輿論名嘴歇斯底里,政客忙著算計!<公孫樂>

0
4390

台灣最近發生的兩件事,簡直讓社會陷入歇斯底里的境況。一個是浩鼎案,一個是內湖幼童光天化日下遭殺害案。

在「理未易明,事未易察」的狀況下,輿論與名嘴瞎起鬨,然後成為政客政治鬥爭的彈藥。在浩鼎案,聯合新聞網3月24日斗大的標題︰「賴士葆:殺翁啟惠別忘蔡英文」;而幼童遇害案,國民黨要求蔡英文出來對「廢死」表態。

翁啟惠犯法了嗎?根本八字都還沒一撇,名嘴、政客就喊打喊殺,但項莊舞劍,意在沛公,他們要摧毀的實際上是蔡英文的新政府以及她的生技政策 (還記得宇昌案嗎?)。

小燈泡無辜遇害,媽媽哭斷腸,但她說︰「這樣的隨機殺人事件,兇嫌基本上在當時是沒有理智的,這不是靠立什麼法,怎麼做處置,就能夠解決這個問題。」「我還是希望能從根本,從家庭、從教育,讓這樣子的人消失在社會上面。」

小小生命沒能來得及長大,全社會都心疼、憤怒,然而卻帶出了「廢死」與「反廢死」的政治口水,然後,要蔡英文表態。就心理健康層面來看,這些凡事都一定引導到政治、把槍口引向蔡英文的政客們,其實和殺人兇手的心理狀態簡直沒兩樣。

浩鼎案由前金管會主委、現任國民黨立委曾銘宗在3月7日進行首波大攻擊,他要求金管會、投保中心應立即調查浩鼎四大疑點,即境外大股東背後資金來源、股價異常是否有內線交易、翁啟惠發言是否意圖意響股價、是否應強化新藥研發的資訊揭露規範。

弔詭的是,曾銘宗擔任金管會主委任內,是浩鼎公司上櫃的最高主管官員,所有資訊他應該最清楚,他在任內對浩鼎「沒問題」,成了國民黨不分區立委之後,浩鼎就「疑點重重」,雖然他也聲稱「沒有政治目的」,然而,除非他當官時顢頇得一蹋糊塗,否則轉任國民黨不分區立委的第一砲,就猛攻生技業的浩鼎,簡直令人匪夷所思!

浩鼎抗乳癌新藥2月21日解盲,結果到底如何解讀,中央社記者在報導該新聞時就說「在場記者也聽得『有點混亂』」,顯然新藥品的研發流程並不是簡單一句「成功」或「失敗」就可以下結論的(請參閱台大醫學院藥理學科特聘教授鄧哲明於2013年發表的「新藥的研發流程概論」http://pansci.asia/archives/38529),投資人僅憑解盲「成敗」而恐慌殺出,造成股價震盪,實在沒甚麼好大驚小怪。

至於翁啟惠的女兒持有浩鼎股票及其持有的過程,若有違法,曾銘宗在擔任金管會主委時早就可以「法辦」,名嘴與政客一提到翁啟惠女兒,就說「窮畫家」怎麼有錢持有股票?除非有違法的事證,畫家窮不窮,干卿底事?

至於有無在解盲前透過內線消息出脫股票,檢調查了就知道,在尚無觸法的事證之前,名嘴、政客就喊打喊殺,這就是台灣特有的「未審先判」。國民黨在指控翁啟惠時都會說︰「這是道德問題,也是法律問題」。這是最惡質的政治鬥爭手段。

法治國家講的是「法、理、情」,法律放在最優先,台灣的政客卻都愛說「情、理、法」,法排最後,所以即使合法,他們也可以用「道德」來鬥垮一個人,尤其是政客們躲在立法院的言論免責大傘下,更是肆無忌憚!

翁啟惠沒有按照立法委員的要求,立即回台灣接受拷問、鬥爭,政論節目的標題甚至用「畏罪潛逃」這樣的字眼來羞辱人。到底他犯了何罪啊?

華揚史威靈公司前董事長及執行長郭清江,3月29日在立法院發表「當立法者及執法者違法時」新書,控訴他遭到特偵組司法迫害的經歷。他點名國民黨立委賴士葆及前立委丁守中等人,捏造事實,讓他遭到超過5年的限制居住與出境。

對!賴士葆當年「捏造事實」整肅郭清江,今天的賴士葆依然招術不變,放話「殺翁啟惠別忘蔡英文」,如果翁啟惠乖乖趕回去,難不成又要成了第二個郭清江或第二個謝清志?

有趣的是,在國民黨立委及特定名嘴持續喊打喊殺之際,3月31日卻傳來浩鼎乳癌新藥OBI-822獲准於6月在全球最具權威的美國臨床腫瘤醫學會(ASCO)上,發表雙盲臨床試驗結果,且是最高等級的口頭論文報告。

報導說,這一榮耀創下台灣國內首例,生醫業界也認為,透過ASCO增加的曝光度,有助於浩鼎打進世界舞台。

4月1日,由於這項大利多,浩鼎股價受到激勵,甫開盤即亮燈漲停,買單高掛五千多張!

那麼,名嘴、政客所謂「內線交易」、「趁解盲前出脫股票」的指控如今怎樣自圓其說呢?

說穿了,國民黨就是「項莊舞劍,意在沛公」,因為他們要鬥垮蔡英文新政府的生技政策!因為生技業是擺脫馬英九「傾中」政策的良藥之一!

※※※

3月28日發生的內湖女童命案,震驚社會,引發大眾對於精神障礙者的相關討論與疑慮,更引發了「廢死」與「反廢死」的一連串爭論。

精神異常在現代社會已是普遍存在的事實,美國社會的精神疾病問題其實比台灣嚴重,同樣存在令人憂慮的危機。根據統計文獻,1955年時美國約有50萬張給嚴重精神疾病患者就醫的公立病床,相當於每十萬人有340張病床;到了2014年,這樣的病床只剩10萬床,相當於每10萬人才有17張床。

美國於1946年杜魯門總統任內通過了「國家精神健康法案」(National Mental Health Act),以應對二次世界大戰後急劇增加的退伍軍人精神病患,到1955年前後達到最高峰,收治的精神病患多達56萬人。然而美國精神病院系統也產生了許多弊端,1962年Ken Kesey出版的小說「飛越杜鵑窩」(One Flew Over the Cuckoo’s Nest),就是根據他個人在精神病院當護士的經歷所寫的作品,反映了當時精神病院的一些問題。1963年甘迺迪總統簽署了「社區精神健康法案」(Community Mental Health Act),打破精神病院的體系,由聯邦撥款建立以社區為基礎的預防和治療設施。

所以,美國的精神病患入院治療變難了,結果現在有20萬的精神病患者成了街友,24萬個重度精神病患者在監獄裡,另有12萬5千個在各地的拘留所裡。

嚴重精神病患者是美國社會的不定時炸彈,到目前為止也看不到甚麼有效的方法或措施來治療或照護這些人。台灣也一樣,但精神病患也有人權,所以台灣目前的《精神衛生法》規定,要讓病人強制住院除了精神科醫師診斷,還需要送專家組成的獨立審查會做審查。

殺童案發生之後,就有醫界人士認為應不必經獨立審查即強制送醫,其實這是走回頭路(2007年以前就是如此)。政大法律系副教授劉宏恩指出,過去精障者不必經獨立審查即能強制送醫的時代,就發生過「同性戀被家人強制送醫,兩位醫師同意強制住院」的慘劇,也有許多沒病街友被強制送醫的案例。美國也是因為有類似的弊端才把精神健康照護體系社區化。

日前新聞也報導,中國湖北武漢的一名大學生,因為在QQ群組宣揚民主理念,被學校強行送到精神病院的事件。如果執政者把異見分子當成精神病患,送進精神病院,那就更可怕了。

至於又引發「廢死」、「反廢死」的政治口水,那又更為離譜了。小燈泡的媽媽就明白,兇手在犯案時是沒有理智的,如果他是個重度精神病患,處死有甚麼意義?而若又無限上綱到要求蔡英文就廢死問題出來表態,那更是牛頭不對馬嘴了。

犯案的兇手被移送檢方時,一路遭民眾追打、叫罵,或許能讓一些人洩恨,如果台灣是個講叢林規則的社會,那麼把兇手丟到馬路上,只要一人一拳一腳,即能「就地正法」。然而台灣畢竟還是個法治、人權的國家,慘案的發生,令人心痛、憤怒,但這樣的悲劇仍然還會發生,如果能像小燈泡媽媽所說︰「我還是希望能從根本,從家庭、從教育,讓這樣子的人消失在社會上面。」這就要看政府有沒有魄力與政策,才能緩解這樣的社會危機再度發生。

蔡英文在給小燈泡和她媽媽的信中說︰「阿姨不會讓你白白犧牲,這個社會破了很多洞,我會盡全力把他們都補好」;「我們的社會出了問題,我們的社會也受了傷。我不會只有心痛與不捨,我也不會只有憤怒。憤怒之後該做什麼,我已經有我的答案。」

國事倥總,紛亂如麻,希望蔡英文總統上任之後,趕緊全力補破網,讓我們的下一代都能心安、平安!0402

Facebook Com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