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是父權暴力 (鄒景雯)

0
761

 

選前最後一個超級星期六,看似由南攻北、網民歡騰的韓流現象,突然受到了想都沒想到的強烈狙擊。這天外飛來的力道並非出於正面競爭的民進黨,而是「禍起蕭牆」,國民黨主席吳敦義的「大母豬」助選僅是其一,當晚還有前來參加金馬獎的中國演員們加碼「中國台灣」與行動抵制,頓時間,亂流與逆流齊襲,搞壞了一個原本佈好的棋盤。

  • 國民黨主席吳敦義昨出席台北市黨部舉辦的黨慶活動,針對暗批總統府秘書長陳菊「母豬」說,他承認失言,並向陳菊及社會大眾鞠躬道歉。(中央社) 國民黨主席吳敦義昨出席台北市黨部舉辦的黨慶活動,針對暗批總統府秘書長陳菊「母豬」說,他承認失言,並向陳菊及社會大眾鞠躬道歉。(中央社)

情況有多嚴重?看韓陣營的反應與動向可以作為參考。週六的鳳山造勢會上,韓國瑜點名吳敦義加以責難,甚至說出「寧可乾乾淨淨落選,也不想要骯髒地贏」,此話之重,有北韓金政權「砲決」的火藥量;韓總帶頭下,國民黨各縣市候選人一致切割;而韓粉呢,則是群起圍毆吳敦義的粉絲頁,有人要他「在家裡看電視就好,不要出來亂」,直至深夜仍怒氣未消、不願離去。

至於金馬獎突然響起的變奏曲,是在非政治領域發酵,後座力絲毫不遜前者。最佳紀錄片《我們的青春,在台灣》的導演傅榆,只說了:做為台灣人,最大的願望,也就是國家被當做獨立的個體看待。北京的指令馬上就到了中國團員手上,除了現場立即採取各種小家子氣的杯葛,傅榆更是成為被鎖定的「頭號戰犯」,境外網軍轟然而來,中國影人尤其整齊劃一,紛紛上微博表態,這人造海浪般的「氣勢」,似乎讓最近的台灣人再熟悉不過。如此的規格伺候,能說這是小事嗎?

面對這兩流來攻,一個是顯性的,一個是隱性的,其實對韓流都有影響,韓國瑜截至目前只選擇了吳敦義「單挑」,尚未就傅榆的獨立看待有所評論。但是嚴肅地講,當一個政治人物還在候選的時候,就開始批評他想主政的城市「又老又窮」,這算不算是一種外來者居高臨下的俯看,以及對所謂「老」與「窮」的鄙視?這種心態,與一名男性從政者把不同政黨的女性形容為肥滋滋、走路像母豬,有什麼不同?甚至進一步說,這與中國方面強加比附一位台灣導演的作品表現是「受民進黨政府的指使」,霸凌她的思考與意志,有什麼兩樣呢?

其實,這三者的語言脈絡應該是相同的,它們都是中國傳統體制與習慣中,最封建的、父權的、壓迫的具體表徵。在這樣的權力結構與階級意識裡,上可以卑下,男可以輕女,強可以凌弱,大可以欺小,平等觀從來就很澆薄,儘管中國宣稱完成了共產革命,最近出事的這些中國國民黨的男人在台灣接受過數十年的民主洗禮,但是二○一八年的今天,我們在他們的公眾行為中又看到了多少進步?他們能夠彼此切割嗎?老實講,這些全是暴力,非常的暴力。自由時報1118

Facebook Com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