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炳全>飼雞閑談

0
175

妻飼雞已經一年,跟那兩隻白色蛋雞有不可割捨的感情,三個月前就講好八月底開車到北加州,探親遊玩順便參加北醫校友會,前幾天她又變卦,說整天坐車沒意思,還有那兩隻雞怎麼辦?叫我自已搭飛機找親友玩去。

這禮拜氣溫將近華氏百度,今早澆花草時我想順手沖洗一下雞舍,還得再三徵求她的認可,後來見到兩隻雞愉悅地在濕地上啄食,她才心安笑出聲來。

昨天下午妻發現那隻大的Holly又吃得脹雞規走不動,就質問我是去餵了什麼?還好除了一大早我摘些绿葉飼雞外都沒靠近過雞舍,妻不再追問。她也知道Holly向來以老大哥自居,好吃的要先吃夠了,才讓小妹Vicky過來吃,有時Vicky實在餓了太想吃,也會忍受Holly啄頭的痛而張開利喙搶著吃。

幼小時兩隻相依為命,不分彼此,三四個月後到了青少年期Holly顯露領袖慾,動不動就啄Vicky的雞冠,甚至有時也不讓Vicky進睡窩。頭一回Holly吃太飽了走不動,妻先責備我亂餵,要我帶Holly去看醫生,害我說好說歹等明天再觀察,妻打了幾通向飼雞友請教的電話,翌晨看Holly行動自如也放心了。

你想,兩隻雞姐妹就有一隻想當大姊頭,要當班長要搶第一名,夫妻還能不吵,兄弟能不鬩牆不分家嗎?說愛鄰如己,說不可歧視,說天下為公,說世界和平永無戰爭,也得聽生物學家怎麼說。大約1991年老友林國光送我幾本好書,其中「自私的基因」 (The Selfish Gene by Richard Dawkins 1976 著者是英國行為生態動物學家。) 使我眼界大開,讀過之後比較瞭解人類文明的軌跡,戀愛、婚姻、及夫妻爭吵的理論背景,都是來自於基因的自私,所有的生物,動植物包括人類生存的首責,是延續自身的基因,才有不孝有三無後為大,重男輕女,婚外情等現象。

這兩隻蛋雞成長六個月後開始下蛋,從年初的每禮拜兩三粒,隨著天氣轉暖,進步到幾乎每日生一粒卵,妻除了研配飼料、清掃巢舍、鋪乾葉白砂、勤換清水外,也對雞講話,叫牠們來飲水,下去,慢慢吃,別欺啄Vicky!上去睡等等,兩隻愛雞似懂非懂。當聽到急聲叩叩, 叩叩叩重複高叫時,妻會去雞窩收蛋,然後賞些牠們愛吃的青菜或紅蕃茄,偶爾雞會返回雞窩尋找剛才辛辛苦苦下的蛋呢?

雞的口味稍會改變(也可能因季節不同植物成分不同),對車前草,蒲公英,A菜(薇仔菜)的嗜好則不改,對小蕃茄和玉米的狂熱令人動容。今年我種的七八盆小蕃茄從五月開始到八月都有收成,六月開始妻每星期上超市兩次,都記得買新鮮的玉米回來,我也沾光常有鮮甜的玉米吃。有時我趁妻在屋裡忙別的,將吃剩的玉米梗穿洞穿細電線,掛綁在籠內給Vicky和Holly高興地去啄,妻發現時會罵我歧視不仁道,不懂得感恩,那麼小的雞生那麼大的蛋給我們吃,還好意思拿吃剩的給人家。

七月初報導美國中西部乾旱成災,玉米價格聞聲漲一倍,原先熱賣四支一美金,隔天變成兩支一美金,幸好德國人經營的Trade Joe’s 一直是三支一美金,生吃或煮熟雞都愛,啄啃得乾乾淨淨。

七月中旬午艷陽高照,妻為了愛雞的舒適,又去訂了一座洋房式雙層樓的雞舍,兩人花了兩天裝拼上油漆,再跟原有雞舍連接起來,成為10×3呎的豪宅,活動空間加倍,頭兩天兩隻雞還陌生,過後就喜愛寬敞夜暖日涼的新厝,妻說Holly的心胸也稍開放,較少凌啄Vicky了。雞姐妹大概猜出妻有潔癖,近一個月來生蛋的窩和睡覺的窩是分開的。

有一次我幫忙清掃雞舍,Vicky意外地跳出籠外,牠張望幾秒鐘,聽到我叫牠進去,真的很快又鑽入雞舍,讓我感觸良多。回憶三十年前一群台美人知識分子在世界各地推促國府解嚴,開放政黨媒体,總統直選等,台灣大多數老百姓還不習慣自由民主,想投票給新成立的民進黨還怕怕的。現時多數軍公教和司法官們還認為尊奉獨裁者的旨意有吃有喝,搞什麼政黨政治,人家中國共產黨辦事多么有魄力。

南加州的Arcadia市以擁有數百隻放野的孔雀為傲,對居民養雞沒什麼限制,只要不是公雞天未亮亂啼叫就好。有的城市管較嚴,不准養,有的偷養在屋內,整天怕鄰居告狀警察來敲門。還好我的近鄰常送蒲公英之類的野草給我餵雞。雞的原產地應該是印度半島,那邊野生雞種類多,包括孔雀。台灣至今尚有野生的竹雞,優美綺麗的帝雞、珠雞和水雉。

Leghorn來亨雞是義大利人二千年前培養出來的品種,除白色外也有褐色的,全世界飼養的蛋雞都是這一品種。公母的雞冠都一般長,只是母的會偏彎一邊,公的雞冠直挺,而且尾巴的羽毛特別長漂亮。

Facebook Com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