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慶雲>高山哲人<36>

0
163
Coffee Americano Espresso Newspaper Couch Concept

「有人自從二二八事件發生後,不講北京語。」

陳議員問:「甚麼款人?」

「一位文學家。」

「是不是巫永福先生?」

吳議員問,見莊議員點頭、繼續說:「不願意使用彼族群(hit tsok kung)的語言講話,不止巫先生一人。」

「矢田さん(Yata san)也是?」

「矢田さん可能不是語言的問題,不接受省府委員的職位、恥於和彼群人相處?」

「這位高山哲人、入學台南師範,看平地人飲酒有節制、酒癖也比較好。畢業後回阿里山擔任警員,做令鄉親佩服的事!」

「宣傳飲酒之害、勸原住民戒酒是一件最艱難的事。」

「可能受到平地人成功戒除鴉片的鼓勵?」

吳銘輝議員講:「台灣總督府於1925年舉辦始政三十週年紀念展覽會,會場設在臺北新公園內的博物館,臺北植物園等;陳列文教、衛生、交通事業、產業等建設。第四會場在專賣局陳列酒、煙草、鹽、樟腦、鴉片等專賣品。1935年四十周年始政紀念,不再展示opium、因為台灣人已經戒除鴉片。」

莊議員said:「另一位高山哲人,北部角板山的日野三郎、讀臺北醫學校。」

「彰化賴和的同學?」

「Not that old,修業中改名醫學專門學校、就是帝國大學醫學院的前身。Hino(日野)醫師可以選在臺北、桃園開業,但伊回角板山服務鄉親。戰後改名林(lim)世昌。」

「戰後國民黨計劃性的消滅台灣精英,林醫師和矢田さん都在內,不分平地人、山地人。」

Facebook Com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