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隨郭文貴 實現不了民主自由和法治 (郭寶勝)

0
1103
郭寶勝

2017年年初以來的郭文貴爆料現象,引起海內外華人界的轟動,但鬥轉星移,郭文貴現象也快要到落幕的時刻了。現在「小螞蟻」(郭文貴的支持者)的人數銳減,除了共特、五毛之外,還有兩種人,一種人是想跟郭文貴有所合作,因為郭文貴有錢有影響力,無論經濟和政治原因,他們都想跟郭文貴合作。對於這類人,我們可以從「東京四君子」 」(指與郭文貴分道揚鑣的袁紅冰、相林、賴建平和郭寶勝四人)與郭的合作看到一個事實:跟郭文貴完全無法合作,他是一個過河拆橋、忘恩負義的人。我們還可以從他與班農的交往、他對待紐約「挺郭會」主要負責人莊烈宏的事情上,可以看到他的薄情寡義。

第二種人,是真心相信跟隨郭文貴能夠實現中國的民主自由和法治,他們是郭的追隨者。因為30多年來,海外民運廣受批評,似乎一無是處,沒搞出什麼名堂。很多人寄希望郭文貴,能夠扭轉這種局面。根據他的爆料和策略,可以讓中國實現美國或其他民主國家民主模式(郭文貴所謂的喜馬拉雅),這些人比較單純。

對這些人,我以這一年多來與郭文貴的交往,奉勸他們懸崖勒馬。跟隨郭文貴,與民主自由南轅北轍,你原來想朝民主自由的方向走,卻發現走到獨裁專制那邊去了,跑到個人崇拜去了,甚至跑到地痞流氓政治去了。

郭文貴本人,已經從一個「訪民」變為一個「線民」,訪民有他們可貴的方面,但訪民意識也是封建社會的臣民意識的表現,根本不是現代的公民意識,訪民的缺陷在郭文貴身上暴露無遺。他的「不反習」、以黨實現喜馬拉雅、主張新加坡模式、打壓五一共振、汙蔑潑墨習近平的女孩等等,都可以將他定位為訪民模式。

後來郭文貴墮落為一個線民,跟中共有關部門合作,來聯合打壓海外人權民運人士,包括對我們四人的造謠誹謗、破口大罵,對幫助過他的一些海外民運人士,稍有摩擦和不同意見,就無情打壓,這些都表現了他線民的特色。

2017年8月26日郭文貴給習近平的公開信(見附圖),寫得非常清楚,他就是要在海外營造他的影響力,來配合習近平實現其中國夢和所謂的依法治國,他打壓民運、戴罪立功、中美兩國兩頭通吃,這些既是他的目的,也是他所實踐的。他每天同「老領導」溝通,實際上就是勾兌,對這些他自己也毫不掩飾。這一切都說明他已經從一位訪民,為了挽回自己的物質利益,已經墮落為線民;從一個有希望能推進中國民主進步,並得到眾多中國人大力支持的人,墮落為我們不得不離開的人、成為一個扶不起的阿斗,成為民主自由的一個敵人。


2017年8月26日郭文貴給習近平的公開信。(圖/作者提供)

對現在還跟隨郭文貴的這兩類人,我們要提出一個善意的警告,現在離開郭文貴還來得及,現在「不沾鍋」還來得及。離開郭文貴,你才能真正追求中國的民主自由和法治,離開郭文貴,你才能真正與追求中國民主法治的人合作,共同奔向中國民主自由法治的頂峰。

我們首先向那些想與郭文貴合作的人說,我們當初也是抱著與郭文貴,能夠合作的心態,袁紅冰先生、我、賴建平、相林,潘晴等人,我們當初想,因為海外民運沈寂了很長時間,給西方的「白左」,「和理非」派控制之後,基本失去了活力。郭文貴爆料一出現,像是平地驚雷,給中共確實產生很大的打擊。這時,我們很想通過郭文貴來重振海外民運,能夠建立起一個強有力的組織,對中共產生很大的打擊,最終消滅中共。同時,也能夠把海外反對派和革命派的力量整合起來,這是我們與他合作的初衷。

但是這種合作根本沒有成功,反而被他罵得體無完膚。我們後來才知道,郭文貴僅僅是想利用我們,擴大自己聲勢,以增強他與中共當局談判的籌碼。本來,我們想通過郭文貴爆料這件事開一些會,造聲勢,讓更多的人知道我們要做的事情,把事業往前推進,我們也希望通過挺郭的波瀾,形成一個全球性組織,可以與法輪功比肩的反共組織。

郭文貴開始也同意,但後來每次提出都沒有下文了。有時候是他主動提出活動建議,最後都被他取消了。他和我們曾計劃去年底在紐約舉辦一個全球挺郭大會,潘晴準備好了幾乎所有會議文件,結果被郭文貴臨時取消了,所有的籌備工作戛然而止。一些遊行、集會和成立組織的建議,全都被他壓下來,做不成。最後,跟他無法合作。

與郭文貴不但無法合作,他還經常翻臉不認人。我們曾經最挺他的四個人,變成了他最近打壓得最厲害的人。他的打壓不是基於政治觀點相異,而是抹殺和侮辱你的人格,說你品質惡劣、妓女不如、死了狗都不吃,語言不堪入耳。對我的攻擊,更是如潑婦罵街、充滿汙言穢語。他對曾經的合作者忘恩負義,一點情面都不給。

班農是我非常敬佩的一位美國保守主義政治領袖,是川普競選運動的總策劃,對川普贏得大選立下了汗馬功勞。雖然由於他的性格脾氣等原因,從白宮辭官,但不失為保守主義右派運動的旗幟。班農到郭文貴家拜訪了幾次,這在政治界是很大的事情,我們看到也非常高興,班農對抬升郭文貴的人氣,起了很大作用。但是郭文貴在班農與川普出現矛盾的第二天,就發表聲明,宣佈與班農劃清界限。我看到這個場景,非常心寒。我們應當對班農存有敬意,珍惜他的價值,畢竟班農在郭文貴困難的時候,施以援手了,但郭文貴連這點情義和政治智慧都沒有。

還有一件事情與莊烈宏有關,莊先生是一位非常淳樸的維權青年領袖,挺郭的時候,和我們一樣希望郭文貴能夠帶動中國的民主自由和進步,他無私無畏地做了很多事情。郭文貴有一次在圈內宣佈莊烈宏可以專職挺郭文貴了,每個月要給莊四千五百美金。當時一下子轟動了圈內,大家都為莊高興,專職挺郭還不愁生活,莊也很高興,專門做了一個關於此事的視頻。

我因為目睹了郭文貴許多出爾反爾的事情,對這件事存有懷疑。果然,沒過半個月,郭文貴又宣佈不發工資了、沒有這件事了。這對莊烈宏的尊嚴和臉面來說,打擊很大。如果郭文貴會做人,私底下會與莊解釋清楚,譬如可以付他一個月工資了結此事。但憑郭文貴的德行,他肯定不會做這種事情。郭文貴許下過很多諾言,很多都沒有兌現。他有反思嗎?提出過道歉嗎?沒有。

他還通過視頻對我和太太說,如果你郭寶勝2018年不在郭媒體賺個200萬美元的話,你們就離婚。目前看這個樣子,我們要離婚了。因為郭媒體一分錢都沒掙到,郭文貴號稱郭媒體投入30億美元,但結果技術效果連「個人網站」都不如。此事再一次看出郭文貴出爾反爾的特性。他失信的例子數不勝數,難以合作。據我所認識的海外眾多與郭文貴合作過的人,都沒有一人能善終。

我要勸的第一類人,你們看到以上這些例子,還期望能與郭文貴合作嗎?我的今天就是你們的明天。我去年作為響噹噹的挺郭大將,今年被他踩在腳下,罵得畜生不如。你們現在表面看很風光,有郭文貴與你們合作,覺得很愜意。看看我的例子,我挺郭文貴時被網友譽為老黃牛,認可我的無私無畏,我不是為了錢,是為了中國的民主自由,與他合作。但是我的結局就是被他打翻在地,永世不得翻身,被他在人格上羞辱,說什麼我看不起太太,說我是台灣特務,拿共產黨的錢,說我跑到東京去嫖妓,還在妓女面前吹牛說自己有多少萬粉絲,還騙捐三四百萬,說得頭頭是道、繪聲繪色。這就是曾經挺他幫他的人的悲慘下場。

還有,郭文貴捧袁紅冰先生為「菩薩、天師」,但踩在腳下的時候,什麼都不是。捧我的時候也說我是「菩薩、老黃牛」等一大堆溢美之詞,但踩在腳下的時候,天天給你造謠、汙衊、捏造所謂黑客刺探我的郵件,這嚴重違反美國的法律,標誌著郭文貴與所謂的中國黑客,聯手迫害在美國的中國人權人士。想跟郭文貴合作的人們,我們可以作為你們的前車之鑒。

至於第二種人,就是那些非常真誠地,希望通過郭文貴爆料實現中國民主自由和法治的人,我要敬告這些人,去年我跟你們一樣,也抱著這樣的念頭,參與他的所謂爆料革命,但經過一年的發展,我從他身上看到的軌跡是什麼呢?我曾經在推特上寫過:2017年我們種植的是龍種,2018年收穫的卻是跳蚤,而這個跳蚤要把我們弄成殘疾。2017年他確實出手不凡,否定中國的反腐運動,強烈打擊中共第二號人物王岐山,宛如橫空出世,石破天驚,完全迷惑了我們,我們真誠地相信跟著他,能實現中國的更新。

但是到了2018年的時候,他與中共不斷勾兌,打壓海外的維權人士,打壓「五一共振」,打壓我們「東京四君子」,汙蔑潑墨習近平的女孩董瑤瓊,阻攔我們把爆料革命運動往前發展,阻攔我們與其他民運團體來往,阻攔我們進行街頭抗爭,諸如此類的事實讓我們看到:跟隨他,走向民主自由的道路根本行不通。跟隨他,我們的政治文化,只能墮落到一個流氓地痞的文化,汙言穢語、勾心鬥角,盯著人家的生殖器不放,盯著那些下三濫下半身的事情不放,這樣還能實現民主自由嗎?

所以郭文貴在2018年,尤其是近期的表現,只能說明有了他,將把中國的政治文化、政治道德完全拉低,中國不會向前發展,而會落後、退步。在這種情況下,你們為何還繼續跟隨他呢?他的兩個身份,一個訪民,一個線民。訪民我們可以理解。原來有一個上海的訪民叫胡燕,拆遷賠償訴求失敗,跑到紐約來,人權民運組織幫了她很大忙,特別是公民力量,發起在紐約聯合國大廈外的抗議活動,甚至還衝進大廈。上海政府慌了,趕緊給胡燕賠償,據說數字驚人,從此胡燕再沒有出現了,這就是訪民的特色。

他們曾經跟民運組織說,我們要追求中國的民主自由和法治,就是賠償款拿到了,也會堅持搞民主自由,我一個人的解放和自由不算,我要全體中國人民得解放、得好處、得利益,很多訪民都是這樣振振有詞,但是當他們拿到自己的利益之後,把更高的目標就忘了,想的永遠是自己的利益,這就是訪民的侷限性,大部分的訪民都是不反習的,都希望更高的領導人,能夠解決他們的問題,有「青天大老爺」的思想,依託這個體制,而不是砸碎這個體制,一切為的是解決自己的問題。這種訪民特性在郭文貴身上也表現得淋漓盡致。

訪民的出路有三種,一個是像胡燕一樣,通過民運的幫助,拿到自己的利益,然後就走人了;一種人是拿到利益之前,兩邊要價,替中共打壓支持自己的人權民運人士,這種人最後墮落為線民,郭文貴就是這樣,他本來就要保命保財,不斷地與「老領導」溝通,爭取歸還錢財和釋放人質。他來美國後發現支持他的人,都是海外民運人士,讓他非常驚訝,他以前在國安部的時候,馬建這些人天天罵海外民運,他看到得到民運人士支持,覺得可資利用,所以走到一起。

訪民的第三種出路是打開眼界,看到個人的利益的最終解決,還要靠瓦解這個體制,即使個人的利益得到保障,錢要到了,人釋放了,但是還有其他的人因為這個體制還在受罪,所以結束這個體制是最關鍵的。有這種認識的,才是真正的訪民,脫胎換骨,升級了。我接觸的紐約的馬永田、李煥君,現在她們的思想意識已經與民主人士一樣了,她們已經不再僅僅追求自己的財產,意識到所有的問題不是哪個官員的問題,而是共產黨這個體制的問題。所以她們積極參加民運會議,要推翻中共,已經上升到非常高的高度,來認識這個問題。郭文貴並沒有走到這一步,他走向了訪民發展的最差的一步,就是當了一個線民。

訪民是「臣民心態」,轉換不了公民意識,公民意識就是不依託「包青天」,不依靠皇帝解決問題,制度的改變才是根本,主張真正的法治,不是新加坡模式,而是美國模式、英國模式,才是依法治國的典範,才是真正從訪民過渡到公民的過程。郭文貴跟馬永田、李煥君沒法比,還在幻想「包青天」能夠解決問題,與宋江非常類似。我在推特中將郭文貴定義為:「造反無膽,招安無緣」。郭文貴絕不會想造反,另一方面雖然他現在經常跟「老領導」溝通,但對方絕對不會饒恕他。我現在最擔心的是這些小螞蟻們變成108將,被宋江說服,集體獲得招安,並最後被毒殺。

郭文貴利用東京「戰車大遊行」來造聲勢,為的是拿回更多的財產。他號召各地都搞「戰車大遊行」,拿回的財產就會更多。他利用我們的民運力量,來增加自己的討價還價籌碼。我們覺得「戰車大遊行」效果很好,但是有一天郭文貴突然召集我們,說是要解散「挺郭會」,不講原因。其實原因很簡單,「老領導」放話了,不要搞太過分。

民運沒有什麼過分不過分問題,我們把民主運動推高了,把共產黨瓦解了,才是真正的成功,民主運動是沒有上限的,但是郭文貴眼裡有上限,他要控制在一定的幅度之內,因為他可以與對方談判,去勾兌。我們這些搞民主自由的人,想通過郭文貴的爆料和全民爆料,建立一個很大的反共組織,與中國國內的維權抗暴運動結合起來,最終把中共瓦解。我們的想法與郭文貴的出發點和性質不同,他是典型的訪民與線民心態,我們與他分道揚鑣,是遲早的事情。

在今年的五一之前,郭文貴就叫我千萬不要參加「五一共振」,我覺得非常奇怪。郭還連續發了幾個視頻,反對「五一共振」。他要按照「老領導」的發話去做,要充當某種維穩的力量,不斷地打壓真正的海外民運人士,我們成立了「反共反習大聯盟」之後,他對我們似乎有了刻骨的仇恨。他不反習,並認為共產黨大部分是好的,我們偏偏是反共反習。他認為爆料和宣傳爆料就行,不需要上街,不需要遊行,不需要聯合友軍,但是我們強調的是民主革命,不是搞「孤狼運動」,要千萬人上街,推翻中共統治,跟郭文貴所宣傳的理念完全不一樣。他要阻止我們,破壞我們,詆毀不斷給國內維權人士資助的組織,反對民運組織募款、開會等正常運作,所有這一切,都顯示他充當著替中共維穩的角色。

最初我對郭文貴的認識是,他是一個「扒糞者」,對王岐山、傅振華這類人,確實起到了揭露作用。但後來他開始提出了實現中國民主、自由和法治的口號,說他為此已經準備了28年了,蠱惑和欺騙了太多太多海內外華人。實際上,他是利用這些民主自由的口號,來凝聚人氣,變成自己獨有的力量,利用獨有的方式和能量,與中共討價還價。當我們真的想把這件事情做大的時候,他卻下令停止。

我要忠告這些小螞蟻們,你們一定要看清郭文貴的真面目,懸崖勒馬。我看清得比較晚,是在「兩會」之後,習近平要做千年皇帝,郭文貴還不反習,王岐山不僅沒有下台,反而作了國家副主席。郭文貴的海外爆料對中共起不了大作用,對王岐山也沒起作用,對其他官員也是。

當然這不全怪郭文貴,是中共這個體制太邪惡,作為爆料革命參與者,需要的是調整思路:一人爆料有限,全民爆料是無限的;個人有限,必須靠團隊來組織,民運組織應團結聯合;僅僅爆料有限,必須有後續的行動,包括走上街頭,抗爭。這些建議,我曾當面給郭文貴說過,但被他一概否定,我與他產生了思想上的劇烈衝突,他在我們見面後的第二天公開說:郭寶勝沒有腦子,誰反習,誰就是他的敵人。

有人說我是郭文貴的諍友,只要他聽我勸告的一句,都不是現在如此局面。他今天的下場是什麼?已經沒有什麼媒體理他了,資深民運人士,能夠跟隨他的已經寥寥無幾。我們這些去年挺郭的主要幹將,原本要和平體面地撤離挺郭行列,但卻遭到他無情地追殺。從我們的經歷中,小螞蟻們應該明白再跟著他就是走上絕路,再跟著他,是與民主自由背道而馳,自己的政治道德也會越來越低。

我已經非常後悔,我得到的其中一個教訓,就是跟錯人之後,自己的政治道德水平,隨之下降。郭文貴的種種做法與行徑,已經玷汙了反共隊伍的政治道德,汙染了華人的網絡世界、社交媒體。這已經不是郭文貴個人的問題,而是華人民主運動的共同問題。郭文貴已經嚴重影響了海外民主運動前進的步伐,影響了中國維權抗暴運動前進的步伐,影響了中國走向民主自由的步伐。郭文貴已經成為了歷史前進的障礙和包袱,必將會被掃進歷史的垃圾堆中,對此我們堅信不疑!(美國華人教會牧師)民報0725

Facebook Com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