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慶雲>漸漸放棄漢字>13

0
68
Businessman Reading Newspaper Drinking Coffee Concept

Rice said:「我們曾為聯合國找(chhue)微生物。」

「所謂你們,是指甚麼人?」

「大學時代、同修microbiology的classmates。」

「Ethiopia的水溝(chui kaw),找着(chhue tio、找到)甚麼傳染病菌?」

「我們不去採樣,只在實驗室看slides。玻片的來源,除了本地,也來自附近的索馬利亞、Kenya、Congo、Eritrea、Sudan等國度。」

「Moving slides on a microscope,you were a microbe hunter!」

「All my classmates were looking for malaria parasites。」

「只找Malaria的寄生虫?」鄭博士想自己入學前便知道這個名詞malaria,應該是一个世界通用的名詞,但問Rice:

「Malaria是英語?」

「嗯。」

Rice說明:「Malaria源自Italy的古語mal aria、歹(pai)空氣的意思。、千年前、尚未發現單細胞的寄生虫,古人以為空氣不好才導致頭痛、發冷、發熱等病症。」

以前在台灣,人人(lang lang)講malaria,既好講又文明。二次大戰後Chinese帶來繁複的文字,叫做甚麼愚智(gu ti、瘧疾)。瘧字,鄭博士迄今不會寫。

鄭博士對Rice講:「我們台灣應該用英語和世界接軌,漸漸放棄漢字。」

Facebook Com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