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廂粗鄙民粹,那廂一傅眾咻 -看美國選情與台灣政情<公孫樂>

0
3614

◎公孫樂

2016美國總統大選的戰火熾烈,一般都是川普用粗鄙的言論攻擊對手,激起陣陣漣漪。不過,民主黨候選人希拉蕊這兩天卻大暴走,她說共和黨對手川普的半數支持者都是「一群無恥之徒」。希拉蕊9日在紐約市LGBT(女同性戀、男同性戀、雙性戀、跨性別)的籌款活動上說,川普支持者有一半都是「種族主義者、性別歧視者、排外者、仇視伊斯蘭者」。她說:「你可以將一半川普的支持者歸入我所謂的『一群無恥之徒』的範圍內。不幸的是,真有這樣人存在。他把他們都鼓動出來了」。

希拉蕊10日隨後發表聲明,為她的的言論道歉。希拉蕊說,她對前一天的部分言論表示後悔,說這是「嚴重的以偏概全」,並收回她對川普的一半支持者做出的斷言。

不過,希拉蕊說:「川普將其競選基本建築在偏見和偏執之上,把一個國家的平台讓給仇恨的觀點與聲音…。」她說,她在這次競選中將持續「盯住這些偏執的與種族主義的言論」。

雖然「說了不該說的話」,但實際上希拉蕊點出了這次美國大選的大問題,就是粗鄙與民粹!

「民粹」(populism)本身其實沒有褒貶的意義。2016年的民主黨總統初選,桑德斯(Bernie Sanders)就是左翼民粹的代表,他宣稱自己是「民主的社會主義者」,在美國年輕族群掀起熱潮,希拉蕊差點招架不住。而在共和黨右翼這邊,繼茶黨之後,川普散播排外主義的思維,加上他的重度自戀、粗鄙,以及攻擊性、煽動性極強的語言,也在美國社會藍領白人(男性)階層形成一股膜拜、追捧的旋風。

民粹主義的抬頭,源自於2008年經濟危機,那場變局點燃了年輕世代和藍領階級對華爾街及華府「金權」菁英的怒火。桑德斯在民主黨初選中,讓美國年輕人在這個75歲的老左派(他當年是反越戰的積極分子)看到新的希望。不過在初選時有人貼他標籤,說他是共產主義者,甚至說他是蘇維埃的同路人。但美國學者Avram Noam Chomsky認為應把桑德斯稱為「羅斯福新政(The New Deal)主義者。

有趣的是,房地產大亨川普的事業,和華爾街、華府甚至各州的「金權」關係錯綜複雜,他的反菁英政治民粹口號卻大獲支持者的追捧,這應該是兩任民主黨政府沒處理好藍領白人這塊的一大證明。他不但排斥非法移民,連整個西裔、穆斯林族群都整個拖下水,他甚至還公開讚揚俄羅斯總統普丁是個比歐巴馬還有魄力的領袖。

川普大力抨擊柯林頓家族的慈善積金會有金權交換的嫌疑,但是他卻被抖出以「川普慈善基金會」名義,向佛羅里達州檢察長捐政治獻金,因為他的「川普大學」被告涉嫌詐騙案,當時佛州檢方正考慮要不要起訴他(結果是沒起訴,更落人口實)。華盛頓郵報更在一篇調查報導中揭露,川普的慈善基金會只是個空殼,他向別的慈善基金會募來的錢,轉手以他的基金會名義捐給警察之友會,而警察之友會則花重金租用他經營的旅館場地辦活動。

所以看川普搞民粹,就像在台灣看到連勝文或顏清標高喊「居住正義」、「世代正義」、「土地正義」一樣的不搭調。

難怪聯合國人權事務辦公室(Office of the United Nations High Commissioner for Human Rights, OHCHR)高級專員 Zeid Ra’ad Zeid Al-Hussein ,6日在海牙的「和平、公正暨安全基金會」上發表講話時,特別將美國共和黨總統候選人川普,和荷蘭極右翼政黨領導人Geert Wilders (Wilders七月份還出席了美國俄亥俄州克利夫蘭舉行的共和黨全國代表大會,並發表講話)、英國脫歐陣營領導人Nigel Farage等人相提並論。他說,這些政治人物都與所謂的「伊斯蘭國」一樣在使用類似的政治手腕。他說,這些政治家的意識形態都與所謂的「伊斯蘭國」所信奉的類似。

不管左翼或右翼的民粹主義者,共同點都是反菁英主義,也會影響到主流政黨的政策及思考,就像桑德斯的一些主張,希拉蕊也要試著收納,並反應在她的競選訴求上。

民主黨的民粹主義沒能打敗菁英派,共和黨的川普卻把黨內菁英派打得落花流水,連黨的團結都岌岌可危。

不過,紐約時報專欄作家 David Brooks斷言,民粹主義者不可能贏得全國大選。他說在美國政治史上,民粹主義的歷史就是一部失敗史。

民主國家很容易發生民粹主義起義,特別是當「不平等性」加劇的時候。

台灣的太陽花運動,就是個活生生的例子。因為年輕世代「起義」,傲慢腐敗的馬英九政府和國民黨政權終於垮台崩解,讓台灣有了第三次政黨輪替。

發端於1880年的美國的民粹主義運動(農民運動),後來逐漸形成了「人民黨」(People’s Party,一般就稱他們為Populists)。1892年時,James B. Weaver代表民粹主義分子出來競選美國總統,可是他只獲得8.5%的選票。後來民粹運動者大部份融入民主黨,但民粹運動起家的民主黨候選人William Jennings Bryan在1896年還是輸給了共和黨對手。不過,民粹運動的核心理念被民主黨吸收,並成為後來「羅斯福新政(The New Deal)的基石。

台灣的太陽花運動之後,它的核心理念同樣的獲民進黨的吸納,蔡英文大獲全勝之下,成為台灣的新希望。

問題是,蔡英文政府接下的是一個大爛攤。民眾望治心切,支持蔡英文、民進黨取得政權的各種團體或個人都有極大的期待;而趴地的國民黨及統派媒體又巴不得唱衰新政府,於是新政一百天,整個社會,媒體、個人、團體都提出各色各樣的批評,在用人、施政、改革各面相都有相當嚴厲的批判。

新政府真的這麼不堪嗎?不是的,事實上,蔡英文政府上任近4個月,從華航罷工、國道收費員抗爭,到拍板基本工資調漲,勞資雙方多年未解的問題,新政府是逐一在解決的。

英國國家廣播電台(BBC)在小英上任才十天時就羅列了︰撤告「太陽花」、台日海洋對話、議長記名投票、原住民轉型正義、廢爭議課綱、服儀解禁、取消健保鎖卡、花東火車實名購票等等已經、或正進行中的新政。

蔡英文8月20日也特別與台灣媒體茶敘,談過去這三個月新政府的施政作為。蔡英文強調「一維持」:兩岸關係「維持現狀」、「二解決」:解決原住民遭受的不公平待遇、解決勞資的爭議問題、「三改革」:改革黨產、改革司法、改革年金。她也強調:「人民選擇我們,是希望新政府能務實勇敢面對問題、解決問題,人民不會希望新政府將責任全部推給過去」。

一百天,大家希望台灣像變魔術一樣的蛻變嗎?漸變是正道,突變要付出極大的代價。菲律賓總統以民粹式的手段解決該國的毒品問題,殺人如麻,也許他目前名望甚高(不然他怎麼敢粗口罵美國總統?),但權力的魔戒很容易讓政客失去良心,未來的菲律賓是否重回強人的時代?殺毒蟲可以得一時民氣,但這把兩面刃也讓人對菲律賓的民主前景捏一把冷汗。

冒進不是蔡英文的風格,因為新政,台灣終於能解決國民黨不當黨產「宿疾」,台灣是民主國家,也是法治國家,先修了法,才能合法合理解決問題。批評者常有一種幻想,對於不義、不公、不法,最好「就地正法」,但那與現實太脫節了。太陽花運動以民粹手段擊敗菁英主義,它讓台灣不必付出流血革命的代價,但民粹主義在政治上是不能走遠路的。

美國1930年代的路易斯安那州長Huey Pierce Long Jr.堪稱是美國歷史上最顯耀的民粹主義者,他最有名的口號就是「人人皆王」(“Every man a king.”)。在大蕭條時期,他的「分富」(“Share Our Wealth”)計劃要求聯邦對富人客重稅就極具爭議。他當州長時,建了數千英里的公路,大力改善教育,似乎是大有為的州長;然而他的獨裁自大以及惡名昭彰的貪腐,羅斯福總統說Huey Pierce Long Jr.是「美國最危險的人」。

要蔡英文大有為,是萬眾的期待,但民主國家,民粹式的改革,是極危險的。美國如此,台灣也如此。

所以,多一點耐心,別「一傅眾咻」,蔡英文是值得期待的!0911

Facebook Com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