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慶雲> Lo 教授<12>

0
153

「Lo Ra教授(kaw siu)在Addis Ababa人氣(khi)好。」

「你的意思是,學生踴躍選修微生物學(bi seng buut hak)?」

「嗯,」Rice笑說:「尤其(ki)女生。」

「因為the professor is handsome?」

「確實有人為這個目的(bot tek),另外一部份為實習日文!」

「Lo Ra教授用日本話教(ka) microbiology?」

「教室講英語,但是實驗室就(tio)比較自由。一位日文系學生,用日本話問微生物學、也問日文的問題。」

停一下,Rice看鄭博士有注意咧聽、才繼續說:「但是我,選讀microbiology在先。」

「後來才選修ni hon guo(日本語)?」「不是一般會話、不是市井小民講的話,我選修literature。」

「日本文學,讀甚麼?」

「紫式部(Murasaki Sikibu)的源氏物語,松尾芭蕉(まつお ばしょう、Matsuo Basho) 的俳句(hai ku)。」

芭蕉的俳句,自然會想起古池や

Huru ike ya

蛙飛び込む

Kawazu tobi komu

水の音

Mizu no oto

「Lo Ra教授也讀過芭蕉(Basho),I asked him:『How old the Huruike(古池)? 』

Lo Ra教授解說古池並不是舊水池(ti),it is not an ancient or old pond。而是山中一個寧靜的水景。

我有所梧:『一隻水雞(chui ke)跳入寧靜的水景。』

Lo Ra教授即以五、七、五音節,翻譯做台灣話的hai ku(俳句):古色水景也 一隻水雞(chui ke)跳入去噴起水e聲。」

Rice念俳句的一字一字,鄭博士問了不了解台灣話的意思?

「譬如chui?」

「Water.」

「Chui ke (水雞)?」

「Frog.」

鄭博士驚奇:「你會台灣話?」Rice搖頭:「只學這一首俳句,我記得每一字。」

Facebook Com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