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慶雲>海外e甘蔗園<5>

0
93

A teacher,日本人稱呼做『先生』。銘輝今年入學,級任的陳先生(Chin Sen Sei)改姓Honda (本田)。

三年前在嘉義本店工作的Nagamuraさん,是唯一叫日本名的職員。今日在樟腦寮再相見(keng),使銘輝想起一个問題:

「長村さん是日本人,抑是改姓名的台灣人?」

「Nagamura是大阪人,」父親說長村e身世:「於世界(se kai)經濟蕭條的1930年代來台灣找頭路(job)。」

對『不景氣』或『經濟蕭條』之名詞一知半解,但銘輝問:

「世界發生不景氣,台灣不受影響?」

「台灣還不十分工業化,所受影響比較小。」父親解說:「當Nagamura流浪在嘉義公園,tu tio(遇着)你e阿公(grandfather)。」

「阿公同情伊無頭路?」

「Mai asa(每朝)六點在嘉義公園做ラヂオ(Radio、收音機)体操,也亙相瞭解。」父親繼續說:「三年前樟腦寮支店長結婚,才派Nagamura去接。」

銘輝問:「結婚e人,不能擔任支店長?」

「伊自己辭職,要去看顧丈人(father in law)的甘蔗園。」

想起和大兄去三條崙海水浴場,經過斗六、虎尾、布袋,路邊都是甘蔗園。

「但是這位舊支店長要去照顧e甘蔗園,在八重山。」

「八重山?在阿里山e山邊?」

「不在山邊,在海外;就是石垣(Ishigaki)島,在琉球、Okinawa(沖繩) 。」

Facebook Com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