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炳全>籠中人<2>

0
162
Coffee Shop Cafe Latte Cappuccino Newspaper Concept

「通常行動表演之前要先開記者會,講解表演的內容及意義或其困難度,然後轉告社會大眾去觀賞,你想怎麼進行?」在藝術研究所裡,Rosa坐下來問陳秋泰。

「我只是想試一下旁人不曾有過的表演。妳說我有必要打扮成一萬年前只用樹葉遮体的原始人嗎?觀眾不必多,平時公園遊客就夠了,如果要在動物籠裡多呆幾天,恐怕就得向市政府申請表演場地,那樣開記者會就有必要了。」陳秋泰從網路收集一些近幾年行動藝術的演出,諸如兩人用手銬連在一起生活一星期 (模擬連体嬰),高空走鋼索,騎腳踏車環島台灣繞走一圈,從洛杉磯海灘一路走到紐約曼哈頓,行動彫像,人体彩繪,一直唱歌或一直跳舞,裸体在校園或球場上奔跑,用人工翅膀從橋上跳下去等等,五花八門獨缺關在籠中讓人觀賞。Rosa拿出一本卡夫卡的短篇小說集,給陳秋泰看,

「裡邊有一篇題目叫〈飢餓藝術家〉,描述一位以饑餓為職業的男人,隨經紀人的安排,在歐洲各大城市表演,通常一次是斷食四十天,瘦得只剩皮包骨奄奄一息時才被救出來餵食,休息一陣子恢復體力後,再換地方表演吸引人群觀賞,小說的重點是這位表演藝術家最後一場在馬戲團裡一個動物籠子,人們對他的表演越來越不感興趣,甚至懷疑他是否有偷偷地進食,不知過了幾十天,馬戲團經理打開籠子時,在草堆中找到垂死的他,他向經理吐出臨終一句話,他盼望可口的食物,只是為了忠於表演,他可以無休止地餓下去,隨之氣絕。工人將他和腐爛的草堆一起埋葬後,放進一隻幼小的美洲豹在那籠中,人們競相來看活潑可愛的美洲豹。我知道你身體蠻壯的,你想你的籠中人表演最糟糕的情況會怎樣?」

「卡夫卡的小說我只看過一篇叫〈Metamorphosis  ﹝蛻變﹞〉,看不大懂它的涵意,飢餓藝術家這一篇我沒讀過,聽你剛剛說的他有一大段光采的表演生涯,結局是有點淒涼。我想嚐試籠中人的滋味只是好玩,前天穿過公園時看到那座空空的大鐵籠,有點好奇,想像裡邊關著一個人而不是飛禽走獸,人們的反應會怎樣?所以才想出讓自己試看看,應該不會有危險的,我也不知道會怎樣,萬一被管理員強制停止表演那就沒戲唱了。」

「這一點你別擔心由我來應付,觀眾如有不平常或較危險的行為,你看著辦吧,總之安全第一。」

Facebook Com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