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炳全>庭園雜記~藥草

0
162
Newspapers and glasses on the desk.

搬來天普市社區一轉眼已十二年,前面庭園大致沒什麼改變,只是當初路邊有兩株高大茂密的楓樹,其中一株可能是年老氣弱根部感染芝菌,春天新葉長不出來,只好請市政府派人來看,不出幾天就連根切除,沒料到左鄰右舍也提出申請,原本成棑三十多公尺高的壯麗楓樹,一個月之內都不見了,是有點惋惜,想到入冬成噸的落葉不再擾人,心底裡也輕鬆了。鄰居日裔Kuba 先生送我一盆銀杏,我就選個好地點移植到前庭,現時過路行人都可見到這棵亭亭玉立十來公尺高的銀杏,秋來金黃的扇形葉分外搶眼,今夏竟結了果,原來是母株。

後庭四周是水泥地,只留當中一大圈可種植,這幾年除了野花野草叢生外,種什麼菜類瓜類都吃力不討好,不是被earwigs 蠼螟吃掉一大半,就是浪費水,光長葉子,沒什麼結果,也許是土壤貧劣,是當年建商將廢土堆積遺留的,另一原因是大樟樹遮蓋太多陽光,樟樹細根遍佈,種菜種果樹只能勉強供蜜蜂小鳥分享。

早春請修樹專家來將大樟樹下垂的枝幹悉數切除,後庭天空頓時開朗,讓我萌生種植的意願,種什麼好呢?內人說我們來種藥草吧,真是好主意,每樣藥草都含特殊成分,對人體有助益,含精油香味的像紫蘇、九層塔、艾草、薰衣草、迷迭香等等較少受蟲蟻的侵害。主意既定,先將當中的瓜棚拆下,依地形畫三層的同心圓,買了二十包的牛糞土,又到豆漿店討幾袋的豆渣,用來土質改良。

園藝是美國人最喜愛的休閒活動之一,退休的老人將近三分之一把自己的家園整理得像四季花園,新移民偏愛種菜和水果,能享受自家種不下殺蟲劑的蒔菜,吃起來味道和感覺就是不一樣。

參觀鄰近的苗圃花店,發覺春天賣的藥草就只是常見的那幾種香草,好不容易找到一盆掌葉大黃,如獲至寶地買回家種。三人行必有吾師,當我問幾位朋友關於種藥草的事,他們紛紛提供經驗,有人給我香椿樹苗、到手香,有的割愛金針花、金桔、香茅草、艾草、辣椒、魚腥草、虎耳草和一些不知名的藥草,一時熱鬧起來。有多餘的趁機會轉送給植物園藥草區,做點國民外交。

洛杉磯縣立植物園因有上百隻孔雀徜徉其間,又名孔雀園,這兩年藥草區的園丁特蕾莎刻意經營,頗具規模,大略分成歐洲、地中海、亞洲、美國原住民等區。特蕾莎自稱是南加州原住民的後裔,因而對原住民草藥特別下功夫,她如數家珍地一一介紹祖先們常用的香草,她很高興我能提供一些東方的藥草也歡迎繼續跟我家的小藥草園互通有無。

俗語說:見青就是藥。知道怎麼用藥草,也是一門學問,大部分藥草都耐旱,不必像種菜那樣早晚都得澆水,施重肥,又得跟小蟲為敵。不過有些藥草跟雜草分不清,像前庭草坪裡的蒲公英,是很好的藥草,繁殖過盛變成園藝上令人頭痛的雜草。送我艾草的朋友就警告說別把艾草種地上,以免三年後成為艾草園。

我當年在密西西比大學研究天然藥物時,曾負責過藥用植物園和五英畝地的大麻園,在台北醫學院也維持幾年的藥草園,現時重新種藥草,也希望退休後能隨時向大自然學習,與天地合一。

Facebook Com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