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慶雲>Lam咧講<9>

0
151

念黄靈芝(Ng leng chi)的短歌詩句:『睏去的時,又像醒醒。』

「聽起來也像我的故鄉Addis Ababa,日頭赤炎炎的summer time。」

Rice asked:「台灣人風行寫日本短歌?」

「我受日本教育(kau yok)才讀(tak)小學二年半,今日要寫一張簡單的日文批(pue、letter)並不容易。但是老一輩,受過完整的日本教育、有人文學修養好的,我再介紹另一首短歌:台灣語,日本語,英語,北京語,混(ま)ぜて用いし  (Lam咧講) 我が半生。

作者文錫鏗(Bung Sek Keng)在彰化銀行服務(hok bu),五十歲時出差去日本,逢短歌大賽,隨筆寫了這一首,獲得全日本第一名。

Rice問:「短歌中的北京語,就是Mandarin?」

「嗯,滿大人講的話,他們中國人選作他們的國語。」

「也是你們的國語?」

「No. 我們不是中國人。」
0912

Facebook Com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