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慶雲>Plain Speaking<1>

0
123

來美國第六年,1976年6月的一個Friday下午,鄭博士初臨Washington, D.C.。

The next morning受王前輩案內去逛Mall,不是百貨商店J.C.Penny、Sears、Woolworth,而是紀念碑、博物館林立的the National Mall。從Mall眺望巨大的the Capital dome、彼棟榮耀民主政治、裡面有the House and the Senate的雄偉國會大厦。

終於在第二(te ji)禮拜的Tuesday踏進國會的大門,來拜訪Stone參議員。

「Dr.鄭,參議員去開會。」

胸前別一枚蝴蝶brooch、穿淺黄色suit的女助理講了甚麽?

「I beg your pardon?」

「參議員去開會,Dr.鄭。」

女助理再說一遍,看這位來國會遊說的新人失意寫在面上,女助理安慰說:「會議室也在此大厦內,開完會Senator隨時會回來。」

請Dr.鄭到接待室,女助理said:「這個Reception room也是等(tan)待室,平常坐六、七人咧等待senator接見。」

相對的兩張long sofas、大概也只能容納六、七人,但是今日並無別人(pat lang)!

「Would you care a cup of coffee?」但是女助理提來a thermos of coffee,said:
「New crop of 1976,今年家鄉採收的coffee beans。」英語coffee bean、台灣話ka pi tau(咖啡豆)都是俗語,ka pi不屬於豆科、pea or bean familiy。

年初聖保羅的同鄉帶來咖啡做等路(tan ro、gift),也盛讚巴西的混血美女。對今日初相逢的女助理,歹勢問伊是不是Brazilian?先飲(lim)一嘴咖啡,鄭博士間接的問:

「這是巴西的咖啡?」「我不是南美洲來,」似乎看出鄭博士的心(sim)意,女助理bibia chhio(smile、微笑):「巴西雖然是咖啡大國,不是origin of the product。再猜猜看,where is my home country?」

巴西栽種咖啡始於18世紀,採用衣索比亞的種子。讀過這段巴西的咖啡歷史,鄭博士推測女助理的家鄉:「Ethiopia?」

「Wah,終於鼻(smell)出原產地!」女助理繼續(ke siok)說:「我出生在衣索比亞的首都Addis Ababa。」「阿里巴巴!」鄭博士贊嘆Ethiopia的首都採取童話中的人名,比較優美。

女助理想一想才了解Addis Ababa、鄭博士聽做Ali Baba,微笑着:「Ali Baba and the Forty Thieves!」鄭博士問女助理聽過美國總統罵蔣介石thief的故事?女助理點頭:「Truman總統罵的,杜魯門所以罵蔣介石,因為其所窃盜的是美援款。蔣介石真的是一個賊仔(chat ah)?」

「Merle Miller寫於Plain Speaking,An Oral Biography of Harry S.Truman。」鄭博士繼續說:「我記得在pages 288-289:Chiang Kai-Shek and the Madame were all thieves。」

Facebook Com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