳清桂在台上又驚又喜,又是哭又是笑,場面至為感人。

  刺蔣事件的第二年,他的母親在台南被不明人士以摩托車撞成重傷,路人看情況嚴重,趕緊將她送醫,奇怪的是,醫護人員遲遲不來搶救,最後傷重不治,令人懷疑是情治人員安排的政治車禍,但因當時氣氛肅殺,家人不敢張揚,母親就這樣不明不白的死了。

  回台灣後,他又因違反國安法坐了一年的牢,總計一生中為了台灣故鄉,坐了四個國家的黑牢,此事人間少有。

  出獄後,他也曾有參選的打算,終因長期在海外,在民進黨的派系生態中他毫無空間,反倒是在獄中參加台北市二二八和平公園的二二八紀念碑設計時,獲得首獎;接著也承接了一些大型景觀設計案,著名的如花蓮鯉魚潭的景觀樓,及台東鹿野高台的大型木造涼亭等,都是他的作品。

  建築是他的本行,就讀成大建築系時,素描是必修科,他的素描及油畫老師是著名的前輩畫家郭柏川先生。因此,六十歲之後,他開始拿起畫筆,而且越畫越有心得,他走遍全台各地,上山下海,到處畫畫,畫出他對故鄉的愛,也畫出他色彩繽紛的精彩人生。民報0507

Facebook Com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