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衛台灣大辯論(易思安)

0
753

Ian Easton

當談到防衛台灣的策略時,美國和中華民國(台灣)仍未化解彼此根本的歧見。無可否認,美台雙方多少總是有點分歧。這很正常,因為台灣屬於區域性中等強國,地處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門戶;美國則是全球性超級強權,置身於當前可能爆發戰爭的地區之外。

你或許會對與你關係密切,而且在國防與安全上合作數十年之久的國家有所期待,但美台彼此都不瞭解對方。許多觀察家寄望,川普當選美國總統將有助於泯除隔閡,尤其是在他二○一六年十二月與蔡英文總統通過電話之後。不過,川普政府目前似乎是備多力分,以致於難以做出重大變革。

豪豬戰略 放棄潛艦、戰機

除了為數不多的例外,華府對台灣國防議題的主要論點,與前總統歐巴馬任內的說法如出一轍。美國政府官員持續呼籲台灣增加國防支出。美方官員告訴台北,應著重於儘快強化「不對稱及創新」(真正的意思是成本低廉和非攻擊性的)的能力,理論上使台灣不會淪為一個吸引人的侵略目標。這的確有其優點,但美國官方部分見解深受被稱為「豪豬戰略」(porcupine strategy,或「刺蝟戰略」)的論點所影響,這個奇特的概念是在前總統布希(George W. Bush)任內的後半期出現,影響力在歐巴馬政府時期擴大,憑藉的是採取被動防禦態勢對台灣有利的假設。

豪豬戰略的論點大致是:台灣應放棄所有對大型作戰武器的投資,例如潛艦、戰鬥機、坦克、彈道飛彈防禦系統和巡弋飛彈等。台灣將領反而應該著重於運用能以低成本大量部署的小型、機動性、短程武器來防衛國土。時間並非站在台灣這邊,中國可能很快就會進犯,因此台灣不應再嘗試利用相容的作戰系統,與一套更廣泛的美國區域性防衛網絡連結。這種整合不僅所費不貲,還可能曠日廢時。

豪豬戰略的支持者似乎假定,對台灣而言,備戰重點應放在灘岸殲敵,以及在人口稠密的台灣本島打城鎮戰,而非在中國沿岸、台灣的外島或空中和海上擊潰來犯的敵軍。台灣發展擴大作戰空間,與針對中國內陸目標發動反擊的能力,將傷害美國國務院的脆弱情感。在不同的強度等級上,華府長久以來始終反對台灣發展核子武器、彈道飛彈、巡弋飛彈與武裝無人機。

海空戰力 國軍被悲觀推估

若干美國官員仍持續主張,一旦遭到攻擊,台灣國防當局除了加強固守能力,其他的做得愈少愈好。在這些官員看來,「攻勢」行動應當留給可能會(也可能不會)奉命馳援台灣抵禦中國壓倒性襲擊的美軍。他們認為,台灣應該設想在兩岸爆發戰爭的頭幾天,甚至可能在敵軍發動攻勢的幾個小時內,國軍的空軍和海軍部隊可能就會失去戰力。如此悲觀的推估是否屬實,在承平時期無從得知。當然有可能會,也有可能不會。

與此相反,台灣官員往往強調對敵軍採取主動的必要性。他們主張,國軍必須做好因應中國各種可能行動的準備。台灣海、空軍在短時間內就潰不成軍的想定,並非台海戰爭的唯一可能。

基於軍事上的可行性和政治上的審慎,台灣的國家安全當局不願捨棄運作已久的作戰計畫,也不願為了無人迷你潛艇之類的實驗性概念與系統,淘汰現役的軍事裝備。台灣國安當局寧願選擇經過考驗的防衛戰力,以及戰略競爭的標準方法。

儘管在美國政府認可的台灣防衛戰略中,有建設性的部分似乎已被納入台灣的「總體防衛理念」(ODC),但台北仍藉由持續投資重要平台維持彈性,以防萬一。台灣領導高層顯然抱持台灣有朝一日能透過相容的作戰系統,與一套以美國為首的更廣闊區域防衛網絡整合。此一未來的選項仍然開放,但無法確定。在此同時,面對華府是否願意為防衛台灣獻身、履行對台承諾的疑慮始終揮之不去,台灣高層也瞭解,必須強化本土的國防工業,才能維持行動的自由。

而被一連串看似無止境的國內外危機所困擾的美國領導高層,長久以來一直對主要的戰略議題視而不見:中國掠奪性的優勢地位(predatory ascendance)。華府與台北間異乎尋常的外交關係(非官方關係本來就是不正常的),加上中共在美國施展影響力的活動,進一步確保了台灣不會被當成一個重要行為者看待。作為一個不被視為國家的國家,台灣受到的待遇想當然耳。台灣的聲音不被重視,為一個更遠大目標做出貢獻的能力也因此受限。

共同防禦 美台須整合團隊

改善的空間還很大。對美國和台灣來說,進一步確保各自的國家安全利益有其意義,即使這麼做可能意味著必須付出與北京政權關係惡化的代價。隨著自由世界與中國展開長期的戰略競爭,台灣能夠為印度洋—太平洋地區提供一整組安定的軍事力量,將可能變得愈來愈重要,而台灣軍力之犀利,遠遠超乎許多華府人士目前的想像。

幸好,這場防衛台灣的大辯論並未讓美台雙方彼此怨懟。

美國和台灣的軍事專業人士相較於他們的中國對手,擁有一項極大優勢:他們都來自開放社會,鼓勵人們提出難題,也樂見腦力激盪。美台兩軍仍以誠摯善意看待彼此。目前,五角大廈與台灣國防部間每年的交流數以千計,秉持美台友好的精神,相關工作持續進展。

為了阻止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破壞和平,美國和台灣今後還必須做得更多。至關重要的是,美台兩國勢必得發展出一項共同防禦的工作計畫,整合成一個團隊。

打造一條機敏的前進道路,需要雙方共同努力。商議和辯論可以,而且也應該繼續下去。不過,在戰略情勢變得不可收拾前,就必須有所行動。

(作者易思安為美國智庫「2049計畫室」研究員、《中共攻台大解密》作者)自由時報0908

 

 

 

 

Facebook Com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