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火坑的科學家李遠哲(陳茂雄)

0
1135

在專業方面有傑出表現者,若不介入政治活動,必定受到藍、綠雙方的敬重,只是李遠哲具有知識分子的道德勇氣,操心台灣向下沉淪,因而跳入火坑,得罪政治人物,受到抨擊是必然的,幸好他的操守經得起考驗,否則早就被鬥臭。

有關台大校長遴選案,前中研院院長李遠哲表示,台大校長遴選爭議出現偏差,管中閔的事被誤導成政治干預大學自主、學術自由,這是完全不對的事,校長遴選委員會既未成功,就應該要馬上解散、重新開始。他還直言,台大校長遴選共有八名候選人,採取校務會議門檻投票及遴選委員會兩輪投票模式,今年一月五日選出管中閔教授為當選人,但隔天即爆出管中閔兼職台灣大獨董、薪酬委員及審計委員三職,遴選委員之一蔡明興為台灣大副董,「副董選獨董」未利益迴避的重大程序瑕疵,對其他七位候選人形成不公平選舉,教育部退回全案到台大校長遴選委員會,審查所有候選人資格階段,要求台大補正程序而重啟校長遴選。

台大校長遴選案已由是非問題變成政治對立,因為台大本來就是藍營的巢穴,不能接受管中閔因不合程序而被淘汰,因而將是非問題轉成政治對立,任何人反對管中閔,都要面對政治鬥爭,一般人擔心自己受到傷害,因而不願意介入,可是李遠哲卻跳入火坑,突顯學術界的道德。

依台灣政壇的風氣,在專業方面有成就的人,只要不跳入藍、綠任何一方的糾葛,就會受到藍、綠政治人物的敬重,就以彭淮南為例,藍、綠雙方都對他相當敬重,他也不願意介入任何一方的爭端,因而受到藍、綠雙方的推崇,雙方都想將他拉入自己的陣營,只是彭淮南很清楚自己的處境,婉拒雙方的邀請,所以任何一方都不得罪。

以專業的聲望來評論,李遠哲當然遠高於彭淮南,在擔任中央研究院院長初期,藍、綠政治人物對他敬重的程度乃數倍於彭淮南,只是後者不會介入政治,因而備受雙方的尊敬。李遠哲就不一樣,像台大校長遴選案,他就會介入,他認為知識份子要負起匡正社會風氣的責任,不能過度保護自己。

事實上李遠哲介入政治上的糾葛不是始自今日,在2000年的總統大選前,他也公開提出,台灣人應該考慮到要台灣「往上提升」或「向下沈淪」,他認為政黨長期執政必定會腐化,正常的民主國家需要政黨輪替,因而公開支持陳水扁。本來藍營政治人物相當敬重李遠哲,可是在他公開支持陳水扁之後,乃將他當作仇人,這一次他對台大校長遴選案發表意見,當然再度得罪藍營。

因為以李遠哲為首的一群聲望頗佳的學術界人士公開挺扁,才使選局出現變化,當時氣勢最強的是宋楚瑜,選局隱約出現「挺宋楚瑜」與「反宋楚瑜」兩大陣營的戰爭,陳水扁及連戰的支持者都屬「反宋楚瑜」陣營,同質性高,容易出現棄保現象,因為以李遠哲為首的學術界挺扁,才發生「棄連保扁」的效應。當時學術界能影響的選票雖然有限,但對棄保效應卻有很大的功效,因而建立了台灣政黨輪替的政治生態。

根據李遠哲的朋友陳述,他有三個特點:第一,他在國外有相當大的揮灑空間,但他還是選擇還鄉貢獻自己的專長,由於他是諾貝爾獎得主,這種傳言大家當然相信。第二,他不會有大人物的傲慢,會很細心的聆聽別人陳述,這一點跟他談過話的人就可以證實。第三,他有潔癖,很重視個人操守,這一點就很難證明,因為要瞭解個人操守相當難。幸好他做了兩件事可以證明個人的操守,第一件事他在2000年公開支持陳水扁,嚴重得罪藍營,第二件就是近日為台大校長遴選案他出面講了公道話,讓藍營咬牙切齒。顯然的,若是他的操守有瑕疵,藍營不可能放過他。

李遠哲是唯一回台灣服務的諾貝爾獎得主,當然受到台灣政府的重視,他也盡了自己最大的力量為社會服務。當時台灣的教育制度常被批評,例如聯考制度一試定終身,有違教育原則,政府乃請李遠哲帶領一批學者從事教育改革,李遠哲等多位學者也盡了力提出改革建言,後來大家發現改革的成果有違民眾的期待,因而有人責怪李遠哲,他對這一件事也耿耿於懷。

有關教育改革問題,1994年7月28日行政院通過《教育改革審議委員會設置要點》,同年9月21日行政院教育改革審議委員會正式成立(簡稱教改會),由中央研究院院長李遠哲擔任主任委員會兼召集人,在1994到1996年運作期間,共提出四期諮議報告書及《總諮議報告書》,作為台灣教育改革的重大依據,其內容包含教育改革之八大重點優先項目。2003年7月,數位專家學者發表《重建教育宣言》,在《教改萬言書》痛陳自願就學方案、建構式數學、九年一貫課程、多元入學方案、教科書一綱多本、消滅明星高中、補習班盛行、教師退休潮、師資培育與流浪教師、統整教學、廢除高職、廣設高中大學及教授治校等13種教改亂象。

由於教育改革審議委員多數屬留美學者,所以四期諮議報告書及《總諮議報告書》中多數制度是從美國移植過來,而召集人係自然科學家,依自然科學的習性,從美國移植過來乃相當正常,因為在自然科學領域是沒有國界,這一點不能怪召集人。設置教改會時出現第一個失誤是教改委員沒有出身基層國民教育者,所以不知道少子化問題,另外,諮議報告書所以會出問題是社會科學不能完全移植,因為各地的背景不同。台灣與美國最大的差異是在美國是學生之間的競爭,在台灣則是家長之間的競爭,美國制度移植來台灣當然出現水土不服,大家怪召集人有點不公平,他也是盡了力。
(作者為中山大學退休教授、台灣安全促進會會長)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mhchen0201

Facebook Com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