趁亂賣台 馬英九不能說的統一夢<公孫樂>

0
1910
Aerial view of paper clipboard with coffee cup and cake

公孫樂

張顯耀「共諜疑案」讓馬英九再一次灰頭土臉;餿水油食安風暴則讓全民惶恐難安。這個蠱蠹叢生的政權,內鬥超低級,也超低能,信用早就破產;而面對食安風暴,「爺兒們」好官我自為之,更是顢頇到了極點。然而,就在這當頭,馬英九念茲在茲的卻還是他的「被統一」賣台大業。德國之聲中文網九月二十三日報導說︰馬英九日前接受德新社和另外兩名記者的採訪時表示,「他願意學習兩德處理雙邊關係、最終實現統一的經驗」,而且還說「與大陸改善關係是唯一可行的途徑。…,否則,台灣的活動空間將被縮小到極限」。這一消息馬上引起輿論的反彈與批判,一家電子媒體主播一開始播報新聞時,就舉著寫有「靠攏中共是唯一生路,我X」的牌子「破題」,她說︰「馬總統說靠攏中共是唯一生路,我們則要說我X,因為我們不認為這是唯一生路!」

不過,「馬更正」馬上說︰該報導的說法「乃憑空捏造、與事實不符」。並說︰「至於『矢言將持續推動目前的傾中政策』、『接近中國是台灣求生的唯一機會』,馬總統更是從未提及」云云。德國之聲後來雖然在文末發出更正,但僅刪去「最終實現統一的經驗」。馬英九可能真的沒講「統一」,但是在訪問過程中,他所說的每一句話,都明明白白告訴訪問的記者,兩岸最終是要「統一」,毫無疑義!

因為,根據總統府後來公布的「證據」,馬英九心儀1972年的兩德「基礎條約」,他讚美說「我認為兩德在『基礎條約』中互相承認對方領土而不碰觸主權問題是正確的決定」。然而接下來的話就露餡了,他說︰「雖條約中並未使用主權一詞,西德總理布蘭特(Willy Brandt)於條約附函東德部長會議主席,表明條約所載並不影響兩德統一」。馬英九是「中華民國總統」,根據中華民國憲法第 35 條規定︰「總統為國家元首,對外代表中華民國」。中華民國憲法第 38 條也規定︰「總統依本憲法之規定,行使締結條約及宣戰、媾和之權」。

馬英九既然是個「國」的總統,而他又都說「依法行政」,那麼,根據中華民國憲法的規定,他行使行使締結條約及宣戰、媾和之權的對象當然是另一個和他對等的「國」及其代表人。然而,這個法學博士卻說︰北京和台北之間的關係既非國與國之間的關係,也不是一國內部的關係。…,台海兩岸關係「是歷史上還從未有過的一種關係」。

如果中華民國的總統都沒辦法界定他所要締約、媾和的對方是不是國,那麼,他就沒有這項憲法的權力,否則「四不像」也可以來要求和中華民國總統談判締約嗎?

回顧一下歷史,同樣是中華民國總統,1999年7月9日,李登輝總統在接受德國之聲(真是歷史的巧合與諷刺啊!)總裁Dieter Weirich、德國之聲亞洲部主任Gunter Knabe與德國之聲記者Simone de Manso的訪問時說:「中華民國從一九一二年建立以來,一直都是主權獨立的國家,又在一九九一年的修憲後,兩岸關係定位在特殊的國與國關係,所以並沒有再宣佈台灣獨立的必要。」

而李登輝的下一任,中華民國總統陳水扁,則在二○○二年八月二日透過視訊,對在日本東京舉行的「世界台灣同鄉會第二十九屆年會」的與會人士說︰「台灣是我們的國家,我們的國家不能被欺負、被矮化、被邊緣化及地方化。台灣不是別人的一部分,不是別人的地方政府、別人的一省,台灣也不能成為第二個香港、澳門,因為台灣是一個主權的國家。簡言之,台灣跟對岸中國一邊一國,要分清楚。」

平平都是中華民國總統,李登輝、陳水扁都很清楚界定台灣與中國的關係屬性,這樣的國家領導人,才能明確帶領台灣兩千三百萬人走該走的路;不管支持或不支持李登輝、陳水扁的界定、認知與主張,但他們都清楚認知,自己是這個國家的總統,要行使憲法締約、媾和的憲法權力,從這裡開始。

相對的,當了六年中華民國總統的馬英九,現在卻告訴人民說︰中華民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既非國與國之間的關係,也不是一國內部的關係」。如果中華民國總統都搞不清、說不明白所面對的談判締約對象是甚麼,他若不是迷失了,那就是說謊!
雖然馬英九連鹿茸都搞不清楚而博得「馬卡茸」的笑名,然而面對兩岸問題,馬英九卻是狡滑如狐、如鼠。他絕口不提「兩岸統一」,被媒體揭發了還會猛否認、猛更正;但是卻趁台灣災厄連連之際,渾水摸魚式的向北京交心,希望能獲習的垂憐,在APEC上給「馬先生」賞個臉,以便在他卸任之前簽下「賣台契」!

馬英九個人若要亂搞關係,也許可以說那是他家的事,我們或可姑且抱著看戲的心情冷眼以待;不過,馬如果把國家拿來搞不倫、搞曖昧,那可就是兩千三百萬人的大災禍了!0926

Facebook Com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