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炳全>籠中人<4>

0
141

人生的第一次是難以忘懷的,四年多前陳秋泰輕鬆地考上美術系,自己一個人帶著簡單行李和相機畫具,搭上阿里山火車,在中途瑞里站和畚箕湖站各停一晚,選山區風光明媚的觀景點淡彩速描或油畫寫生,第三天晨起在阿里山遊樂區旅館後邊,他被波濤洶湧瀰漫白如雪的雲海和雄壯竫聳的塔山震呆了,左望右眺只有讚嘆再讚嘆無從下筆,不知隔了多久,才發覺旅館的小陽台上有位女人向他招手報早安,他有點羞怯,鼓著勇氣回應,「嗨!早!」後來那位女的消失在陽台上,陳秋泰得以放鬆心情,照了幾張相,畫了三四張速描。

在一樓餐廳用早點時,那位女人卻端了小盤子和一杯柳橙汁來到他面前,問道:「我可以坐你對面嗎?」陳秋泰剛塞了滿嘴的吐司夾荷包蛋,急忙一邊擦嘴一邊示意請她坐下。

「今天你想到那兒寫生作畫?我可以跟你去嗎?我學過一年的水彩,最近忙東忙西就沒再畫了。」陳秋泰看她端莊亮麗,又有點藝術氣質,在山裡有個伴也不錯,就說:

「我想搭小火車去眠月石猴,小時候曾和爸媽來見過山頂上的大石猴,妳去過嗎?」

「沒去過,能看到石猴,託你的福氣,等一下子我去買車票和午餐飲料,你好安心寫生。」陳秋泰吃好早餐先上樓清洗和拿畫具,下來時,只見她在車站前招手喊他,「趕快來啊!快一點啦!火車在等你哪!」原來她去買車票才知道上午只有兩班車,第二班十分鐘後就要開動了,她匆匆買了壽司,茶葉蛋,和飲料,見他還沒下來,就跟列車長拜託等一下,她正要衝回旅館叫人時,陳秋泰剛好踏出大門。還好整列車才十來位旅客,當她倆人跳上火車時,大家報以熱烈掌聲和喝彩。

小火車在蜿蜓山路徐徐往上爬,沿途紅檜,柳杉,台灣杉,樟腦樹,台灣扁柏和許多阿里山特有的花草,如毒藥草毛地黃它淡紫色的花柱,有點像十三層寶塔,一整群落地盛開,令人目不暇給,陳秋泰希望這次能在山壁上見到野生珍貴的一葉蘭。半小時後到終點站,走了七八分鐘就可抬頭望見高聳嶺端石猴的頭部側面了,她失聲大叫:

「好像哦!好像哦!是誰刻的?」

「是老天爺刻的,近幾年嘉義市有一個藝術團体叫石猴彫刻協會,每年都有特展,清一色用台灣各種石材,彫刻生動有趣的台灣猴的生活世界。」

「哇哈!你這麼年輕還懂這麼多,誰教你的?」

「除了家學淵源外,三人行必有我師,妳也可以教我呀!」

「我有個弟弟,跟你年紀差不多,他就嫌我囉唆。」

陳秋泰找個最佳角度,替石猴留下兩張速描,簽名之外還註明時間地點,一張預備送給她。他倆搭上最後一班小火車回阿里山旅館,像是久別重逢的姐弟,一路上有說不完的話和玩笑。夕陽西下時在餐館可以暸望雲海,橙紅扁圓的落日浮在雲海和晚霞之間,又是美得不得了,她點了三道比較有特色的山產名菜,其中有一盤是鹿肉山芹菜炒Wasabe ,秋泰挾了一大口,味道很鮮,卻辣得滿臉通紅淚水直流,她看了笑得也淚流滿頰,叫秋泰趕快吃一口白飯,兩人才重新坐正,享受美景晚餐。

餐後她在禮品店選購了幾張CD,有歌星湯蘭花和張惠妹的唱集。她說:「山地姑娘就是有天生純亮豐厚的歌聲,實在好聽。」

「今天下午我畫圖的時候,妳唱的那首歌豪放輕快,歌名叫什麼?」

「哦!是叫……站在高岡上,這張阿妹的專輯就有那首歌,你喜歡的話我多買一張給你。」

入夜沁涼,滿天星斗明亮得好像伸手可及,在陽台的椅子上倆人相擁併坐,陳秋泰從來不曾跟女性如此親近,露水開始凝聚在風衣夾克上,他的心卻迸跳得火熱,在她的默許下,秋泰嚐到了初吻的滋味,那種情不自禁的昏眩和甜蜜,把倆人熔化成永恆的大理石彫像。

次日醒來時已近中午,不見伊人倩影,起身要穿衣時,發見夾克口袋有一紫色的小絹絲袋,裡邊只有一對景泰藍製的蝶形耳環。

在小火車上陳秋泰注意到她佩戴的那對耳環很特殊,她說是自己設計的,又託工匠製作了十對,可以送給他一對,有朝一日好轉贈給他心儀的女友。陳秋泰帶著幸福又有點惆悵失落的心情,搭下一班的公路局車下山回諸羅山城。
据報載,那尊傲高萬年的石猴連同眠月小鐵路,在兩星期之後的911大地震中崩毀了。這幾年偶爾想起阿里山之夜,他就找出蝶形耳環在手中摩揉,回味伊人的歌聲歡笑聲和顏容姿色。

陳秋泰雙手緊握籠網,恨不得用力撐開,唉!都是情緣情債,能捨才有得不是嗎?陳秋泰望望小樟樹底下的林麗玫,是那樣的天真無邪,他有資格向她示愛嗎?正胡思亂想中,有五六個人顯然是三代一家的,走向籠子來看他,把他又拉回現實,他感嘆一聲,情隨意生,緣隨境滅,也是人生的一個環節吧。

Facebook Com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