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慶雲>霧鹿溪上游<42>

0
166
Newspapers and glasses on the desk.

1976年6月,莊宛然、吳銘輝二位議員和來訪問的賴醫師在議會的交誼廳講話。

「聽說吳議員環島旅行,在恆春停留最久?」

「Two days only,」面對留學美國回來的賴醫師,銘輝想趁此機會磨練自己的English conversation:「大約十年前、in my first trip around the island,長住過的所在不在屏東,在台東縣將近二(nng)禮拜。」

「台東的甚麼所在?」

「霧鹿溪上游、海拔1000公尺的利稻村。」

「Li Tiu?」

「一種吃(chia)起來黏黏(liam liam)的野生gi pe(枇杷),布農話叫做Li Tiu。」

「由果子名,號(ho)地名?」

「嗯,呼音的漢字;利益的利,稻米(tiu bi)的稻。」

賴醫師問:「當地也種稻仔?」

「山坡地,不是梯田。種粟仔(se ah),就是小米。」

吳議員回答:「三餐吃粟仔,煮飯或煮粥。像一般稻米,不同種類的粟仔,黏度不同。」

莊議員笑說:「Kha(較)黏的叫做蓬來種,比較粒(liap、無黏)的叫做在來粟仔。」

賴醫師問:「這幾年美國咧推廣一種源自南美洲的Quinoa。」

「叫做小小米?」

莊議員問銘輝說:「你去利稻住二禮拜做甚麼?」

「在台東遇到美援會和東海大學社會學的Field research,臨時決定隨團去實地調查。」

吳議員繼續講(kon):「我只調查一日,第二日和布農族人割粟仔。」

「像割稻仔?」

「差不多,但是粟仔將近一人高(chit lang kuan),不必彎腰。」

Facebook Com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