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航在無感的想像中 (歐陽書劍)

0
576

「一般人」應該占大多數,統計數字原有能力反映大多數人的感受,不過通常並非如此,同溫層的感覺激盪,會加強個人的心理認知,反客觀的訴求,有時更易匯集一時的認同。然後,贏的與輸的,都檢討錯方向。

國民黨主席吳敦義在會見美國外交政策全國委員會訪問團時提及「蔡政府執政兩年以來是台灣廿年來經濟最差的時刻」,而選民也透過這次地方選舉對經濟的滯悶表達了不滿;不過,經濟的表現有明確的數字可以比較,不管是從企業獲利、股市表現、失業率、薪資成長、出口,或是總括經濟整體表現的國內生產毛額(GDP)來看,說是廿年來最差,不只是太沉重,而是說瞎話。

僅以GDP觀察,在一九五一年後,台灣經濟只有二年負成長,分別是二○○一年的負一.二六%及二○○九年的負一.五七%,另外,還有二年不到一%,分別是二○○八年的○.七%及二○一五年的○.八一%,而前年及去年的成長率卻為一.五一%及三.○八%。大眾若對現在的經濟狀況不滿,在過去廿年,有更多時候絕對不會更好受。

數字可以佐證感覺,但很難做為獨力說服的工具。大部分民眾對數字無感是必然現象,以薪資為例,當政府公布薪資的數據時,不管是相較於平均數或中位數,不及者至少半數,因此,與他人比較的不公平感,總是不會消失,也不難在同溫層中找到心靈相似的「受創者」。不管哪方執政、在哪一個社會,這一部分的不滿聲音總是存在著,其實也提醒執政者要有改善貧富差距的進步思想。

在公平理論中,和他人比較若有不足會產生心理失衡感覺,但與自己的過去收入相較若有增加,可以稍稍彌補不公平感,最低工資的提高,就有這樣的功能,只是這也會擠壓原本薪水稍高於最低工資者的感受,因為薪資不一定跟著提高。當經濟趨於停滯,行業成長差異擴大時,不滿的情緒僅在流動,而不會減滅;只有在欣欣向榮的環境下,百工百業才有機會共同成長。

政府雖然推動多項重大法案鬆綁、積極提高行政效率,但在經濟建設方面大力推銷的「五加二」創新產業及前瞻基礎建設,截至目前不是打了折扣、就是尚未做出成績,還經歷政策主導人的變動,未來一年,執政者若無堅定的推動意志,恐怕很難扭轉選民的既成印象。

在金庸的射鵰英雄傳開頭不久,說書人張十五對郭靖、楊康的父親嘆道:「江南花花世界,放眼但見美女,遍地皆是金銀,金兵又有哪一日不想過來?只是他來與不來,拿主意的卻不是金國,而是臨安的大宋朝廷。」不是因為金國強,而是宋國弱,若是繼續砍能臣、欺子民,就是「花花江山,雙手送將過去,金人卻之不恭,也只得收了」。這樣的情境經常可見,這次的選舉就很類似。

在競技場上雙雄相爭時,應是比強而非比弱,但這次地方選舉,距離民進黨大選全贏不過二年多,國民黨只訴求「討厭民進黨」,而非自己做了什麼,顯是比弱而非較強。只是過去兩年的經濟表現,絕對不是最近廿年最差的時刻,吳主席應該是在選後樂昏了頭。

當民進黨政府是以「改革」做為主要訴求、中央執政的成績單被年金改革、一例一休、同婚等議題圈住時,景氣若無突破性發展,大眾也就不易被尋常的經濟數字感動了。蔡英文總統求仁得仁,但民進黨若要改變民眾喜惡,可不要陷入文不對題的迷航中。自由時報1202

Facebook Com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