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 那些事 教了我許多事(唐國銘)

0
627

 

看著目前選情激烈的高雄市長選舉,筆者不禁想起近五十年前的往事。

當時的高雄市長選舉,也是兩強捉對廝殺,和今日相比不遑多讓。國民黨推出陳武璋與無黨楊金虎競選高雄市長,導師關心選情,在課堂舉辦小學生選市長,要同學表態。結果全班只有兩位舉手支持楊,筆者就是其中之一。之後,每天被叫去問,為什麼支持楊,要不要改變支持陳,回去告訴你爸爸。我害怕沉默不說,也沒回去告訴家父,結果不定時被斥責關懷詢問。選前一日,她又問了我一次,然後說,叫你家人不用投票了。結果楊當選了,那是我第一次政治啟蒙,快五十年了,往事已封塵,但歷歷在目,一個小學三年級的孩子都不放過監控,至今想起,仍有餘悸,但我並不怨老師,因為那是個錯誤的年代。

一九七八年我念大一,系服藍底紅綠黃三色長條鑲邊,教官出面干涉,要求拆掉三色線,理由是那是美麗島施明德的旗幟。我回嗆他,大馬路上紅黃綠燈要不要拆掉?大二,熱愛文學的同學自然成立地下社團讀書會—研究台灣鄉土文學,在教室由同學發表閱讀心得分享,教官巡堂出面干涉認為未經申請,非法集會,可能我留長髮又留鬍,看起來老氣橫秋,教官很客氣跑來查問關心,請問教授上什麼課?那是四十年前的事,戒嚴的台灣,每個人心中都有小警總,即使在學校,政治陰影處處可見。

一九八六至一九八八年赴美在Kansas念書,只因在台灣中國同學面前,說出台中關係,以台灣之於中國,猶如美國之於英國,之後,每月家書往返台美要一個月才收到,家父回信很幽默說:你的信寄到外太空了嗎?後來改英文名,換了寄信地址,一週內收到信。出國留學,家父告誡勿談政治,朋友也提醒職業學生分布在全美校園監控留學生,果然不假。

以上的個人往事,當下經歷時是不安的,幾十年了,也深深烙在心中,我相信和筆者相近的朋友也有類似的故事。但這些事讓筆者珍惜自由的可貴,更尊敬過去許多先賢前輩為台灣的民主犧牲奉獻。此外,它讓我明白了在課堂上,學術中立和自由思考的重要性,用愛和包容去尊重多元價值,不做強灌洗腦式的政治思考,因為台灣走向民主開放多元尊重的方向是值得珍惜的。激情選戰結束後,不論輸贏如何,各自回歸正常工作生活,這是那些年那些事,教了我許多事!(作者為樹德科技大學資訊管理系(所)副教授)自由時報1122

Facebook Com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