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慶雲> 科學頭腦<16>

0
137

「Malaria parasites的單細胞,甚麼形狀?」鄭博士問Rice。

「Ring form.」

「環狀、像戒指?」

Rice笑答(chio tap):「比較像doughnuts。」

鄭博士問:「當年大學的laboratory research,為聯合國找parasites、算不算學分?」

「不但算學分,也算工(kang)錢。」「工資,聯合國付的?」

「嗯,看一點半鐘久的顯微鏡、二倍於在ka pi(咖啡)園做一日。」「Miss Rice和衣索比亞大學生在ka pi園打工?」

「有一部分大學生半工半讀,我也在咖啡園做工但無工錢,因為父親是plantation的owner。父親付我的學費,反對女人讀大學,說以後養孩子浪費所讀的高深學問,直到為聯合國找(chhue)malaria parasites。」

「因為有工錢。」

「因為我發見(huat keng)some parasites with wings!」Rice 展開雙臂做拍翅(sit)狀。

「單細胞的寄生虫會飛(e pue)?」

「雖然插翅(chha sit),並無飛行的功能。」Rice說:「全班唯我獲得一个特別獎!」

「發現獎?」

「科學頭腦獎!」Rice笑著:「但是同學質疑單細胞的parasite,何能carry二片多細胞的翅股?我反問:『Under microscope、the image of the wings,何能肯定為多細胞?』我並推論寄生蟲在蚊仔体內行有性生殖時,獲得wings的基因。」

「Ro La教授肯定你的推論?」

Rice搖頭:「Ro La教授只說我有科學頭腦。」

Facebook Com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