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慶雲 >來去聽證會<71 >

0
96
「Keiko,惠子;惠み,讀做megumi。」簡船長問年長e王市長:「另外歡喜、慶び、yorokobi的慶子、pleasure girl!也讀做Keiko?」
王市長點頭,但嘆阿里山遭劫!所謂遭劫,當然是遭國民黨的劫!
劫後Keiko的camera未受損,簡船長問銘輝:
「Keiko拍了阿里山大火?」
「逃出被縱火e旅館,火災後Keiko才took some photoes。」
「所以Keiko攝(hip)的相,是大火後的廢墟。」
「嗯,簡船長在東京閱讀《台灣青年》月刊。月刊上的廢墟相片,我猜測、有可能就是當日Keiko攝的?」
簡船長問:「至於《台灣青年》所主張林務局為迫走居民而放火,是吳議員告訴Keiko的?」
「翻譯的,一邊聽其他旅客談論著阿里山火災,一邊為Keiko翻譯做日本話。」
「譬如《台灣青年》封面的標題『營林處が立ち退きを迫って放火』。」
「這句日本話太深(chhim),我只懂前面e營林處,後面e放火、ho ka。」銘輝說明:「可能為許世楷、邱勝宗等日本留學生所寫。」
Facebook Com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