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慶雲>頭毛插筆<10>

0
135
Aerial view of paper clipboard with coffee cup and cake

Rice去接聽電話(tien wei),帶着笑容回來:

「The CPA Mr.王打來的。」

「王前輩來電話,」鄭博士問:「有甚麼交代?」。

Rice搖頭:「並無(bo)特別的代誌,王會計師關心你的sacred mission,國會遊說(eu suat)。」

Rice隨口說的『神聖任務!』,聽起來親像(chiu)第一日的工作受到肯定,鄭博士感覺這次決心搬來DC從事lobby的價值。但見Rice頭上一支筆,是夾在頭髮(huat)上的紅色ball pen。

「頭毛(tao mng)插筆,十分清新呀!勝過鬢邊一蕾花。」

Rice伸手到頭上、未取下ball pen又縮回,繼續聽鄭博士講話:「這款入時的打扮,是Miss Rice的首創?」

「打扮?這不算妝扮,當時holding a receiver to my ear、双手翻閱着手冊。」

Rice微笑說:「如果你不提醒,我忘記了暫且寄在頭髮上的ball pen。」

「Low density的塑膠、輕質的ball pen掛在頭毛,自然忘記了。」

鄭博士想起杜魯門的回憶錄:「Truman總統心中有一個避難所,每逢困境便躲入避難所、以忘記煩惱事。」

「眼見Chiang Kai-shek stole 750 million dollars美援,不當機立斷予以阻止、Truman躲入心中的避難所,才在回憶錄《Plain Speaking》罵蔣介石賊仔(chhat ah)!」

「Chiang Kai-shek偷美國的只是錢,對台灣是搶劫。眼見二二八事變,蔣軍屠殺台灣人,杜魯門也躲入心中的避難所?」

Facebook Com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