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向陽>籠中鳥的時光碎片

0
190
Newspapers and glasses on the desk.

幾年後在你腦海裏揮之不去的竟然是Cinderella酒店狹窄的走廊裏那個長長的攝像頭。Cinderella酒店是P市使館區附近為數不多的一家平價小旅館,你當時正陪妹妹一起辦A國簽證,在此小住兩日。

那麼這個攝像頭到底是表明本旅館保安設備齊全,請大家放心入住;還是提醒大家使館區周圍處於當局嚴密地監控之下,請勿惹出是非?

其實當局對P市城區的嚴密監控,你不僅早有耳聞,而且有刻骨銘心的體會。

你記得有一次和一名法國作家在餐館進餐時,就聽見鄰桌監視你們的國安系的員警煞有介意而又故意大聲地說:在P市誰都別想擁有什麼隱私,哪怕你們在洗手間裏的一舉一動!比如那個 Phuong教授就特別喜歡在洗手間裏手淫。

Ellen是New York一家出版代理公司的經紀人,你是在T廣場上和她邂逅的。

你寫了不少作品,由於完全無法通過當局的審查,所以你希望在國外出版。

你們聊著聊著,很自然地聊到了十年前的廣場事件。

淩晨幾點你記不清了,你正在小旅館的床上熟睡,就聽到一陣敲門聲。

跟我們走一趟。

為什麼?

你自己做了什麼,你自己應該知道 !

我沒有做任何違法的事 !

那你自己看看這段錄音錄影 。

你們這些參加過學潮、參加過遊行的人,一下火車就被我們盯上了。
你竟敢和外國人談論廣場事件,簡直是膽大包天!

Cinderella酒店這種誇張的攝像頭在二十多年前倒是很常見,只是你起先並沒有太注意。
你在學潮中因為張貼傳單被員警帶去問話時,你才見識了它的威力。

門口的鳥兒將你從夢中喚醒。

你忽然想起風笛詩社笛兄柳青青的一首名為《籠中鳥》的詩。

飛進這世界
飛出這世界
只不過是
從這一個鳥籠
飛進
另一個鳥籠

我覺得也許柳青青過於悲觀。

我雖然也滿是傷痕、跌跌撞撞地來到這自由世界;

我知道自由代價不菲,但我總可以自由地寫我的文章。

我覺得我已經飛出了鳥籠。

Facebook Com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