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炳全>籠中人<1>

0
167
Businessman Reading Newspaper Drinking Coffee Concept

清明節跟家人上嘉義公園後邊山坡的獅頭崎掃墓,回程時他跟爸媽說很久沒逛嘉義公園了,請他們開車先走,他一個人慢慢散步回家。

墓裡躺著的是他爸爸的阿公和阿媽,是清治和日治時代的台灣人,雖然他是陳家的長子,負有傳宗接代的重任,他對祖先的事蹟卻毫無所悉,墓碑上祖籍刻的是

鳳山,是幾代前移居嘉義市的?從事那一種行業呢?他爸爸也不知道,家裡的舊相簿留有阿袓的玉照,應該是家境不錯才能在 1920年代去照相館照相留影,墳墓修建

得還有點裝飾,是中上之家。不過從近乎亂葬岡的獅頭崎整体看來,建城三百年來的嘉義市是多災多難的。

他出生於 1983年,當時台灣經濟已好轉,只是政治仍停留在一黨獨裁的戒嚴時期。他的阿公替他取名秋泰,因為他是在秋天生的,也希望他身心康泰,國泰民安。秋泰的童年可說是平平安安,快快樂樂,跟著爸媽遊遍台灣每個國家公園,參觀過主要的幾個博物館、科學館、美術館和名勝古跡,還去過日本東京的 Disneyland,一直到國中三年級要考高中時才有點升學壓力, 他的個子比阿爸和阿公都來得高,可是肌肉鍛鍊方面就差一點,他不大喜歡在太陽底下運動流汗,卻專心投入他爸爸認為沒錢途有時還會惹麻煩的藝術工作。

那幾天下了不少雨,枝枝葉葉一塵不染,綠油油地閃閃發亮,公園裡每一不同的樹種都掛個名牌,像麵包樹、銀葉板根、柚木、菲律賓貝殼杉等,除了中文名外,另有科名以及用拉丁文寫的屬名和種名,下邊還加點特徵或用途,從前可能沒去注意,不過這些名牌有點新,想是近幾年才掛上去的,他邊走邊看,對各種樹的樹形、樹皮的條紋粗細、葉片的顏色質地等等仔細觀察,由衷地感歎造物的神奇。

有一片橡膠樹林,還立個大牌子解說採樹乳的方法,讀小學時常和同學來,曾在樹幹下找殘餘乾掉的褐色樹乳,用力將它壓成一團,做成彈性很高會亂蹦亂跳的橡膠球,也曾偷採橄欖、仙桃、臘腸豆、在樹下撿心形的相思紅豆、燒子核果、油柑等等蠻好玩的。公園後門入口處左右兩旁机車和腳踏車排成兩條長龍,是大清早從遠地來公園運動的市民寄放的,還有一列的小攤販,在地上鋪張塑膠布賣些青菜和早餐點心,有位婦人賣水煮的花生,熱氣直冒。

「少年的,吃這個比較不會上火,沒火氣啦。」賣花生的中年婦人對著他說, 還剝一粒大的殼裡邊有三顆土豆仁的,送給他吃,有點八角茴香的氣味,口感不錯,他從口袋裡摸出一個十塊錢銅板,買了一大包,提在手上,邊吃邊走四處張望, 公園裡各處大小團體晨操運動的人群大都離開了,只剩下唱卡拉OK的擴聲器還連綿悠揚,播放出唱不成調的日本歌謠,玩羽毛球的有幾組雙打還沒歇拍,在樹影交錯中時時傳來歡笑聲和驚嘆聲,他信步走近七里香樹叢圍成的羽球場,想分享球手們友誼比賽的得失樂趣,忽然發見矮樹叢下,一隻母的野雉雞,動也不動的用一支腳站定,難道是彫刻品?他彎下腰再仔細瞧個清楚,活真真的灰褐色羽毛參列白點排列細緻,有點像珠雞,人工彫的眼珠決不會這麼逼真傳神,相看將近半分鐘,雉雞轉頭起步走進樹叢中,一點都不慌張,好像伊才是公園的主人似地,他想起剛買的水煮花生,說不定雉雞是看中那包花生哩,他伸手從塑膠袋裡,拿出兩粒丟進樹叢裡。

走到噴水池旁,有一個別緻的牌子,是家鄉畫家陳澄波於1937年的寫景油畫──嘉義公園的複製品,巨樹濃蔭下有小孩嬉遊,遠處有一座漆紅的拱橋,丹頂鶴悠然漫步池邊,白天鵝輕游池面上,充滿安和歡樂的氣氛,作品旁有畫家的生平簡介。小學時期陳秋泰喜歡繪畫,也曾騎腳踏車帶著畫具,來公園寫生,當時別說天鵝,池旁連一隻水鴨也沒有。水池和小溪谷之間的草坪上有兩座大鐵籠,裡邊空空地,幾年前可能是飼養孔雀或什麼動物用的,鐵網漆成淡綠色,油漆尚未剝落,關著的門沒上鎖,他再仔細看鐵籠裡面,相當乾淨,想像有個人被關在裡邊,樹上的鳥雀不知會不會飛來看?

走向公園正門時,他特地靠近花園水池,看望那位依舊是挺著肚子小便非常可愛的小男生銅像,据說當年公園開闢後,託人遠從比利時買回來的某位彫塑家的作品。

回家後,隨便吃了午餐,陳秋泰打電話給研究所的同學Rosa,她中文名叫林麗玫。

「我是秋泰,Rosa妳願意陪我一天嗎?在嘉義公園。」

「嘉義公園有什麼好看的?頂多半天吧。」

「不是去看什麼好看的,是去被看。」

「去被看?被誰看?」

「那邊草坪大樹下有兩座大鐵籠,空空的,我想呆在裡面一天看看。」

「Crazy!你要我和你關在一起?Crazy!你找兩隻猴子陪你好啦!」

「我也不知道情況會怎樣,我想動物籠子應該也是行動表演藝術的好場地,希望有個熟人在附近照應,免得我被送進精神病院。」

「真是Crazy!我看你的腦筋真的有點秀斗,你是大少爺生活太舒服平淡了,沒事找麻煩,皮在痒?」

「你講什麼都對,我只是要考驗一下自己,被當做動物觀賞會有什麼樣的感覺。」

「你是說真的嗎?,我想想看,哪一天呢?說不定呆不到一個鐘頭你就受不了,急著爬出來。」

「五月初的禮拜六可以嗎?我得好好準備一下,至少要設計掛個解說牌子。」

「好吧,明後天回學校再講吧。」

Facebook Com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