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慶雲>美國人也看過<50>

0
151

陳澄波先生畫的『嘉義街外』,在嘉義街西門一丁目、二丁目,二次大戰後改為興業路。

「1946年讀小學三年級時、在興業路上,我曾親眼看見中國兵搶劫。」

吳議員強調講:「穿制服的兵仔。」

「搶錢?」

「Stole a bicycle,自轉車泥棒(dodobo、賊仔)。」

「搶劫,不是偷牽車!」

「背槍的兵仔恐嚇騎(khia)車的人,迫bicycler棄車逃走。」

中國兵仔扛bicycle在肩膀、大概不會騎車,等軍車來載運。」

「有組織的,不是偶發事件。」

「据說運去另一條街,沿路叫賣。」

賴醫師講:「銘輝兄看到的,美國人也看過。George Kerr的《Formosa Betrayed》這樣寫:We saw them frequently carry stolen bicycles on their backs, wandering about in search of a barter exchange or a buyer. They did not know how to ride. 」0306

Facebook Com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